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62章 青丝化雪
    “你滚啊!”

    唐时月看着何风,眼神里只有无限的愧疚。

    “小风…”

    何风抱着曹菁菁。

    “你不是很强吗?九千年的食人魔蛛,七环的魂圣,你一刀就都灰飞烟灭了,你不是很强吗!大英雄!那你吧菁菁救回来啊!你这么强为什么不挡下那一击啊,你把菁菁还我啊,还我啊,混蛋!咳咳!”

    说着何风又是一口鲜血呕出。

    时汐知道唐时月没能救下曹菁菁应当有所苦衷,上前劝了劝已经丧失理智的何风。

    “何风,唐时月他也不是故意的,谁不想变成现在这样,你这样胡闹,菁菁会开心吗?”

    何风抱着曹菁菁的尸体一言不发。

    而另一边的唐时月却突然支撑不住身体,单膝跪地倒了下去,时汐见状,赶紧上前去扶他。

    “唐时月你怎么了?”

    唐时月还没来的及回话,他的头发的黑色就如同太阳升起后的晨露一般逐渐消融,原本乌黑的短发尽数化作了雪色的白发,原本英俊的面庞也瞬间苍老了许多。

    “你…这,怎么回事?唐时月?你怎么了?”

    唐时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何风和已经逝去的曹菁菁,他似乎想说很多,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突然一只白色的兔子误入了几人中间,兔子似乎认识唐时月,似乎很久以前他们曾经见过面,他走到唐时月身边,亲昵的蹭了蹭唐时月,唐时月想将它抱起,可伸出手去,唐时月那白净的手在他自己的眼中却沾满了鲜血。

    如此恐怖的景象,唐时月没有惊慌嘶吼,也没有多做些什么,只是收回了自己的手只是自嘲的般的笑了笑,他的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带着一丝绝望的哭腔昏死了过去。

    时汐赶紧拍了拍唐时月。

    “喂,唐时月,你怎么了?喂,你别死啊。”

    说着时汐就将手搭在了唐时月的鼻子前,好在唐时月还有呼吸,她也是松了口气。

    而另一边的黑无天也是解除了毒素的侵扰,带着刘元走了回来。

    他走到何风身边,长叹了一口气,随后拍了拍他。

    “走了,带着菁菁,我们回去了,顺便给你治治伤。”

    何风一把打开黑无天的手。

    “滚啊,你们滚啊,都是你们,非要来这次任务,菁菁才会死的,都滚啊!”

    黑无天一巴掌扇在何风的脸上,这一掌他用了十分的力气,何风直接被扇倒在了地上。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伤心吗?啊?你以为就你一个人不希望菁菁死吗?她跟我快十年了,十年了!我把你们两从两个小扒手,带到如今一流的冒险者,十年里的喜怒哀乐,十年里的每一寸时光,我一直把你们当成我的家人,她死了你以为我的痛苦会比你少吗?”

    说着黑无天指向胖子。

    “你再看看他,他从从菁菁重伤的那一刻就傻了,就这么呆在原地啊,他不难过吗?他是全队的指挥啊,他觉得菁菁的死全是他自己指挥不当啊,他跟我过来的时候都恨不得直接抽死自己啊。”

    说着黑无天又指向了时汐。

    “还有她,她呢?从她入团开始菁菁就是她最好的朋友,菁菁每天除了陪你就是和小汐一起,你失去了爱人,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你以为她就好受了吗?”

    最后黑无天指向了唐时月。

    “还有他,我不知道时月用了什么方法,但是他救了我们所有人一命,如果他有机会能救下菁菁,你以为他不会救吗?他不伤心吗?他之前明显已经精疲力竭了,还拖着身子过来要给你治伤,你呢!?你呢!?你凭什么一副自以为是模样,好像全世界都欠你的!”

    何风捂着脸,看着怀里身体已经冰凉的曹菁菁。

    “对不起,菁菁,是我没用,我没能保护好你,我是个懦夫,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风抱着曹菁菁的尸体失声痛哭,没过多久便也已经昏死过去。

    ————

    唐时月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的四周全是噬人的火焰,无穷无尽的火焰将他包围,他喘不过气来,他拼命的呼吸想要减弱火焰的温度,但却于事无补,就在火焰即将将他完全吞噬的那一刻,他醒了。

    他回到了星斗镇的家中,这个他已经住了一年多的地方,躺在床上,他的身体没有丝毫外伤,却虚弱的厉害,连起身都做不到。

    唐时月对此却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没有卍解的能力,却得到了卍解的力量,要跨越这条鸿沟,自然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那是他从系统处得到的终极奖励中的最后一个能力,那便是便让凡人之躯的他也能获得弑神之力的禁术,禁·生命卍解。

    唐时月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进行卍解,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也许明天,也许明年,也许三五年,但肯定不会太久,他能感受到当他释放卍解时,卍解对他生命的压迫,当他停止卍解时,他所剩的生命力已经寥寥无几了,这从他瞬间就花白的头发也不难看出。

    突然,唐时月感到极度口渴,他想喝水,但却站不起身子,唐时月尝试移动着身子,一旁却传来了声音。

    “你醒了!”

    一只玉手扶上了他的额头,唐时月抬不起头来,但他也无需抬头,他听得出来,那是魏雪晴的声音。

    魏雪晴将手跟自己额头的温度比了比。

    “不行啊,还在发热啊。”

    唐时月用干哑的声音喊道。

    “水…我要水…”

    魏雪晴点点头。

    “水是吧,知道了。”

    魏雪晴离开了唐时月的房间,没一会儿就取了些水来,她将唐时月的身子扶直,免得水呛到他本就虚弱的身体。

    魏雪晴小心翼翼的将水一点一点的送进唐时月的嘴中,唐时月喝完水,身体瞬间舒服不少,魏雪晴将他扶着躺下,没一会儿唐时月就又睡着了。

    唐时月悠悠转醒,他不知道自己又睡了多久,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做和上次一样的噩梦,他睡的很舒服,精神也恢复了许多,虽然身子依旧虚弱,但比上一次醒来时已经好了不少。

    唐时月勉强转头看向旁边,可之前守在病床前的魏雪晴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时客厅却传来了声响,随着声响而来的却不是魏雪晴,而是时汐。

    “你醒了?”

    唐时月点点头,随后问道。

    “我睡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