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28章 秋日春光
    沈尘摆了摆手。

    “无碍,不过是一头黑畜生罢了,还真能一巴掌拍死我?这伤势我用修为压制的住,到回学院不成问题。”

    男子听着沈尘的话听的一头汗,要不是知道沈尘是去的星斗大森林的核心被十大凶兽之首帝天给打伤了,听沈尘的话还以为他去哪旅游呢。

    突然,沈尘似乎想了什么,从戒指中拿出了化龙果,丢给了男子。

    “知道为这果子准备些什么吧。”

    男子看着化龙果,脸色突变。

    “沈老,这真是!?”

    沈尘笑了笑。

    “没错,就是化龙果,我被帝天打伤后一路掩气逃跑,路过一片沼泽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这化龙果,我当时就看出来这化龙果已经要成熟了,化龙果生长千年成熟三天,本是大机遇啊,可我这伤势不说能不能打的过黑沼邪蟒王,就是打的过怕是打一半那帝天就要一爪把我挠死了。”

    男子疑惑。

    “那这果子?”

    “正好有个小子要找邪蛇果解毒,从星斗镇入星斗大森林的话最近的沼泽肯定是化龙果所在的那片了,我故意没告诉那小子邪蛇果长什么样,想看看他本事如何,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给我摘回来了。”

    男子略表惊讶。

    “什么小子,竟有如此本事,小小年纪就能从黑沼邪蟒王手上逃脱,就算黑沼邪蟒王正在准备化龙处于虚弱期,那最少也得是魂帝实力才能侥幸回来吧。”

    沈尘摇了摇头。

    “从魂力看,那小子应当是个大魂师。”

    男子一脸不可置信。

    “大魂师?”

    沈尘笑了笑。

    “没错,大魂师,真是个神秘的小子,连我都看不透他,做事还如此果决,我想大陆日后强者之列,必有他一席之地。”

    说着沈尘看向马车后星斗镇的方向。

    而另一边,唐时月可没工夫管这些了,沈尘还没走多久,工会后面的更衣室就传来了魏雪晴的尖叫声。

    唐时月赶紧把邪蛇果和蛋还有金魂币收进戒指,随后跑到了公会后更衣室门口。

    唐时月先是敲了敲门。

    “喂,雪晴,怎么了?”

    唐时月敲了几声可里面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那我进来了。”

    唐时月破门而入,一时间春光乍泄,只见时汐赤裸着上半身,而另一只手则抓着魏雪晴的脖子。

    唐时月赶紧捂住眼。

    “时汐!你在干嘛!快把雪晴放下来!”

    时汐一脸无辜。

    “她要谋害本宫。”

    “你别废话,先把她放下来!”

    时汐一脸不情愿的把魏雪晴放了下来。

    魏雪晴被松开后瘫在地上喘了半天气才缓过来。

    “雪晴怎么回事?”

    魏雪晴只是气的坐在地上,过了半响才蹦出几个字。

    “你问你的小情人去。”

    唐时月一时有些无语。

    “什么小情人,她只是…”

    唐时月突然发现他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时汐。

    “算了,时汐,怎么回事?”

    唐时月问完,时汐就大大咧咧的光着身子走到了唐时月身边。

    “她要用这个暗害本宫。”

    唐时月手指张开一条缝,映入眼帘的自然是些不该看的东西,唐时月往自己身上狠狠掐了一把,才让自己静下心神,看向时汐手里东西。

    没想到那竟然是文胸!?

    唐时月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像这玩意第一次穿是有点痛吧,唐时月也不是很清楚。

    “这不是暗器,这是,算了,反正你给我穿上,不然就别跟着我了,还有你再对雪晴动手动脚的,也可以不用跟着我了,就这样。”

    说着,唐时月就关上了已经被撞坏门锁的门。

    “唐时月,你!”

    时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唐时月早就没了踪影。

    唐时月坐在工会的椅子上,一时间也有些心跳加速,要是看到这份场景还没些反应那可能就是他的性取向有问题了。

    没过一会儿,魏雪晴就带着时汐走了出来,时汐穿着一件很平常的碎花连衣短裙,看上去像是魏雪晴平时会穿的,应当是她放在工会里的。

    唐时月走到魏雪晴身前,从戒指拿了十个金魂币和邪蛇果给她。

    “快找人给乐乐他爸送过去吧。”

    “嗯。”

    魏雪晴知道乐乐爸的事耽误不得,拿着邪蛇果就向工会外走去。

    魏雪晴走后,唐时月看着杵在一旁的时汐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姑奶奶在自己这还要闹出多少幺蛾子。

    “坐啊,你杵在那干嘛?”

    时汐恶狠狠的瞪了唐时月一眼。

    “哼,你叫本宫坐本宫就坐啊,你当时你是谁啊,本宫就不坐。”

    唐时月有些无语。

    “好好好,那你别坐吧,你就站着吧。”

    “你叫本宫站着本宫就站着啊,本宫偏要坐,你能怎么样?”

    说着时汐又坐在了椅子上。

    唐时月彻底无话可说了,只能用手按按印堂希望能缓解缓解头痛。

    唐时月看着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时汐,虽然她长着那张唐时月魂牵梦绕的美丽脸庞,但唐时月现在看着她只感到无穷的麻烦。

    带着时汐,魏雪晴家肯定是不能住了,人家把他当女婿,他带个女人回去算什么事吗,看来今天要么住宾馆,要么住乐乐的房子了,可也不知道乐乐那房子放那么久了还能不能住人。

    没过多久,魏雪晴就回来了,她走到唐时月身边,递了把钥匙给唐时月。

    “诺,这是乐乐家房子的钥匙,我已经找人快马送乐乐和果子回星罗城了,希望还来得及。”

    唐时月接过钥匙放进戒指里,随后三人就这么坐在桌子旁,又是一阵古怪的沉默。

    唐时月不敢说话,时汐不想说话,魏雪晴则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

    终究还是唐时月先开口了。

    “喂,雪晴,你知道哪里有卖家具的吗?”

    “知道是知道,怎么了,这么晚了你还要去买家具吗?”

    唐时月点了点头。

    “之前那个卖我羊皮衣的老头送了我个储物戒指,放东西很方便的,直接去买了收进戒指一会儿就搬好了,很快的。”

    “那老头怎么会送你个储物戒指?”

    “害,那就说来话长了,路上再跟你说吧。”

    “不行!”

    唐时月刚要起身又被魏雪晴按了回去。

    “你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