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61章 卍解 残火太刀
    只见流刃若火不知何时已经握在了唐时月的手中,只是强大灵力带来的灵压就已经压的薛峰和沐辞喘不过气来。

    唐时月将流刃若火端在身前。

    “卍解!残火太刀!!!”

    瞬间流刃若火身上的魂环全部碎裂开来,而流刃若火就像脱离了铁链束缚的巨龙一般,带着毁灭气息的恐怖高温从唐时月身上迸发出来,现在已经是深秋,可在这一瞬间连遥远的星斗镇都仿佛回到了酷夏。

    而薛峰更是瞬间汗如雨下,双腿发颤,他现在可以确信唐时月的确不是他惹得起的存在,虽然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实力,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隐藏实力,但薛峰知道自己今天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唐时月并没有看向薛峰,而是转头看向还在跟黑无天缠斗的食人魔蛛。

    只见唐时月一刀挥出。

    “北—天地灰烬!”

    一道刀光附着着焚天毁地的力量向着食人魔蛛飞去,刀光闪过,食人魔蛛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若不是原地落下的紫色魂环与它身后同样消失的大片树林和依旧散发着高温的焦黑土地,足以让人怀疑食人魔蛛是否真的出现过。

    唐时月转头看向薛峰,一步一步拖着刀向他走去,流刃若火划过地面,因温度过高导致地面不停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身后焦土如地狱一般,吓得薛峰顿时丧了胆,直接跪在唐时月面前。

    “大人,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人,小人该死,该死。”

    说着薛峰就开始扇自己耳光,连扇了几十下,可薛峰抬头望去,唐时月的表情依旧如故,冰冷的双眼看着他,没有一丝感情。

    薛峰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把身边的沐辞推了出去。

    “是他,是他指使我的大人。”

    薛峰像个疯子一样一巴掌拍在早已吓哭了的沐辞脸上。

    “就是你个白痴王子,非带老子来这,他妈的狗玩意,还改名,改你娘的名,还木此,怕没人认识你柴琮,怕没人不知道你们柴家吗?”

    说着薛峰又是对柴琮一顿拳打脚踢,原本雪白的衣衫被他打的破破烂烂,他一直抓在手上的折扇也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柴琮的嘴里混着鲜血口水和流下的眼泪,捂着肚子在原地呻吟。

    薛峰发完疯又把柴琮拎了起来,看向唐时月。

    “喂,臭小子,快和大人说都是你指示的,你才是主谋,杀你就够了,你说啊,你他妈的倒是说话啊!”

    说着薛峰又打了柴琮几巴掌,可此刻的柴琮已经被吓的屎尿俱下,那还有可能回答薛峰。

    薛峰转头谄媚的看向唐时月。

    “大人,真的不是我问题,真的是他,你相信我啊,绕我一条狗命吧。”

    说着薛峰直接跪了下来,不停的给唐时月磕着头。

    唐时月看着不停叩首的薛峰,只是默默的抬起了刀。

    “东—旭日刀!”

    薛峰看到唐时月抬起的刀尖,心底开始出现无限的恐惧,他能感觉到,只要自己触碰到刀尖,他就会和食人魔蛛一样化作灰烬。

    灭亡使人疯狂,在这一刻,薛峰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横竖都是死,不如博一博!

    薛峰拿起自己的武魂,身上的第七魂环亮起。

    “狱蛇刺!”

    只见薛峰手中的剑如同一条深渊中伺机捕食的毒蛇一般,迅捷的刺向了唐时月,薛峰这一剑极快,很快就刺到了唐时月的咽喉处,而唐时月却什么反应都没,薛峰也是不敢相信,一切就这么简单?自己就这么赢了?

    可在下一瞬,一声声响却如同他通向地狱的丧钟。

    “西-残日狱衣!”

    只见如同烈日一般的高温在唐时月身上绽放开来,火焰化作如同行走于地狱的修罗身披的衣袍附着于身上,靠近唐时月的薛峰还来不及作出任何的反应,就带着他的武魂化作了一团灰烬。

    柴琮看着自己依仗的魂圣被唐时月烧成了灰烬,顿时被吓得三魂丢了七魄。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我是艾尼克斯王国的二王子,你杀了我会被我们王国报复的,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颤抖的声音明显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鬼话。

    唐时月默默的抬起了刀,旭日刀将火焰的热度全部集中于刀尖,既没有燃烧,也没有爆炸,只是带着恐怖的高温,随时准备毁灭一切。

    柴琮已经完全被唐时月吓傻了,连忙学薛峰在地上不停的叩首。

    “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不找你们麻烦,哦不,我还会给你们补偿,魂骨,对了魂骨,你们的报酬不是魂骨吗?我们国库里还有一块万年魂兽的魂骨,我可以偷偷把魂骨拿出来给你们的,怎么样,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还有很高的利用价值的,杀了我有什么意义呢?”

    但柴琮的这番话唐时月并不为所动,依旧只是将刀尖指向了柴琮,自出生以来,柴琮第一次感觉到死亡如此的临近,那股象征着死亡的阴云就这样环绕在他的鼻尖,久久不能散去。

    柴琮眼泪止不住的流,就算他希望自己死的有尊严一些,可此刻的身体却似乎不像是他自己的了一般。

    柴琮看向唐时月。

    “求求你了,我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放过我吧,我从此以后不管什么王位权力了,我愿意为了那个女孩每天吃斋饭,花重金为她祈福,散家财为她积德,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这一瞬间,唐时月犹豫了,他的见闻色在这一刻无比的强大,他能够知道柴琮没有说谎,他说的是真的,可唐时月也没有犹豫太久,直接一刀向着柴琮挥去,瞬间就将柴琮化作了灰烬。

    ……薛峰死了,柴琮也死了,似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天地间万籁俱寂,只剩下唐时月一个人孤独的站着,他身上恐怖的气息令人不敢靠近。

    他收起了流刃若火,流刃若火卍解带来的恐怖高温也随之解除,他走到何风身边,手上的青炎亮起,想要给何风治伤,可何风却一巴掌将他的手给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