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35章 隐情
    时汐却并没有回答,支支吾吾的在一旁嘟囔着。

    “你说不说?不说我今晚就把你绑这一晚上,你看着办吧。”

    “唐时月,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唐时月就要夺过时汐的牛尾毛,时汐则赶紧把牛尾毛藏在了身后。

    “好了,好了,本宫告诉你好了,昨天晚上魏妈给本宫打扫房间,本宫就想自己试试,结果扫的时候不小心把绑扫把头的绳子弄断了,虽然魏妈跟本宫说没关系,但本宫一直过意不去,本宫又没钱买东西,就看那牛尾挺不错的,就抓了几根,想着回去把那扫把修好,真的是,那牛也是小气,不就几根毛吗。”

    唐时月看着时汐手里的一把毛,暗道你这是几根?

    但唐时月也没有打算再责怪时汐,虽然她又捅了篓子,但至少出发点是好的,虽说做法有些不过大脑。

    “好了,好了,下次有这种事你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平时也没看你跟我客气啊。”

    时汐嘟囔着嘴,似乎不想和唐时月说话。

    “怎么了?生气了?”

    时汐直接把头摆向一边,似乎连看都不想看唐时月一眼。

    “那我先走喽,我走喽,真走喽。”

    唐时月向着镇子方向走了几步,走几步还回头看一眼时汐,只见时汐还是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嗨呀,今天跟魏妈聊天的时候她还说你特别喜欢吃可乐饼呢,本来还准备回去的时候给你买两个,看来有的人是无福消受喽。”

    时汐突然像闻见肉香的狗狗一样,猛的回头。

    “你别跑,唐时月,你说好请本宫吃大餐的,可乐饼你必须买给本宫。”

    “哈哈,那你可得追得上我喽。”

    说着唐时月就向着星斗镇的方向跑去,时汐则在后面追着唐时月跑。

    ————

    日落黄昏后

    犬吠催人走

    青烟绕屋上

    美人目含忧。

    魏雪晴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今天工会不知怎的,出奇的忙,几个有名的冒险团好像都约好了日子一样一齐跑了过来,本来要是好好的接任务也就算了,也没什么,可那些冒险团早就互相看不顺眼了,几方见面更是火花带闪电,不弄出点冲突反而不正常了。

    魏雪晴他们几个基本一下午就是在打扫收拾他们打砸留下的破凳子,破椅子和地上的木屑,砖块和灰尘,虽说东西是都赔了,但她打扫的是真的累啊,而且还不加工资。

    魏雪晴拖着疲惫的身子敲了敲房门,可居然是唐时月开的门,唐时月开门的同时嘴里还吃着什么,见是魏雪晴回来,才一口咽下肚。

    “雪晴你回来了。”

    “啊,你怎么来了?”

    唐时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本来是不想来的,但他说好要给时汐买可乐饼,可这玩意居然只有魏爸会做,唐时月找了好几个店都不会做,没办法他只好去找魏爸,结果魏爸告诉他让他去买菜送回家,晚上直接烧给他们吃,没办法,唐时月只好买菜送到魏家来,魏妈又是一番热情招待,唐时月也不太好意思就这么走了,只好留下来一起吃了。

    “不好意思又来蹭饭了。”

    魏雪晴笑了笑。

    “没事,你想来吃随时都可以来,一直留下吃也不是不可以。”

    这话唐时月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只好让出位子让魏雪晴先进来。

    “快去吃饭吧,大家都等你好久了,哦对了,我刚才不是偷吃啊,叔叔让我试试咸淡而已。”

    魏雪晴摇了摇头。

    “不了,你们先吃吧,我今天有些累了,我先休息一会儿。”

    魏雪晴就这么捂着腹部正中间的位置上了楼。

    唐时月看着魏雪晴的样子,总觉得似乎有些奇怪。

    唐时月回到客厅,跟几人说了魏雪晴有些不舒服,先不吃了,让几人先吃。

    听到这话,魏爸魏妈瞬间面露难色,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魏爸把手搭在魏妈的手上,安慰道。

    “没事的,放心吧,这么些年了,不也没什么事吗。”

    魏妈也是点点头,可已经快溢出泪水的眼角完全暴露了她的心境。

    唐时月早就感觉很不对劲了,从当时魏雪晴亮出武魂他就有所察觉,估计两人在说的事就与魏雪晴的武魂有关。

    “叔叔阿姨,到底怎么回事啊?是不是跟雪晴的武魂有关系。”

    魏爸看了唐时月一眼,叹了口气。

    “时月你也不是外人,而且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就跟你说好了。

    虽然我和你阿姨天生没有魂力,不是魂师,但雪晴和她弟弟都是天才魂师啊,尤其是雪晴,她十一岁就进入了史莱克学院,二十岁出头就已经是魂宗了,本来是前途一片大好啊,结果。”

    说着魏爸的眼神也有些暗淡。

    “结果她在晋级魂王的时候太自负了,吸收了超越她自身能吸收年份极限的魂环,直接受了重伤,晋级失败不说,魂力还全部散逸了,身体受到不可逆的损伤,医生说她的身体就像个漏勺一样,再也没有办法储存魂力了。”

    唐时月听完也是很震惊,他猜到魏雪晴大概是受了什么伤,但没想到魏雪晴居然曾经是魂宗强者,而且已经要晋级魂王了。

    “我们也找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但都说没得治,医生说她小腹处储存魂力的器官已经完全被破坏了,用刺激身体的药物也没什么用了,不可能重新生长,就是治疗系的封号斗罗怕也是难救,因为她需要的不是治愈,而是重新生长,再说就算有得救,我们又怎么可能请得动一位封号斗罗呢。”

    说着魏爸又是长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们就把她接回来了,她也不能干重活,不然腹部那里就会发疼,她又不愿意就这么在家歇着,所以我们就给她找了个轻巧活,在冒险者工会上班,可这孩子就这样有时候还要来我摊位上帮忙,我们也不能不让她做,哎,真的是,时月你要好好对我们家雪晴啊,否则叔叔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放过你的。”

    唐时月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扒拉着饭,但明显唐时月的心思明显已经不在饭上了。

    晚饭过后,魏爸接着去餐馆烧饭,魏妈则在洗着碗,时汐吃着魏爸烧给她当作饭后小食的可乐饼,而唐时月则敲响了魏雪晴的房门。

    “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