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34章 森罗万象,皆化灰烬,流刃若火!
    随着唐时月的第二魂环亮起,他的手帕却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脸上的喜悦却一览无余,他知道自己赌对了,手帕的确按他的想法进化了。

    唐时月将手帕捂在鼻子上,瞬间唐时月的精神就清醒了许多,这正是唐时月手帕的第二魂技,脱胎于百年魂兽清心草的———香香手帕。

    这个魂技依旧没有任何战斗力,唯一的作用就是在使用后手帕上会散发出令人精神振奋的香味儿。

    当唐时月正在思考自己的武魂到底该往什么方向发展时,时汐突然打断了他,他看到时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时汐的第一魂技是催眠,又想到自己以后难免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毒素,而且这种催眠类的毒素他的青炎是没法解的,那为什么不让自己的手帕往解毒的方向去发展呢?

    于是唐时月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在查看地图时看到过这片平原上有清心草,这里的药草大多是十年或者百年的魂兽,很适合唐时月的手帕武魂吸收,而且清心草提振精神的效果也很符合他的需求,果不其然,吸收了清心草魂环的手帕也的确往这方面发展了。

    唐时月收起手帕,刚准备再拿出流刃若火看看,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时汐的尖叫声。

    唐时月只好按耐下心思,先用见闻色感知一下时汐所在的地方。

    这不感知还好,一感知吓一跳,只见时汐正被一群莽角牛追着跑,数量之多,足足有上百头,一时间百牛奔腾,烟尘漫天,好不壮观。

    唐时月感知着被莽角牛追的抱头鼠窜的时汐,他现在已经不觉得是时汐的问题了,反而觉得自己问题很大,他怎么能把时汐一个人放那边还指望她能安安静静不给自己整点乱子呢?

    唐时月只好长叹一口气,虽然有点烦,但自己也不能不去救她吧。

    唐时月将一旁的冰轮丸召回,同时化作不死鸟,飞到半空中,飞到时汐上空唐时月才发现这傻子居然在被两群莽角牛追,而且明显两个牛群就快汇集了,即将把她给包围。

    唐时月在见闻色的加持下,发现时汐手上居然还紧紧抓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毛发,看着那毛发粗长的模样,明显不是人的毛发,再看着领头追着时汐跑的莽角牛那光秃秃的尾巴,那难道是莽角牛尾巴上的毛?

    唐时月自然是没时间细究了,他要是再不动手,时汐怕是就要被莽牛群给撞死了。

    只见唐时月在半空中上半身再次化为人形,同时手上多出了一把斩魄刀,但却不是他最常用的冰轮丸,而是流刃若火。

    唐时月抽出流刃若火,同时看向前方。

    “森罗万象,皆化灰烬,流刃若火!”

    随着唐时月解放语的念出,巨量的热浪在半空中散逸而出,唐时月手中的流刃若火也燃烧起熊熊的烈焰,不同于青炎的温柔,流刃若火的火焰霸道而狂野,似乎不将这天地焚烧个干净就不会罢休一般。

    流刃若火此刻的身上已经有了两个魂环,一白一红黄,才获得的第二魂环唐时月还没来得及给它伪装。

    唐时月目光转而看向时汐身后的牛群,同时流刃若火身上的第二魂环光芒大涨。

    “火焚城郭!”

    只见唐时月一刀挥去,一团硕大的火焰呼啸着向时汐身后的牛群冲去,火焰落地,在牛群四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罩,但火罩里依旧牛吼震天,似乎里面的莽角牛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又是一阵躁动,牛群似乎不耐烦地又要行动起来,可当莽角牛冲出火罩,却瞬间被能熔断钢铁的高温烧的只剩下牛骨,能够冲出火罩的除了连血肉都留不下的漆黑焦骨就只剩下骨头上升起的魂环。

    唐时月一击完结却并没有就此结束,只见唐时月收起流刃若火,紧接着又是一柄冰蓝色的太刀从手中抽出。

    “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

    始解后的冰轮丸与流刃若火一样,已经拥有了两个魂环,但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它的身上的魂环已经伪装完成了。

    只见唐时月在半空中矫健的转体,将身体转向另一侧,与此同时唐时月手中冰轮丸的第二魂环也是亮起。

    “冰龙旋尾!”

    唐时月挥舞着冰轮丸向着时汐身前的莽牛群一刀斩过,刀尖所过之处所有的空间皆被冻结,斩击形成的一道硕大的月牙形的冰墙突兀的落在时汐身前不远处,原本已经快要撞上时汐的莽牛群直接撞上了冰墙,但凭它们的能力又如何能撞碎这道冰墙,就算撞碎了牛角,也只是在冰墙上留下了几道微不可见的擦痕。

    顺带验证完了自己两柄斩魄刀的实力,唐时月也是收起了冰轮丸,继而又化作了不死鸟直接飞向时汐,两只鸟爪直接抓着时汐的肩膀像抓娃娃一般将她抓了起来,随后直接向着远方飞去。

    而平原上的火罩在失去了唐时月灵力的支持下没过多久就不再燃烧,消失在空中,而另一侧的冰墙虽然没有立刻消失,但温度也是极速升高,没过多久就有了融化的迹象。

    唐时月抓着时汐,看着差不多远离了平原就找了个地方落了下来,毕竟他可不想就保持这个样子飞回星斗镇。

    唐时月落下时汐则满眼冒星的看向唐时月。

    “哇,唐时月你还能变成大鸟吗?”

    “不是大鸟,是不死鸟。”

    “哎呀,无所谓了,反正都一样。”

    唐时月有些无语的看向时汐,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能尊重一下自己技能的名字。

    不过这不是重点,唐时月觉得是时候教育一下时汐了,这都是第几次她弄出乱子了。

    “你这次又干了什么,为什么那群莽牛群要追你?”

    “啊,干什么,本宫没干什么啊,本宫就听你的话在原地等着啊,然后那群牛就像发了疯一样直接就冲过来了,本宫也没有办法。”

    唐时月一脸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向时汐。

    “你编故事也编个像点好吧。”

    说着一把抓起来了时汐的手。

    “你这手里是什么?”

    “啊,这是,这是…”

    时汐看着手里的牛尾毛想了半天,但她那不善运转的大脑实在是难以想出什么合情合理的借口,最终也只能选择破罐破摔。

    “好了好了,是本宫干的,是本宫薅了那头蠢牛的牛尾毛。”

    唐时月有些无语的看向时汐,真想看看她一头头发给人薅完了她追不追着人杀。

    “你要牛尾毛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