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29章 修罗场
    唐时月有些疑惑。

    “怎么了?”

    魏雪晴看着一脸茫然的唐时月,恨不得给他脑袋上来一拳,有时候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的。

    “还怎么了,你说怎么了,能装下家具的储物戒指,你知道值多少钱吗?你拿着去家具店里买家具,直接把家具装下去,不是等着人来抢吗?”

    唐时月笑着挡开了魏雪晴的手。

    “放心吧,没事,没人敢抢的,走吧。”

    说着唐时月就快步向着工会外走去。

    “喂,时月。”

    看着已经走出去的唐时月,魏雪晴无奈摇头。

    “哎!没我你知道怎么去吗?”

    说着魏雪晴就追了出去,留下时汐一个人坐在原地了,坐了一会儿时汐还是也站起身子追了出去。

    夜晚的星斗镇依旧繁华,唐时月与魏雪晴并肩而行,像极了一对正在约会的妙人儿,而时汐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在这个摊位上看看,在那个摊位上望望,像个初入城中的好奇宝宝。

    突然,时汐好像看中了什么。

    “喂,唐时月,本宫要这个。”

    唐时月本来不太想理时汐,但耐不住不给她买她就一直在身后叫,就这么让她叫下去他迟早被她烦死。

    “好好好,我给你买,但买完你就得乖乖听话,这路上不准再要买这买那的。”

    “你在威胁本宫?”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你要是不愿意就继续在这叫吧。”

    时汐纠结了一番,还是郑重其事的做出了决定。

    “好,就买一个。”

    唐时月无奈的摇摇头,带着时汐走到摊位前,只见一个老头正在摊位上拉着糖人,铁板为布,竹签作笔,糖汁化墨,一笔一画之间一副精巧的糖画就完成了。

    时汐兴奋的看着老头。

    “老头老头,给本宫来一个,本宫要这样的。”

    说着时汐的手中出现了一小丛满天星。

    唐时月摇摇头探身询问老头。

    “老人家,来一个糖人吧,按她说的画吧,多少钱?”

    老头笑了笑。

    “这小姑娘的要求有点高啊,我收你五个铜魂币吧。”

    “五个铜魂币是吧。”

    说着唐时月就从戒指中拿出了五个铜魂币给老头。

    老头接过铜魂币就开始作画。

    老头不知已经在这画了多少年糖人了,一手手法出神入化,龙飞凤舞之间,一副满天星糖人就做好了。

    “来给你,小姑娘,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啊,这么好的小伙子不多见了。”

    时汐两眼冒星的接过糖人,而唐时月则赶忙解释。

    “啊不不不,她不是我女朋友。”

    这时魏雪晴黑着脸走了上来。

    “时月,我也要。”

    唐时月看了眼黑着脸的魏雪晴只好笑着又递给了老人家五个铜魂币。

    “再做一个吧,老人家。”

    老头看着唐时月也是很迷惑,现在的年轻人都玩的这么开吗?

    “姑娘还做一样的吗?”

    “不,做个这样的。”

    魏雪晴身上的武魂附体,两只鹿角从头顶生出,身上化为白色的带着雪花斑纹的鹿皮。

    “画个这样的。”

    说完魏雪晴就将武魂收了回去。

    直到魏雪晴的武魂亮出,凭借见闻色的感知,唐时月才感到魏雪晴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对劲,他一开始是以为魏雪晴没有魂力,但仔细感知后发觉没有这么简单,可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以后有空再问问她吧。

    老头照着魏雪晴武魂的模样又是一顿龙飞凤舞,没过多久一副鹿少女的画作就完成了,把糖人递给了魏雪晴后,老头还给唐时月竖了个大拇指,唐时月知道老头估计是想歪了,但也只好讪讪的笑了笑。

    拿着鹿少女的糖人,魏雪晴还特意走到时汐面前对比了一番,然后抬头看向唐时月。

    “时月,我们两的谁的好看。”

    本来沉浸在对糖人欣赏中的时汐听到这话也立即来了兴致。

    “对,唐时月,本宫的和她的谁的好看。”

    唐时月只能苦笑的看着两个竖着糖人对着自己的玉人,两人都称得上天生丽质,秀色可餐,可唐时月此刻却感受不到一点快乐,只有无尽的烦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做,还要遭这份罪。

    “哎,那边是不是就是家具店了,快走快走,我今晚要把房子弄好呢。”

    说着唐时月就如逃荒一般地跑了过去。

    “什么吗?”

    魏雪晴气的直跺脚,但还是直接追了上去,时汐则有被旁边的摊位所吸引,抬头再看去,唐时月和魏雪晴早已没了人影。

    唐时月走进家具店中,家具店里倒是没什么人,毕竟星斗镇人员流动虽然大,但也招不来什么家具生意,估计要不是经常会起争执打坏了家具,就星斗镇的房租这家具店怕是也难开下去。

    唐时月走到柜台前,一个胖胖的妇人坐在后面,正是昨天早上跟他搭话的阿姨。

    阿姨看到唐时月和魏雪晴也是很热情。

    “哎呦,这不是雪晴和你小男朋友吗,怎么到阿姨这来了,怎么了,小两口准备结婚了?要搬出去住了?”

    魏雪晴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红姨,你说什么呀。”

    “那个,不是这样的阿姨,我和雪晴只是朋友,乐乐的房子不是给我了吗,我寻思就搬过去住了,总是住在雪晴家也不是个事啊,今天就来买些家具。”

    “哦,对了,你帮乐乐他爸拿了邪蛇果,我们这些邻居都准备谢谢你呢,那这样吧,今天买的家具我全算你九折好了。”

    唐时月连忙摆手。

    “啊啊啊,不用阿姨,真不用了。”

    “哎,是不是不给阿姨面子?”

    说着红姨又冲到了唐时月面前,瞪着唐时月,好像唐时月不答应就会吃了他一样。

    唐时月尴尬的看着红姨,这里的人怎么都这么威胁人的吗?

    “好好好,那就九折吧。”

    说完唐时月就随便挑了几个简单的家具,加上床单被套之类的。

    红姨看向唐时月。

    “这么多我们明天给你送过去你看行吗?”

    唐时月笑了笑。

    “不用了。”

    说话间唐时月就在红姨惊讶的目光中将所有家具都收进了戒指。

    而就在这时家具店外的人也注意到了唐时月的动作,一个个都目露凶光。

    家具店外,一个头上带疤的光头男看到唐时月的戒指,舔了舔嘴唇,转身准备离去,就在这时一个戴着斗笠的瘦高个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劝你别白费功夫了,德至。”

    “什么意思,瘦猴?”

    “你知道那戒指是谁给的吗?”

    “什么意思?”

    “那戒指是今天在冒险者工会,一个史莱克学院的老头给他的,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你就是杀了他,也没人敢收那个戒指。”

    德志回头又不甘的看了一眼唐时月的戒指,随后愤愤离去。

    唐时月自然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他大概也猜到了,当时冒险者工会的人不少,从路上行人都会自主给史莱克学院的马车行礼不难看出,就算在这不法之地,史莱克学院的威望也是重若泰山,就凭这戒指是史莱克学院的沈尘送给他的,在这就没人会打这个戒指的主意。

    唐时月收好家具付完钱正准备离开,门外却突然传来了时汐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