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36章 疗伤
    唐时月进了魏雪晴的房间,这还是他第一次来魏雪晴的房间,房间里不像唐时月想象中那般和通常少女一样以粉色为主,反而很是简练,一张木床上搭着素色的床单与被子,窗前是一方纯木色的书桌,书桌上放着一排排的书籍,一旁的书架上也是满满当当地摆满了书,而另一边的的梳妆台也同样是纯木色,没有任何装饰,令人惊讶的是虽然梳妆台上的物件也不少,但若是与书架相比就显得相形见绌了。

    魏雪晴只穿了一件轻薄的淡蓝色睡衣坐在书桌前,曼妙的身姿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已经翻开的书籍能看出她之前正在读书。

    唐时月到魏雪晴身前。

    “雪晴,你武魂的事…”

    魏雪晴看了唐时月一眼,但并没有因为唐时月的话有太大的反应。

    “你知道了?”

    唐时月点了点头,随后看向魏雪晴。

    “能让我看看吗?”

    魏雪晴摇摇头。

    “算了吧,我都记不清已经看了多少次了,反正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已经没救了。”

    “那怎么行,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都没放弃,你怎么能放弃呢,你要相信自己可以痊愈的。”

    魏雪晴看着唐时月,突然想了多年前的那天。

    ——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成为史莱克七怪的,到时候我再找治疗系的封号斗罗来治你,所以你不可以放弃哦,我都没放弃,你怎么能放弃呢,你要相信自己可以痊愈的。”

    ——

    时光流转,不知为何,曾经那个幼小的身影似乎和眼前的的男人重合在了一起,魏雪晴不禁想起了弟弟魏子杰,那小子说完这句话之后已经足足五年没有再回来,自己少数几次去看他,他的眼神却依旧是坚韧如常。

    是啊,这俩人都没放弃自己,自己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那你试试吧,时月。”

    唐时月点点头。

    “好,那你先躺床上。”

    说着魏雪晴就躺到了床上。

    唐时月看着魏雪晴,说实话他也不太清楚该怎么治,但也只能用青炎先试试看了。

    唐时月手中冒出了青色火焰的同时,魏雪晴也惊讶地看向唐时月,因为她明明记得唐时月的武魂是一柄看上去是冰属性的蓝色太刀。

    “时月你这是?”

    唐时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跟魏雪晴说这是恶魔果实的能力实在是太费劲了,尤其前因后果解释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我是双生武魂,这是我的另一个武魂。”

    说着唐时月就变成了不死鸟形态,随后又变了回来。

    “这火焰是我武魂的产物,虽然是火焰但却没有攻击力,只有治愈的作用,我看看对你有没有帮助。”

    魏雪晴一时间有些震惊,没想到自己看中的男人居然还是是百年难遇的双武魂。

    唐时月控制着青炎贴近魏雪晴的身体,同时见闻色全开,试图去感知魏雪晴身体状况的变化。

    但尴尬的事情发生了,虽然只隔着一层睡衣,但依旧影响了唐时月的青炎对魏雪晴身体的治疗,唐时月只好不好意思看向魏雪晴。

    “那个,雪晴,能把睡衣掀起来吗?”

    魏雪晴的脸噗的一下就红了,唐时月也是极为尴尬。

    “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睡衣隔着影响了我的青炎对你的身体的接触,虽然这点影响也不是特别大,但你的伤毕竟太重了,我也不敢怠慢。”

    魏雪晴摇摇头,并掀起了衣服,细若蚊声的念道。

    “只要你想,都可以…”

    虽然魏雪晴的声音不大,但是房间里只有他们二人,也没什么杂音,唐时月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虽然听到但唐时月也只能装作没听到了,手中的青炎再次燃起,直接向着魏雪晴的腹部按去。

    魏雪晴的小腹很是柔软,紧致的肌肤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唐时月可以感受到虽然魏雪晴嘴上说的不在意,但其实非常紧张,整个腹部的肌肉都是紧绷的状态。

    唐时月自然是没空去感受少女肌肤的质感,见闻色全力开启,唐时月开始全神贯注的操控着青炎去修复魏雪晴的身体。

    从青炎在魏雪晴身体上燃烧的那一刻起,她就感觉到身体变得轻松多了,之前腹部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魏雪晴看着眼前这个闭着眼全神贯注的男人,不知为什么,她这么久以来再一次相信有人真的可以治好她。

    随着唐时月青炎的不断燃烧,他也逐渐发现了事情并不简单,魏雪晴这么久以来一直治不好也是有原因的。

    人储存魂力的器官可以看作是一个球,而这个球上有着无数的管道连接着,魂力也通过这里被输送到全身。

    而魏雪晴真正的难题在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好了,她所有连接球体的管道都已经痊愈且闭合了,只是中间储存魂力的球体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她的身体也已经适应了没有魂力储存器官存在的情况,实现了一种诡异的稳态。

    而魏雪晴之所以干不了重活也是因为所有管道闭合所形成的薄膜并不坚韧,反而十分脆弱,任何稍强的外力都可能导致它被捅破,随后又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

    唐时月刚才的青炎就是再次让薄膜恢复了,所以魏雪晴会感觉舒服了许多,但这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魏雪晴依旧没有办法储存魂力。

    唐时月收回了青炎,坐在床边开始思考。

    魏雪晴看着面露难色的唐时月,一时间也有些慌张,她才看到一丝希望,但似乎这丝光亮又要被带走了。

    “怎么了?时月,是不是不太好治?没事的,这么久了,我都习惯了,你也不用自责。”

    唐时月并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思考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就这么在魏雪晴的房间中长坐,空气似乎都有些凝固了。

    终于,唐时月抬头看向魏雪晴,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却卡在喉间,过了良久,还是没有开口。

    魏雪晴看向唐时月。

    “怎么了时月,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

    唐时月看了看魏雪晴,纠结了一番,还是说了出来。

    “我想到一个方法,但我也从来没试验过,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想,而且考虑到雪晴你的身体状况,可能有些危险,虽然我会尽全力保证你的安全,但我也不敢说一定能成功,所以试不试决定权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