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38章 重生
    唐时月震惊的看了一眼魏雪晴,手中的青炎也起了波澜,但瞬间被唐时月压抑了下去。

    他知道魏雪晴还没死,他前世在做义工的时候学过,人的心脏就算停止跳动还有一到三分钟的时间可以抢救,如果过了这个时间再去抢救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也就是说唐时月最多还有三分钟的时间,是继续重塑魂力储存器官还是立刻救治魏雪晴,他必须立刻做出抉择。

    这一瞬间,唐时月眼前再次浮现出了魏雪晴那张果决而视死如归的脸庞,他从未见过魏雪晴露出那种表情,他不知道魏雪晴究竟经历了什么,但他知道失去梦想是什么感受,那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那种生命没有任何意义的生活,那种世界全部失去色彩的生活,唐时月尝试过,他这辈子都不想再体会那种生活了,他知道魏雪晴的想法应当与他是一致的,所以他决定要先重塑完成魏雪晴的魂力储存器官!

    在唐时月青炎的不停燃烧下,魏雪晴的魂力储存器官在不停缓慢的生长,而此刻的时间似乎也流逝的出乎意料的快。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魂力储存器官的整个轮廓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将管道与之相连,这一刻唐时月的青炎开始全力燃烧,在早已压抑许久的情绪加持下唐时月的青炎如夜空盛放的烟花一样在魏雪晴的整个身体中爆炸开来。

    六十秒,七十秒,八十秒…

    唐时月的青炎肆意燃烧,砰砰砰的声音接连响起,一根根的管道与魂力储存器官连接在一起,随着最后一声脆响结束,魏雪晴的魂力储存已经完成了重塑,唐时月也在完成的第一时间收回了青炎,此刻距离魏雪晴的心脏停止跳动已经过了足足两分钟。

    唐时月来不及多想,直接站起身子,解开了魏雪晴的上衣,魏雪晴轻薄的睡衣下是一件纯白色的内衣,一时间春光无限,惹人遐想,但唐时月此刻哪心思在意这些。

    唐时月将左手叠放在右手上,在魏雪晴胸口中下方开始按压,同时手上的青炎也再次冒出,开始疯狂的在魏雪晴的身上燃烧,唐时月以一秒约按压两次的频率进行按压,在按压了足足三十次后,唐时月转而一只手扶住了了魏雪晴的额头,另一只手将魏雪晴的下巴抬起,让她的喉咙与口腔呈直线,方便气体进入。

    随后唐时月拨开了魏雪晴的嘴,魏雪晴的嘴里除了浓重的血腥气,还有许多的血块状的内脏残渣,很难想象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少女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唐时月将魏雪晴的口腔清理干净后,紧接着捏住了魏雪晴的鼻子,随后亲了上去,唐时月的嘴唇完全包裹住了魏雪晴的嘴唇,这不是唐时月第一次吻魏雪晴的嘴唇了,但这次魏雪晴的嘴唇却比上次在屋顶时还要冰凉。

    唐时月对着魏雪晴吹了两次气,可以看到魏雪晴的胸口有起伏,唐时月内心压力也略微减轻了一些,至少这证明他做的心肺复苏还是有效的,他也只是在前世做义工时学过一段时间,也不敢完全百分之百保证自己会不会做漏了什么步骤。

    但一次明显不够,虽然气体已经进入了魏雪晴的身体,但魏雪晴的心脏还是没有恢复跳动。

    唐时月又开始重复之前的动作,手中的青炎也不停的燃烧着,已经不受控制燃烧的青炎不难看出唐时月此刻的心境并不平静。

    “不要死啊,雪晴,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情想做呢,你一定也有想要实现的梦想吧,别死啊,雪晴!”

    唐时月的在魏雪晴胸前一次次的按压,他也已经不记得自己做了多少次人工呼吸了,汗水不知何时早已布满了唐时月的全身,他的衣衫早已经湿透了,而脸上密布的汗水更是连成一线开始如水一般流淌,长时间全神贯注地控制着青炎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就是战斗时使用青炎疗伤的强度也比不上这次,长时间高精度的控制青炎对他身体的负荷可以说仅次于与黑沼邪蟒王的大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魏雪晴恢复的希望似乎愈发渺茫,她的身体在青炎的帮助下还在保持着温热,可她的身体却依旧是一片死寂。

    唐时月已经开始后悔了,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做错了没有,他真的该重塑魏雪晴的魂力储存器官吗?这一切真的有意义吗?说到底还是自己不愿意过那种生活吧?说到底还是自己更愿意在死亡与那种无趣的生活中选择死亡吧?也许雪晴说的是谎话呢?毕竟她没有真的面临死亡,当她真的面对死亡时又是什么感受?她真的不害怕吗?她真的没有责怪自己吗?自己真的有资格去替她抉择吗?

    泪水开始不受控制的从唐时月的眼角流出,虽然他没办法爱上魏雪晴,可她却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少有的几个朋友,自己刚到星斗镇时,自己无家可归时,二人在屋顶的谈话时,她露出那灿烂的笑容时,两人间的一幕幕在唐时月的脑海中闪过。

    自责,后悔,无数的负面情绪侵蚀着唐时月的脑海,也许在不知不觉间,这个大胆温柔的女孩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别死好吗,雪晴,别死好吗?求求你了,我什么都答应你,别死好吗?”

    突然,砰地一声跳动在房间中响起,明明不大的声音,却好像在整个房间中回响一般。

    “真的吗?”

    唐时月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女孩带着灿烂的笑容,虽然嘴角的血迹还没擦拭干净,但这一刻,她的笑容却无比的灿烂。

    唐时月一把拉起魏雪晴,将她紧紧地抱起,泪水止不住的流出。

    “谢谢你雪晴,太好了,太好了。”

    魏雪晴拍了拍唐时月的肩膀,笑着在他耳旁低语,声音虚弱却又温柔。

    “你乱说什么呢,该我谢谢你才是,谢谢你帮我重塑身体,谢谢你不放弃我,也谢谢你尊重我的想法,谢谢你时月,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