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20章 静音羊
    下午的阳光照射在星斗大森林的上空,秋日的暖阳让原本懒散的魂兽们都不自觉的爬出巢穴享受这一刻的温暖。

    但森林的中段却有着一处完全黑暗的沼泽地段,黑雾缭绕似乎让阳光都畏惧着不敢接近。

    沼泽四周空无一物,别说动物,连树木都形同枯槁,一个个身上没有一片树叶,原本深绿的肌肤也被染的漆黑。

    但就在这么一片死亡区域,外围却站着一只绵羊,没错,是站着的绵羊,只见绵羊伸出羊蹄,就召唤出了一把刀,刀柄呈蓝色,正是冰轮丸,不用说,那只羊自然就是唐时月。

    唐时月套着厚厚的羊皮衣,脸上的表情很是不自然,显然这羊皮衣穿着并不是很舒服。

    唐时月的思绪回想起早上,他严重怀疑他不是不被那个小老头坑了。

    唐时月早上告别了小男孩后就径直走向了冒险者工会,直接找到了魏雪晴。

    “哎,雪晴,那个黑沼邪蟒你知道在哪吗?”

    魏雪晴略显惊讶。

    “你找黑沼邪蟒干嘛?”

    唐时月将小男孩的事复述了一遍。

    “害,原来是乐乐啊,他小时候我还经常逗他玩呢,没想到才这么些时间,就变成这样了,时月你一定要帮帮他们啊。”

    “我知道,所以我这不就来问你了吗,黑沼邪蟒我也不熟悉,也不知道在哪,这么乱找怕是人都毒发身亡了,我连蛇在哪都不知道。”

    魏雪晴面带愁容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是很了解黑沼邪蟒,它们算是最神秘的魂兽之一了,它们是群居魂兽,危险性又大,而且浑身是毒,尸体很难利用,守护的邪蛇果除了解它们的毒就没听说过有什么其他的功效,一般人见到它们都是绕着道走的,消息自然是更少,不过它们在哪倒是不难找。”

    说着魏雪晴从抽屉里翻了翻,找出了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唐时月打开羊皮纸,居然是一张星斗大森林的地图,上面标注了外围和中段的大量地区,连区域内主要是什么魂兽在活动都有标注,这张地图在外面应当也是价值不菲。

    唐时月正看着地图,突然后面有人拍了拍自己,一个不过只有唐时月一半高的小老头看着他,唐时月意识到自己好像占了办理业务的道。

    “哦,您要办业务是吧,您先,您先。”

    小老头摇摇头。

    “小子我刚才听了两句,听说你要找黑沼邪蟒是吧。”

    唐时月看着小老头,小老头眯着眼,看不见眼睛,像一只狡猾的老狐狸一般,完全不知道他打着什么打算。

    唐时月用见闻色去感知老头,却发现小老头的魂力微乎其微,只能勉勉强强算个魂士,唐时月不知道小老头有什么算盘,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先问问看。

    “是啊,老人家,怎么了。”

    小老头笑了笑。

    “我这里有一件宝贝儿,能帮你。”

    “宝贝?”

    说着小老头手上的戒指一亮,一件羊皮衣就拿了出来,没想到这老头这模样,居然有着一件魂导器。

    小老头拿着羊皮衣展示了一圈。

    “就是这个。”

    唐时月迷惑的看着像玩具外套一样的羊皮衣,衣服后面还有一个羊头一样的帽子,怎么看怎么怪异。

    “就这?”

    小老头也看出了唐时月的疑惑。

    “害,小伙子你别不信啊,你知道黑沼邪蟒主要靠什么来感知敌人吗?”

    唐时月摇了摇头。

    “是震动,也许那群蛇醒的时候会靠蛇信或者魂力来感知你的存在,但它们睡着的时候主要靠的就是震动,你每一个步伐的震动那群蛇都能感知的到,只要你靠近邪蛇果,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而我这件宝贝,是由绵绵羊的变异种,我称之为静音羊的魂兽皮制作而来的,穿上之后脚底就不会发出震动,了无声息,你趁着中午那群蛇在睡觉的时候去偷果子,保证它们发现不了。

    不过这衣服也不是没有缺点,因为是本身只是绵绵羊,所以穿着的时候不能用太多魂力,不然这衣服承受不住会炸裂,而且手脚还得放进羊蹄里,不太方便,不过既然你的目标只是邪蛇果,用嘴叼一个走就是了,也无伤大雅。”

    唐时月将信将疑的接过羊皮衣,他前世好像是听说过蛇是靠腹部来感受震动感知敌人的,但他不知道这里的蛇是不是也是如此,不过既然这小老头能说出这一条,想来他对黑沼邪蟒还是有些了解的。

    虽然已经信了小老头几分,但唐时月还是得先试试再说。

    唐时月将手伸进羊皮衣里,对着墙上敲了几下,果然,唐时月感觉到冲击力似乎被羊蹄处的不知名物质给吸收了,虽然敲到了墙壁,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这宝贝怎么卖啊,老人家?”

    老人笑着伸出两只手。

    “十个金魂币。”

    “这么贵?”

    唐时月身上只有六个金魂币,老头开口就要十个。

    “能不能便宜点啊,老人家,我身上就六个金魂币了。”

    小老头摇了摇头。

    “不行,我卖东西从不还价,我定多少,就是多少。”

    唐时月拿着羊皮衣,有些犹豫,拿着这东西去找黑沼邪蟒的话的确是多一分的保障,但他实在是没十个金魂币啊,而且乐乐那边刻不容缓,他再去接任务赚金魂币也来不及了。

    就在唐时月考虑之时,只见魏雪晴已经走了出来,拿着钱袋取了十个金魂币给小老头。

    “豪爽啊,小姑娘,这是你好几年的工资了吧。”

    嘴上这么说着,小老头手上却不含糊,一只手直接把金魂币夺了过来。

    唐时月拿着羊皮衣,看着已经付完钱的魏雪晴。

    “那个,雪晴,等我拿完邪蛇果回来就做任务还你钱。”

    魏雪晴笑了笑。

    “没事,乐乐的事重要,这点钱算什么事啊,你快去吧。”

    唐时月点了点头,突然他又想起来了什么。

    “对了,那邪蛇果长什么样?”

    魏雪晴摇了摇头。

    “这玩意太稀少了,我也没见过。”

    这时在一旁数钱的小老头发话了。

    “邪蛇果就在它们盘踞的沼泽地的正中心,你过去一看就看到了。”

    “是吗,谢谢了,老人家。”

    思绪回转,唐时月站在沼泽前,脱下上半身的羊皮衣,从胸口处拿出了地图,唐时月已经到了沼泽地,可是跟地图上标注的还是有些距离,不过看这个地图的已经泛黄的年份,有些差距也是正常。

    唐时月收起地图,拿起刚才召唤的冰轮丸叼在嘴上,穿上羊皮衣向沼泽地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