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21章 绝境
    唐时月穿着羊皮衣叼着冰轮丸,双手则扶着着刀身,将冰轮丸插入了沼泽之中,已经始解的冰轮丸本身的温度极低,不一会儿沼泽的泥面就被冻结了。

    唐时月在冰上了踩了踩,确定已经冰实了才走进去。

    唐时月就以这么一个极其奇怪的姿势穿着奇怪的衣服在沼泽中穿行,还好这片沼泽除了他一个人也没有,要不他都想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唐时月的步伐略微又些急促,因为他也不知道乐乐他爸能撑多久,多快一分就多一分希望。

    其实唐时月也不是没想过用自己的青炎去治疗乐乐他爸,可他毕竟还从没用青炎驱逐过毒素,他也不太确定到底能不能成功,既然有能解毒的方法还是找邪蛇果最为保险,毕竟要是他答应下来结果青炎没有办法祛除毒素,那他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唐时月在沼泽中前行着,他的见闻色也全力展开,他已经能感受到许多的黑沼邪蟒在沼泽下沉睡着,他依靠见闻色不停调整着行进路线,尽量不让自己冰轮丸制造冰路时产生的低温弄醒了这些毒物。

    唐时月在黑雾中凭着见闻色向着沼泽的中心走去,沼泽的大小完全出乎了唐时月的预料,本来在他的想象中他大概半柱香就能走到沼泽中心,可他却走了足足一柱香还没看到邪蛇果。

    终于在走了一柱半香的时间后,唐时月总算是看到了一片漆黑的荆棘林,荆棘上密密麻麻的结着黑色的果实,但在荆棘的顶端却还结着一颗黑红的硕大果实,底下的黑色果实只有鸡蛋大小,但顶端的黑红果实却足足有拳头大小。

    怎么会有两种果实?

    唐时月心生疑惑,小老头只跟他说到了沼泽中心就能看到邪蛇果,那这两个到底哪个是,还是说两个都是?

    唐时月也判断不出哪个是邪蛇果,但既然来都来了,那就两个都拿了吧。

    唐时月小心翼翼的走到荆棘旁,将冰轮丸收了起来,用嘴叼了一个小的黑色果实,唐时月本来以为这果实黑漆漆的,味道肯定很难吃,但果实的蒂却在唐时月嘴里散发出淡淡的甜味,味道也很是好闻。

    唐时月开始顺着荆棘往上爬,荆上倒刺不少,但好在唐时月穿的羊皮衣够厚,只是挂掉了一些羊毛,倒没其它影响。

    唐时月用羊蹄爬荆棘,爬着虽然不太轻松,但多花费了一些时间还是爬了上了顶端。

    唐时月看着黑红的果实,还没下嘴去摘,就闻到了一股异香,那味道奇香无比,却不是使人致幻的迷香,而是一种令人感到清新无比的香气,唐时月只是靠近果子,之前被略带毒性的黑雾弄的又些笔试的身躯就瞬间好了许多。

    唐时月一口咬下黑红色的果实,就在果实与根蒂分离的一瞬间,唐时月就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这是他拥有见闻色后第一次遇到有如此的压迫感。

    唐时月不敢怠慢,直接化身为不死鸟形态,身上的羊皮衣也随即爆裂开来,虽然衣服碎了但羊蹄却完好无损,唐时月将两个果子和羊蹄放入怀里,随后一飞而起,唐时月刚飞到半空中,就有无数的黑沼邪蟒从沼泽中跳起向他扑去,唐时月靠着见闻色闪转腾挪,总算是勉强抵挡住了第一波攻势。

    随着唐时月越飞越高,黑沼邪蟒们眼看就快够不到了,一个个都整齐地盘在沼泽中,像是收到什么指令一般,整齐划一的腾空跳起,但他们离此刻唐时月所在的高度已经有了些距离,根本够不到。

    只见当黑沼邪蟒们跳到最高点即将下落时,一齐从牙齿中射出了黑色的毒液,射出的毒液一下子就超过了唐时月的高度,在唐时月面前形成了一股厚厚的毒墙。

    毒墙将唐时月的所有方向堵的严严实实的,无论往哪飞都不可能躲开。

    唐时月在半空时又再次将上身幻化为人形,随即召唤出流刃若火,流刃若火身上的第一魂环亮起。

    “抚斩!”

    只见一道剑气带着惊人的热量向着毒墙飞去,毒墙与剑气碰撞,瞬间毒墙上与剑气接触的毒液就被剑气带来的热量所蒸发,化作毒气消散在黑雾之中。

    唐时月此刻收回了流刃若火,再次幻化为不死鸟形态,冲着剑气突破出来的缺口就飞了出去。

    虽然逃脱了毒液的绞杀,但唐时月根本没有一丝的放松,那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息依旧在他身后没有消散。

    只见沼泽中的烂泥冒着黑泡地不断翻滚,黑沼邪蟒们也都如同逃难一般闪躲开了。

    不一会儿,唐时月就已经接近了沼泽的边缘,唐时月加快速度一股气冲出了沼泽,沼泽外的阳光照耀在唐时月的身上,让之前一直泡在黑雾中的唐时月感到格外的舒适。

    但阳光不过照耀了一瞬,就消失不见,瞬间天地俱暗,唐时月回头看去,一只硕大无朋的黑蟒遮住了整片天空,蟒蛇黑色的眼珠如同被天狗侵蚀的暗月,身上的鳞片如宝石铠甲般整齐排布,头顶有两处微微隆起,像极了一顶黑色的王冠。

    唐时月瞬间浑身紧绷,见闻色全力开启,他的精神还没恢复,身体却已经动了起来。

    唐时月飞速的向左边飞去,刚刚飞出不过三米远,一只巨大黑色蟒尾就擦着唐时月的翅膀而过。

    蟒尾扫过之处树石俱毁,鸟兽慌逃,唐时月也是被惊的一身冷汗,要是被这条蛇尾扫到,别说青炎了,唐时月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唐时月精神在这种绝境下绝对的专注,见闻色也在此时被逼到了极限,黑色巨蟒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唐时月都提前预判,险而又险的躲开,但巨蟒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横,就算是有着见闻色的预判,唐时月也多次躲闪不及被擦伤,好在有着复活的青炎治疗,伤势没有恶化。

    巨蟒数次攻击不中,也是有些不耐烦了,黑色眼珠中的凶光更甚。

    唐时月也知道如此不是长久之计,高强度的使用见闻色和飞行,他的体力已经快不够用了,他已经几乎不可能甩掉巨蟒了,如果不在他力竭之前想出办法他就死定了。

    唐时月准头看向巨蟒,突然,他似乎决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