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22章 死局
    唐时月突然转身,朝着反方向飞去,飞行了不过两米,蟒尾又扫过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唐时月再次险之又险的躲过。

    但这次不知为何,唐时月的速度已经大不如前,想来刚才的闪躲已经让唐时月的体能到达了极限。

    但巨蟒可不会因为唐时月力竭就减缓攻势,反而是凶光更甚。

    只见蟒尾再次横着向唐时月扫来,一路上飞沙走石,卷起无数灰尘,若是从远处看去,蟒尾似乎移动的并不快,但那是因为巨蟒的体积是在是太大了,不过瞬间,唐时月就已经被蟒尾追上。

    在巨大的蟒尾面前,唐时月就如同一只蝼蚁一般渺小,似乎随时都会被碾死,但蝼蚁亦能负重物,泰山压身仍言不!

    唐时月的眼神无比的坚定果决,只见唐时月瞬间解除了变身形态,化作了人形,同时从怀里掏出了静音羊的羊蹄套在脚上。

    霎那间蟒尾袭来,唐时月用脚去抵挡蟒尾,蟒尾扫到唐时月的脚上,想象中血肉横飞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唐时月脚上的羊蹄竟然真的抵挡不少伤害,但在巨蟒的强大力量下,羊蹄也只是支撑了几秒钟就爆裂开来,但就这也已经完全超出了唐时月的预期了。

    羊蹄碎裂,巨蟒强横的力量开始冲击唐时月的肉体,唐时月的脚在瞬间就扭曲变形,同时唐时月的脚上也燃起了熊熊的青炎,就在这么碎裂与修复之间,扫击结束,唐时月也应声飞了出来。

    唐时月依靠着巨蟒扫击的力量极快的飞行,身边的风狂啸而过,产生的轰鸣声都差点将他的耳朵震聋了。

    不一会儿唐时月就已经飞过了巨蟒与沼泽,向着森林深处飞去。

    似乎看出了唐时月的打算,巨蟒突然大吼一声,转身拖着庞大的身躯向唐时月追去。

    唐时月不断的向着森林深处飞行,他知道自己如果向着星斗镇的方向飞是没有用的,这蟒蛇不杀了自己是不会罢休的,毕竟就算是星斗镇也不会有人愿意为了救自己而出手对战这么一头强大的巨蟒。

    但既然星斗镇没有,那就去找一个啊,而且眼前不就是吗?

    人类没有明确的地盘概念,可是魂兽有啊,这巨蟒绝对不敢踏入星斗大森林核心王者的地盘,唐时月赌的就是这个。

    唐时月飞行速度开始减缓,他在半空中又变成不死鸟形态,转身向着星斗大森林深处飞去。

    唐时月在前面如同一只萤火虫一般,在巨蟒遮天蔽日的阴影下飞行着。

    就在这一追一赶之间,突然,巨蟒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毫无障碍的森林,却不敢再向前一步。

    唐时月看着如同静止的巨蟒,他知道自己赌对了,此刻的他早已没了力气,只是靠着一口气在支撑着,随着巨蟒停止追击,唐时月也是力竭,勉强滑行到树林上一点后就自动解除了不死鸟形态一头栽了下去。

    巨蟒就这么停留在唐时月不远处,看向唐时月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去,但却似乎在畏惧着森林深处的王者,不敢再多前进一步。

    唐时月倒在地上,但却没有昏迷,他全身上下开始燃烧起青色的火焰,火焰散去,唐时月的身体也算是恢复了大半,但腿部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几乎是粉末性的骨折,就算及时治疗依旧没有办法行走。

    唐时月只好用手爬着爬到了一棵树下,从怀里掏出了黑红的果实,唐时月可以肯定巨蟒追他就是为了这颗果实,而且这颗果实大概率不是邪蛇果,如果被这种巨蟒追杀才能拿到邪蛇果,那邪蛇果的价格应该还要更高才对,不是请一个魂王就能完事的了。

    而另一边,巨蟒看着唐时月的方向,黑色的眼珠似乎多了一丝愤怒的血色,突然它似乎决定了什么一般,抬头看向天空。

    唐时月躺在树旁休息着,忽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嘶吼声,下一瞬,唐时月就被铺天盖地的黑暗所包围。

    如果说之前的黑沼邪蟒们合力制造的是一堵毒墙的话,那此刻在唐时月眼前的就是一轮毒液海啸,遮云蔽日的毒液海啸般呼啸着向着唐时月袭来,唐时月却靠在树干上没法动弹,就算是他能够行动如此庞大的毒液他也不可能跑得掉了。

    但唐时月也不可能就这样束手就擒,都已经逃到这里了,离逃出生天只有一步之遥,怎能轻易放弃。

    唐时月召唤出流刃若火,同时第一魂环亮起。

    “抚斩!”

    剑气带着热浪向着海啸冲去,但却并没有像上次一样无往不利,在削去了一点毒液后剑气就消耗殆尽,但这对庞大的海啸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唐时月见流刃若火已经没了效果,直接召唤了回来,随后又拿出了冰轮丸。

    “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

    冰轮丸应声始解,唐时月将冰轮丸的刀尖对向自己,同时第一魂环亮起。

    “群鸟冰柱!”

    一只只冰鸟砸向唐时月,同时唐时月身上的青炎也燃起,几十支冰鸟飞过,因为青炎的影响唐时月并没有受什么重伤,反而在身体外加上了一层寒冰护甲。

    唐时月就这么在冰块之中等待着海啸的来临。

    铺天盖地的毒液海啸落下,瞬间将唐时月所在的小树林淹没,树林中一时间惨叫连连,树林内所有的动物在接触毒液的一刻起就倒地不起,随后不断的抽搐,身体开始溃烂,随后在不断的惨叫声中凄惨的死去。

    而四周的树木更是在海啸冲击之后就化作了黑色,整片土地也是失去了生机,一阵风吹过,所有被毒液沾染变成黑色的树木就如流沙一般随风化作粉尘。

    唐时月躺在冰块之中,而毒液的腐蚀性之强又岂是冰块能够阻挡的,冰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毒液所消融,随后进入了唐时月的体内。

    在毒液进入唐时月体内的那一刻起,唐时月就感到热,无尽的热,身体同时麻木,完全没有办法动弹,极致的热之后又转为直钻骨髓的疼痛,那种疼痛令人心脏都要骤然停止,唐时月只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死去。

    难道就要在这里终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