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37章 不破不立
    魏雪晴看着唐时月,眼中却没有一丝的犹豫。

    “我相信你时月,没关系的,虽然我嘴上说着不在意,但怎么可能真的不在意,说实话,刚才你的青炎瞬间让我的身体轻松了许多,我真的好开心,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痊愈的希望,可能实在是绝望太久了,我都有些忘了自己有多么渴望能够再次成为魂师了,所以拜托了时月,我相信你,放手做吧。”

    唐时月看着魏雪晴对自己无比信任的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那我先说一下我的想法,你储存魂力的器官已经完全破碎不见了,连接的管道也都闭合了,我的青炎已经没有效果了,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已经痊愈了,你的身体已经处于一种稳定的没有储存魂力器官的状态,而要想再次得到储存魂力的器官,我的想法是让你再次重伤。

    我通过将你打伤,让你那些连接魂力储存器官管道的薄膜全部破裂开来,然后再重生你的魂力储存器官,但这过程中不可能说只让你的薄膜全部破裂,你的身体肯定也会受到伤害,而且是很重的伤,并且我在修复好你魂力储存器官前不能治疗你的身体的,否则薄膜大概率会再次闭合,同时为了你的安全,我也不能用任何麻痹措施,这样你一旦昏倒或者支撑不住我才能及时发现,到时候我就会停止修复全力救治你,怎么样,你决定好了吗?”

    魏雪晴略带惊讶的看着唐时月,她猜到了唐时月的计划会很大胆,但没想到真正听下来大胆程度还是超乎了她的意料,不破不立吗?魏雪晴突然笑了起来,多少年了,她都已经忘了自己是那个明知越级也要强行吸收魂环的狂妄少女了,生活的现实已经磨平了她的棱角。

    失去魂力后地位的衰落,医生给的一次次的绝望,父母深夜无数的泪水,让她不得不隐藏起那个曾经的自己,但现在,她只知道自己疯狂喜欢着唐时月的这个计划!她愿意赌上一次,就算赌上生命也在所不惜,她相信唐时月!

    “我准好了,时月。”

    “好,那我去和叔叔阿姨说一下,等下我们就开始。”

    唐时月下楼跟已经回来的魏爸和魏妈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

    魏爸听完后郑重地看向唐时月。

    “时月,你有信心吗?”

    唐时月坚定地看向魏爸。

    “有。”

    魏爸一只手抓着魏妈颤抖的手,另一只手拍了唐时月的肩膀。

    “雪晴相信你,我们也相信你,放手做吧,你一定可以成功的。”

    唐时月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随后又走进了魏雪晴的房间,坐在魏雪晴身边。

    “要开始了,雪晴。”

    魏雪晴深吸了一口气。

    “来吧。”

    唐时月一掌拍在魏雪晴的腹部,强横的灵气注出,灵力在魏雪晴的体内横冲直撞,不一会儿就撞开了所有的薄膜,但在撞开薄膜的同时,魏雪晴也是一大口鲜血喷出,可见唐时月的灵力撞开薄膜的同时对她的身体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唐时月知道时间一刻也耽误不得,手上的青炎旋即亮起,绿色的火焰燃烧着的同时释放出绿宝石一样的光芒,唐时月在见闻色的加持下将青炎聚集于一处,向着魏雪晴小腹那处完全空白的区域燃烧。

    仅仅一瞬,唐时月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对的,魏雪晴原本已经消失的魂力储存器官在青炎的帮助下正在缓慢的重生,只要按照他的设想,一切顺利的话,魏雪晴真的可以恢复。

    唐时月刚觉得希望无限,魏雪晴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唐时月的灵力在冲入魏雪晴身体的那一刻起就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将她身体里的各个器官组织搅了个天翻地覆,她本就脆弱的身体更是濒临崩溃,巨大的疼痛感摧毁着她的神经,仅仅一瞬,她就想要昏死过去,在这种疼痛面前昏死过去反而是一种享受。

    但魏雪晴没有,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虽然不喜欢自己却愿意为自己做到这一步的男人,她能感受到他正尽他所能的去尝试重生自己的器官,虽然巨大的疼痛让她完全丧失了感知能力,不知道此刻自己的魂力储存器官是否已经在重生之中,但魏雪晴相信唐时月。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但魏雪晴立马就竭尽全力向着唐时月喊道。

    “我没事的!时月!继续!”

    虽然魏雪晴这么说着,但唐时月却无比的担心,因为魏雪晴的喊声实在是太大了,这不是她一般会喊出来的音调,无疑剧烈的疼痛已经让她丧失了对声音的控制。

    唐时月虽然担心,但却也不能做什么,反而更要把这股情绪压抑在心底,因为他必须冷静地控制着青炎去重生魏雪晴的魂力储存器官,而且青炎的范围不能太大,一旦太大重生了一旁管道的薄膜,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时间就在这种死寂的气氛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唐时月既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让魏雪晴少受一些痛苦,又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不至于魏雪晴在魂力储存器官修复好之前就支撑不住。

    突然,魏雪晴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鲜血直接飞溅出来,血溅落在地板上,除了液体好像还参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唐时月一时间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治疗了,他感觉魏雪晴已经到达极限了,再这么治疗下去魏雪晴真的可能会死。

    就在唐时月准备停手之时,魏雪晴却突然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指甲甚至直接用力嵌进唐时月的肉中,带着丝丝血痕。

    “时月,我可能坚持不住了,但别停下,就算我昏倒了也别停下,我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住第二次这样的伤了,如果这一次失败,那就没有下一次了,我不想放弃,就算死我也不想放弃,答应我,就算我昏死了也要继续治疗,好吗?”

    唐时月艰难的点了点头。

    “好,你放心吧。”

    说完没多久,魏雪晴就彻底昏死过去。

    唐时月看着已经昏死的魏雪晴,同样内心也在纠结,他到底该不该继续?

    没过多久,唐时月还是选择了尊重魏雪晴的想法,继续重塑魂力储存器官。

    在唐时月青炎的燃烧下,一个崭新的魂力储存器官逐渐形成,唐时月欣喜若狂,一切眼看就要成功了,可就在这时,唐时月却一怔。

    因为此刻他的见闻色已经感受不到魏雪晴的心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