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41章 战魂宗
    那年长的冒险者故作姿态的清了清嗓子。

    “你知道那艾尼克斯王国吗?”

    “天斗帝国的四大王国之一我怎会不知。”

    “这次的发布人就是艾尼克斯王室,这艾尼克斯王国的王室人丁稀少,国王膝下只有两个王子和一个公主,而问题也就在这里了,也不知道那邪魂师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勾搭上了艾尼克斯王室的公主,还吞噬了她的影子,这影子一旦被吞噬,就如同活死人一般,只能躺在病床上,无药可救,据说王室请动了当今世界第一治疗系封号斗罗药斗罗给公主看病,依旧是无药可医,据说医治的唯一方法只有杀了那邪魂师,将公主影子还回来。

    于是王室震怒之下发布了悬赏令,同时昭告天下,只要有任何人知道那邪魂师的行踪,告知者,赏金魂币一万,诛杀邪魂师者,封为艾尼克斯王国侯爵,而且可世袭传承。”

    青年听到这也有些震惊,他前段时间是看到有人在广场上宣读什么,但人太多了,他挤不进去也就没在意,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事,而且诛杀邪魂师居然能得到世袭侯爵的封赏,要知道这种爵位的封赏是几十年也很难给出来的。

    “那最后是谁拿了封赏?”

    年长的冒险者摇了摇头。

    “问题就在这了,据说那邪魂师藏在天斗帝国北边的一个小镇上,无数冒险者和魂师都赶往那里,可结果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就是掘地三尺也没能找到那邪魂师的影子,而且最可气的是那邪魂师还在一座房子里留下字迹,说让王室不要派什么阿猫阿狗来抓他,直接派封号斗罗过来,省的浪费时间。

    去的人虽然气,但也没什么办法,只好悻悻铩羽而归,所以这两天冒险者这么多,都是从小镇回来的,那罗刹冒险团就在其中,你觉得他们能有什么好脸色吗?”

    年轻人点点头,也的确如此,换作自己跑那么远,结果被人嘲讽一顿却只能灰溜溜的跑回来,自己心情也不会好。

    当然另一边的唐时月自然是不知道这么多细节。

    虽然对方咄咄逼人,但唐时月还是笑着温和的和对方交谈。

    “不知道我们哪里做错了?这位兄弟。”

    刀疤男指了指唐时月的桌子。

    “这桌子是我们的。”

    时汐一听立马就跳脚了。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按你这说法不全世界的东西都是你的了?”

    唐时月听着时汐的话,他好像在哪听过,也不知道该夸她学习能力强还是夸她是老双标了。

    唐时月拦住了时汐,随后站起身子。

    “不好意思,坐了你们的位子,我们走,时汐。”

    唐时月拉起时汐就要离开,虽然时汐明显有些不服气,但还是跟着唐时月起了身。

    就在唐时月要离开时,身后却传来了刀疤男的声音。

    “想走?你就这么走了,我阎渊还怎么在这里混了。”

    唐时月转头看向阎渊。

    “你想怎么样?”

    阎渊带着戏虐的眼神看向时汐,随后指向了时汐。

    “这女人留下,你可以滚了。”

    时汐听完整个人都要爆炸了,浑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

    阎渊用仅剩的独眼带着逼人的气势咧着嘴看着愤怒的时汐。

    “怎么的?叫你陪陪本大爷,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还有意见?”

    时汐猛地挣开唐时月的手,一步冲了上去。

    “本宫陪你老母!!!”

    说着时汐手上的满天星随即出现,第一魂环亮起,花粉冲着阎渊直去。

    阎渊鼻子微耸,似乎察觉了什么,同样唤出武魂,只见一把长刀出现在手中,刀身有铁环悬挂,足足有七个之多,武魂一出,就带着些许叮当的响声,光听声响似乎就已带着逼人的锐气。

    刀上带着四个魂环,一白两黄一紫,正如之前的冒险者所言,阎渊赫然是个魂宗强者。

    与此同时阎渊身上的第一魂环亮起。

    “疾风斩!”

    随着阎渊一阵刀风斩过,本就显得柔弱的花瓣尽数被吹了回去,看着一旁已经昏倒的路人,阎渊就知道自己没猜错,那花里果然有问题。

    “跟我走吧,小宝贝!”

    时汐一击不中,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阎渊就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前,但他似乎并不是想抓住时汐,反而是直接一刀劈向了时汐的头顶!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见呛的一声,阎渊砍到的却不是头颅,而是坚韧的钢铁。

    唐时月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时汐身前,已经始解的冰轮丸握在手中,魂环也已经不知何时伪装成了一白一黄。

    唐时月笑着看向阎渊。

    “阁下杀人之前能否先通报一声,不要说着想占人便宜,实际上却想要人性命,这表里不一不太好吧。”

    阎渊同样笑着看向唐时月,只是笑的有些阴森。

    “怎么,我又没说我留下她干嘛,我留下她杀着玩不行吗?你小子不过一个大魂师,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找死!”

    说着阎渊身上的第三魂环亮起。

    “泰山碎!”

    霎那间唐时月只感觉自己手上承受的力量突然陡增,他本就身体力量一般,毕竟他的身体没有经历过任何力量方面的强化,也就是跟一般的魂师差不多,唐时月在这巨力的冲击下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了冒险者工会的墙上。

    阎渊将刀扛在肩上,轻蔑地看了一眼唐时月所在的坑里,不屑的笑了笑。

    “就这?我还以为是个人物呢?”

    说完阎渊就要转身,但就在这一瞬间,他多年徘徊在生死间的第六感突然让他感觉到不对劲,他立马再次转身看向唐时月,一只冰鸟将将从他脸庞划过,擦出了一道血痕。

    但阎渊反应还是太快了,冰鸟还没全部飞到他没法反应的位置,他有的是时间做出动作。

    只见阎渊身上的第二魂环又亮起。

    “狂风斩!”

    说着阎渊就拿起自己的大刀如同狂风一般在身前卷起了刀舞,一只只冰鸟还没靠近阎渊就在风暴前被化作了冰渣。

    而此刻的唐时月却如同鬼魅一般,不知何时落到了阎渊的身后,与此同时第二魂环亮起,整个冒险者工会的温度似乎都在此刻下降了几度。

    “冰龙旋尾!”

    只见唐时月一刀带着强横的冷气,似乎要将整片时空都冻结一般向着阎渊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