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19章 冒险团
    唐时月摇了摇头。

    “之前有个人问过我是不是辅助魂师,要不要加入冒险团,但我不太清楚是个什么组织。”

    “冒险团是我们工会牵头,由冒险者组成的小队,最少人数是五人,最多十人,而且最少需要一个辅助或者治疗魂师,冒险团的话好处是可以接高出自身等级的任务,比如你们是青铜冒险团,那你们就可以接黄金的任务,不过冒险团的等级跟你本身的等级是没有关系的,就算你是传奇冒险者,如果你要成立一个冒险团的话也需要从头做起,不过如果是已经成立的冒险团缺少了某些人员或者准备招入新人的话,只要完成一次高一等级的任务就可以保持等级了,也就是说青铜冒险团只要完成一次白银任务就可以保级了,顺便说一下冒险团升级需要完成十次高二级的任务,所以冒险团的上限也就是黄金冒险团。”

    唐时月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是这样啊。”

    “所以你有机会的话可以加入一个冒险团,或者直接创立一个也行。”

    “我?还是算了吧,我一个人做惯了。”

    “是吗?可要站上顶点,光靠你一个人可能不够哦。”

    魏雪晴这番话让唐时月陷入了沉思,的确,魏雪晴说的很有道理。

    看着陷入思考的唐时月,魏雪晴也不想再打扰他,出门准备下楼。

    可魏雪晴刚走出门两步,又折了回来。

    “对了,我马上去上班了,你今天干嘛,休息吗,还是我帮你留心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任务。”

    唐时月思考了一下。

    “算了,我今天休息一天吧,感觉这几天都挺忙的,我今天就在星斗镇逛逛吧,也熟悉熟悉。”

    “那要我请假陪你吗?”

    唐时月笑了笑。

    “不用了,你还是上班去顺便帮我看看有什么适合我的任务吧,我今天休息不代表一直休息不是。”

    魏雪晴一副失望的表情显露无疑,不如说太过明显简直像是专门摆给唐时月看的。

    “那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魏雪晴出了门,唐时月不自觉的用见闻色开始感受她的存在,这不过才短短一个上午,对唐时月来说使用见闻色已经成了一个习惯,而且唐时月觉得这似乎也是一种对见闻色的锻炼。

    唐时月能感知到魏雪晴先是跟魏妈走到了一起,应当是寒暄了几句,魏爸不在房子里,应当是早就走了出摊去了,等到魏雪晴出了门,唐时月也收拾了一下房间,准备出门晃晃。

    唐时月走到楼下,跟魏妈道了声别,就出门了。

    星斗镇的外围与中心不同,外围似乎更加清新自然,没有那么重的烟火气,路上不时有鸟儿与蝴蝶飞过,邻居也融洽的交谈着,虽然不比中心繁华,却又多了一股人情味。

    唐时月悠闲地散步在路上,身心都得到了放松,的确他从穿越来的这六天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了,光是在死神线上就徘徊了两次,疲惫的不仅是身体,更是心灵。

    就在唐时月享受着这悠闲时光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唐时月也是有些好奇,走近看去,只见七八个人围着一个小孩子,小孩哭哭啼啼的说着些什么,而四周人则在安慰。

    唐时月走到一边,问了问身边的胖胖的阿姨。

    “那个,阿姨,这是什么情况啊。”

    阿姨转过头来,看到唐时月也很是惊讶。

    “哟,这不是魏家的小女婿吗?”

    “啊?”

    唐时月直接被阿姨的话弄傻了。

    “哎呦,阿姨知道你还没把人家姑娘娶进门,但这不都板上钉钉的了吗,昨晚她妈跟我们说我们还不信哦,都吵着去她家里看,哎呦,没想到哦,你们现在这些小年轻会玩得很呦,都在屋顶谈恋爱这么浪漫的哦。”

    唐时月算是知道了,估计魏妈昨晚出门散步吹牛去了,结果一群老娘们不信,非要去看看,然后刚好撞见了他和魏雪晴在屋顶的那一幕。

    唐时月知道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干脆懒得解释了。

    “哎,阿姨,你还没说这小孩怎么回事啊。”

    阿姨看了一眼小孩,叹了口气。

    “害,这孩子他爸原来是我们这的镇民,也是老邻居了,是个冒险家,天天出去跑任务,结果老婆跟人跑了,就留了这么个孩子,他哪还想住这了,就带着孩子去了新罗城,听这孩子说好像是在新罗城的地下角斗场里打比赛赚钱,地下角斗场这种地方你也是知道的,赚的钱是多,但动不动重伤残疾的,这不,他爸给人打成了重伤,这小子无依无靠,想回来把房子卖了凑点钱给他爸买药草治病,但这房子的钱哪够啊。”

    唐时月有点惊讶。

    “这房子钱都不够?”

    “嗯哼,虽然我们这也是星斗镇,但毕竟是外围了,不是很值钱的,再说了,这小子要的药草实在是太稀有了。”

    “怎么说?”

    “他爸是被一个有黑沼邪蟒武魂的人给伤的,中了剧毒,这毒倒是不难解,黑沼邪蟒是存在的魂兽,它们生活的地方就有解毒的邪蛇果,吃一颗就好了。”

    “那不是挺好找的吗?”

    “是好找啊,但你也要有命拿啊,黑沼邪蟒是群居动物,一般有上百条一起盘踞在一片沼泽之中,你去拿邪蛇果就一定会被几百条邪蟒一齐攻击,这种东西没有魂王以上的实力很难拿到的,可魂王谁在乎这么郊区的一座小房子啊。”

    唐时月听完也的确如此,小男孩就算卖尽家产估计也很难凑够请一个魂王去冒险的钱。

    但唐时月看了看小男孩身后的房子,房子很是不错,他就这么住在魏雪晴家也不是事啊,迟早得搬出来,星斗镇的房子都是有价无市,根本没人卖,而且他也的确想帮帮这个小男孩。

    唐时月拨开人群,走到小男孩身边,蹲了下来。

    “小朋友,哥哥帮你找解药好不好啊。”

    小男孩大喜过望。

    “真的吗?”

    但随后又是一阵失落。

    “可是叔叔阿姨们说我付不起解药的钱。”

    唐时月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没事,我只要你这栋房子,反正你们也不住了,就送给做报酬吧。”

    听着唐时月这番话,小男孩眼中异彩连连。

    “真的吗?”

    唐时月笑着道。

    “真的。”

    小男孩还是有些不信。

    “真的真的真的吗?”

    唐时月笑着伸出手。

    “不信我们拉钩。”

    “嗯。”

    小男孩郑重其事的伸出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男孩笑着跟唐时月拉完了钩,满脸的笑容中,参杂着泪水,那泪水中,杂糅着激动,开心,还有无尽的希望。

    唐时月看着小男孩的眼泪,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让这个小孩失望,绝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