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64章 魏雪晴的抉择
    风吹过荒草,草儿轻轻摇摆,似乎在向来人招手,也似在与离人送别。

    唐时月坐在轮椅车上,时汐则在他身后推着他,两人就这样来到了一座坟前,坟前摆满了鲜花,且没有一根杂草,看得出有人经常来打扫,时汐将手上的鲜花递给唐时月,随后在她的搀扶下唐时月将花放在了坟前,坟前的墓碑上刻着“爱妻曹菁菁之墓”几个字,唐时月对着坟墓鞠了一躬。

    “对不起,菁菁。”

    时汐也跟着唐时月对着曹菁菁的墓鞠了一躬,随后便搀扶着唐时月想要离开,可回头看去,却看到何风正一只手抱着花,一只手耷拉着站在唐时月等人身后。

    唐时月看到何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何风看向唐时月的眼神也无比的复杂。

    俩人相视无言,矗立良久,终究还是何风先迈步,抱着鲜花向曹菁菁的墓走去,何风走过唐时月的身旁,唐时月十指紧握,终究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对不起,小风。”

    何风停下了脚步站在唐时月身边,可只是看着唐时月并没有开口,他看了唐时月很久,最终还是拿着鲜花走到了曹菁菁的墓前,默默地整理着曹菁菁墓前的花儿。

    唐时月回头久久地凝望着不远处的何风,可没能再做什么,只化作了一声长叹。

    “走吧,小汐。”

    俩人推着轮椅向回走去,唐时月看着天空,突然问向时汐。

    “小汐,当年我的记忆里真的全是你这张脸吗?”

    时汐摇了摇头。

    “本宫不记得了。”

    唐时月笑了笑。

    “是吗,算了,反正也无所谓了,走吧,把东西收拾收拾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了。”

    而在此刻,位于星斗镇最繁华地段的冒险者工会,它不会受到任何冒险者死亡的影响,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无情的钢铁机器,冷静而高效的运转着。

    “雪晴,雪晴!”

    一声训斥打乱了魏雪晴的思绪,魏雪晴抬头看去,一个老头站在她的身前,老头中间已经秃了,只剩下两侧有着花白的毛发,老头正是冒险者工会位于星斗镇的分会长。

    “是,会长。”

    分会长摇了摇头,拍了拍魏雪晴的肩。

    “现在还在工作时间呢,打起精神。”

    说着老头从怀里抽出了一张纸给魏雪晴。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本部帮你求下来的调令,我相信以你的天赋如果有总部的资源支持,一定能有所作为的,不要辜负我的一番苦心啊,明天给我个答复好吗。”

    魏雪晴赶紧毕恭毕敬的接下分会长递过来的调令,魏雪晴看着调令,一时间情绪却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好了,好了,你今天早点下班吧,回去跟家里人好好商量一下,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可能舍不得你父母,但这次机会真的很难得。”

    魏雪晴点了点头。

    “知道了,会长。”

    魏雪晴带着调令走回了家,她的确有些担心父母,但这却不是现在的关键,魏妈有魏爸照顾,她很放心,她真正担心的是唐时月,她到现在也不清楚唐时月是什么情况,但至少目前来看,他的情况肯定不是很好。

    魏雪晴刚回家,魏妈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雪晴回来了啊,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魏雪晴没有说话,只是把包放在一旁,随后就瘫倒在沙发上。

    魏妈看着闷闷不乐的魏雪晴,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

    “怎么了,宝贝,还在生时月的气吗?”

    魏雪晴摇了摇头,随后将调令拿了出来给魏雪晴。

    魏妈看着调令精神一振。

    “呀,我们家雪晴升职啊,工会总部,这是在艾尼克斯王国的王城凤凰城吧,据说那里一到秋天就会开满火红的凤凰菊呢,可漂亮了。”

    魏妈拿着调令一阵兴奋,回头看向魏雪晴,却发现魏雪晴依旧躺在沙发上闷闷不乐。

    知女莫若母,魏妈一眼就看出了魏雪晴在担心些什么。

    “怎么了,在担心时月吗?”

    魏雪晴点了点头。

    “时月他才从星斗大森林里回了,不仅受了重伤,身体还憔悴成那个样子,这种时候我怎么能丢下他一个人去工会总部呢?”

    魏妈点了点头。

    “不过这事除了你们俩,谁也做不了主,与其在这生闷气,不如你自己去问问他,也许都不用问他,看到她的时候,你应该心里就有了决断了吧。”

    魏雪晴沉思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抱了魏妈一下。

    “我知道了妈。”

    魏妈拍了拍魏雪晴的背。

    “好了,好了,快去吧,不管你做了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魏雪晴点了点头,拿起调令就出了门。

    魏雪晴走到唐时月家门口,拿着唐时月家的钥匙,本来来这里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但不知为何,这次的脚步却异常的沉重,也许是因为唐时月昨天决绝的话语,也许是不清楚自己的心,但不论如何,魏雪晴最后还是转动了房门的钥匙。

    打开房门,魏雪晴走进房间,先是一阵冷风吹来,随后她看向屋内,屋内除了大型的家具,其他的一切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啪地一声,魏雪晴手中的调令就落在了地上,她发了疯似的在房间里找着,可这里早已变得空空如也,连一点唐时月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魏雪晴就这么跪坐在唐时月曾经生活过的房间中,她哭了,哭的很大声,哭的很伤心。

    而在早已远离星斗镇的官道上,一辆普通的马车正驶向远方,马车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少女和一个瘫倒在车厢上的白发少年。

    “就这么离开,一句道别都不说,真的好吗?”

    少年看向星斗镇的方向。

    “有时候也许不道别,才是最好的道别吧。”

    少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跟着马车驶向远方。

    在西北方的艾尼克斯王国,是天斗帝国下最强盛的王国,王国凭借着当年背叛碧天斗罗获得的政治红利和治下冒险者工会的繁荣,隐约已经有了要超越天斗帝国皇室的倾向,若非王室人丁稀少,怕是早已有取代天斗皇室之心。

    凤凰菊在王城凤凰城外开的遍地都是,火红的颜色只是看着就让人欢喜,年迈的花农小心翼翼的照料着城外的凤凰菊,这不仅是他的工作,美丽的凤凰菊也是整个艾尼克斯王国的骄傲。

    就在他精心照料凤凰菊时,一个身影却出现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