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63章 离去
    时汐略微想了一下。

    “应该有十天了吧,这十天你一直发烧,好像只有三天前雪晴看着你的时候醒了一次,这十天可把本宫和雪晴累坏了,本宫倒还好,平时也没什么事,雪晴可不一样了,她白天还要去冒险团处理事物,晚上回来还要照顾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上你了。”

    唐时月心里也有些吃惊,没想到自己已经昏迷了十天,上次苏醒也是三天前的事了。

    说着时汐就从水桶里拿出了湿毛巾挤干随后给唐时月换上。

    “对了,医生说了,你醒了也不能乱动,要再等几天。”

    唐时月没有回话,只是看着窗外,窗外的树已经变得光秃秃的,只剩下几片残破的树叶在空中,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吹落一般。

    唐时月就这样静静地闭上了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日落西沉,月上枝头,在冒险者工会忙碌了一天的魏雪晴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回来,她回到家中就看到时汐端着餐盘站在门口。

    时汐看到魏雪晴赶紧走上前去将餐盘递给了她。

    “快去吧,唐时月他醒了。”

    魏雪晴原本疲惫的精神瞬间清醒起来,她急忙接过时汐的餐盘,但带着包又不太方便,转手又把餐盘递给了时汐,随后将包放在了地上,随后又从时汐身上拿回了餐盘,转头向唐时月家走去。

    时汐看着走远的魏雪晴,摇了摇头,随后拿起她在地上的包,走回了魏家。

    魏雪晴走到唐时月的房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自己头发,摆出了一个笑脸,随后推门走了进去。

    “怎么样,时月,好些了没?”

    唐时月听到了魏雪晴的声音,可却没有抬头看向魏雪晴,而是继续看着窗外。

    魏雪晴默默将餐盘放在床头柜上,蹲坐在床前,看着唐时月。

    “怎么了?时月?没什么的,医生说了你的身体很快就会恢复的,而且冒险者生死本来就是常事,大家都是在刀口舔血讨生活,你不用太自责。”

    唐时月还是没有回话,也没有看向魏雪晴,只是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魏雪晴看着如今憔悴的唐时月,心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她默默的把餐盘上的饭端起来,送到唐时月的嘴边,可唐时月不仅没有吃,反而反手打翻了递来的饭菜。

    “你是我谁啊?魏雪晴,来这给我端茶倒水,你还要不要点脸?是不是路上随便找个男人你就要往他身上靠?啊?你快滚,滚出我的房子,你呆久了都是一股骚味儿,熏的我难受,没听到吗?快滚啊!!”

    魏雪晴听着唐时月这番话,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

    “你怎么了,时月,有什么事我们不能说出来解决吗?你这样又是何必呢?”

    “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只是单纯的讨厌你而已,你快滚啊,别呆在我这碍眼好吗?我这里不欢迎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明白吗?快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魏雪晴虽然知道唐时月说的话是专门气他的,但当她听到唐时月亲口说出讨厌她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还是如同被一块巨石压住了一般的难受,心里压抑的感觉让她快喘不过气来。

    唐时月看着已经满面梨花带雨的魏雪晴,大吼一声。

    “快滚啊!”

    魏雪晴在原地看着唐时月良久,最后还是擦干了眼泪,默默的收起了晚餐,转身离去,走到房门口,她又转身看向唐时月,眼中依旧满是不舍。

    唐时月看着矗立在门口的魏雪晴,又是大吼一声。

    “滚啊!!!”

    魏雪晴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但最终她还是擦干了眼泪,离开了唐时月的房间。

    魏雪晴走了,唐时月看着窗外的枯树,也许这样很痛苦,但对她来说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吧,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了,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油尽灯枯,行将就木的累赘,他继续跟在魏雪晴身边,只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她现在已经恢复了魂宗的实力,随时可能晋升魂王,同时还是冒险者工会的主管,有机会前往总部就职,她有着光明的未来,自己不能再耽误他了。

    魏雪晴没过多久,时汐就推门走了进来。

    “喂,唐时月,你干了什么?雪晴怎么哭成那样?”

    唐时月看着时汐。

    “你觉得我能干什么?我只想她离我这个废人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要靠近我。”

    时汐感觉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对劲,她也不知道唐时月当时使用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但就目前唐时月的情况来看,似乎代价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沉重许多。

    “你到底怎么了?唐时月?”

    唐时月深吸了一口气,平淡的看向时汐。

    “我快死了,少则一两天,多则三五年吧。”

    时汐不可置信的看向唐时月。

    “怎么会这样?”

    唐时月笑了笑。

    “怎么不会,使用那么强大的力量,怎么会没有代价,我燃烧了我几乎全部的生命才获得了那份力量,但也算值得了,至少我救下了你们大部分人。”

    说到这,唐时月的眼神又暗淡了下来,他只是救下了大部分人,并没有救下所有人,薛峰的那一击他根本没来的及反应,而就算他卍解了,对他不死鸟果实带来的青炎也没有提升,无论怎样他都他救不下曹菁菁。

    对唐时月打击更大的是他杀了柴琮,在柴琮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已经悔过了,他是真的悔过了,唐时月的见闻色能够看穿他,他没有骗人,可就是如此,唐时月还是选择杀了他,虽然有过犹豫,但唐时月根本无法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他这样的人,真的还配谈论改变世界吗?真的还有可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吗?

    时汐看着身心俱疲的唐时月,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对唐时月把魏雪晴弄哭这件事很不爽,但看唐时月现在这个样子,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让雪晴那么伤心啊。”

    唐时月摇摇头。

    “我不把话说绝,她会死心吗?”

    唐时月看着窗外的落叶,似乎决定了什么。

    “我们搬走吧,时汐。”

    时汐对唐时月这个决定倒是并不意外。

    “我们去哪?”

    “繁星镇。我想回去看看了。”

    “你要去看看鹿鹿姐吗?”

    唐时月摇摇头。

    “不了,我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好了,我不想给她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时汐点了点头。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

    “明天?”

    “对,明天,明天我再去办一件事,然后我们就离开星斗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