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13章 始解!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
    唐时月眼前完全是一片漆黑,他似乎并不处在星斗大森林之中,面对这种从未见过的情况,一时间唐时月也是有些慌张。

    突然,黑暗的半空中逐渐浮现出一条硕大的冰龙,龙身无爪,却有着一对硕大的翅膀,它冰冷的眼神似乎带着阵阵寒气,直直的看向唐时月。

    “你有资格知晓吾的名字了,人类,吾名为,冰轮丸!”

    说完,冰龙便化作漫天冰花消失不见,四周的黑暗也逐渐退去,化作了原本星斗大森林的模样。

    唐时月看向身边的流刃若火和冰轮丸,此刻两柄斩魄刀上都出现了一个魂环一般的圆环,但却不是白,黄,紫,黑,红中的任何一种颜色,流刃若火身上套着的是一个如岩浆一般的红黄色魂环,而冰轮丸上则套着一个如深渊寒冰一般的冰蓝色魂环。

    唐时月拿起流刃若火,第一魂环亮起,突然,唐时月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刀鞘中存续,唐时月顺势将刀拔出,同时他也领回了这一如同第一魂技一般技能的名字。

    “抚斩!”

    只见一道带着高温的冲击波向前冲去,一路上的树木皆被焚毁。

    唐时月低头看向流刃若火,作为流刃若火的拥有者,唐时月能感觉到似乎流刃若火身上的魂环跟金线虎没有任何关联,更像是它原本的力量得到了释放。

    唐时月将流刃若火放下,又抽出了了冰轮丸,将冰轮丸横于身前,经过刚才的一幕,唐时月知晓了自己已经有能力解放冰轮丸。

    “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

    随着唐时月的灵力注入冰轮丸内,冰轮丸爆发出大量的寒气,随后冰轮丸刀尾生出了铁链,尾部有着如月牙一般的刀片,如同冰龙的尾巴一般。

    唐时月看向前方已经被流刃若火烧成一片火海的树林,冰轮丸身上的魂环亮起。

    “群鸟冰柱!”

    只见唐时月向前挥出冰轮丸,随即射出数十个如同冰鸟一般的冰柱,冰柱带着极寒冲向了燃烧着的树林,瞬间原本还在熊熊燃烧的树林就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

    唐时月看了一眼手里的冰轮丸,又看了看一旁的流刃若火。

    毫无疑问,现在已经能够始解的冰轮丸明显强于尚且不能始解的流刃若火,流刃若火的抚斩造成的火焰轻易就被冰轮丸的群鸟冰柱给扑灭了。

    唐时月也不能完全肯定自己的流刃若火为什么不能始解,单就目前来看,大概率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不够。

    验证完了自己的实力,唐时月召回了自己的两柄斩魄刀,目光看向了身前的金线虎。

    只见唐时月运转灵力集中于手掌,向上一掀,原本应该有数吨重的被唐时月直接扛在了肩上,虽然扛起来还是有些吃力,但唐时月还是撑住了,一步一步的趁着太阳还没下山,向着星斗镇的方向走去。

    小小的身影扛着巨大的尸体,在夕阳的余晖下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显得十分梦幻。

    唐时月原路返回,还去看了一下刚才抓到的兔子,可惜小兔子没有等他,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唐时月只好接着走回星斗镇,来到星斗镇,唐时月突然发现好多与他一样的人扛着动物尸体走在街上,也许就像孕妇怀孕后才发现身边有这么多孕妇一样,开始从事这种冒险工作后唐时月才发现原来路上有这么多的冒险者。

    唐时月扛着巨大的尸体来到了冒险者工会门口,虽然冒险者工会很大,但扛着这么大的虎尸进去就显得有些脑子不正常了,唐时月只好将尸体放在门口后走了进去。

    唐时月拿着铁牌依旧来到那个窗口前,窗口里依旧是上次的那个小女孩。

    唐时月拿出铁牌递给女孩。

    “我任务完成了。”

    女孩接过铁牌。

    “你居然真的杀了只五线的金线虎?”

    唐时月笑了笑。

    “运气好,刚进森林就捡了一只。”

    女孩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捡了一只?你糊三岁小孩呢?你在哪捡的?明天我也去试试运气,捡只十万年魂兽的尸体我也不用上班了。”

    唐时月神秘一笑。

    “不告诉你。”

    女孩也不理会唐时月,忙着记录他铁牌上的数据,完成后看了唐时月身后一眼。

    “哎?你的金线虎呢?”

    “在外面呢。”

    “在外面?”

    女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唐时月。

    “你只有一个人放外面干嘛,不等着给人偷吗,走走走,快去门口看看。”

    女孩似乎比唐时月还积极,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转身快步跑了出来,拉着唐时月的手就走出了冒险者工会。

    女孩拉着唐时月的手走到门口,眼神明显有些呆滞。

    “这就是你的金线虎?”

    唐时月笑了笑。

    “对啊。”

    女孩吃惊的走上前去,开始在金线虎身上数金线。

    “二十一条?你杀了只二百一十年的魂兽?”

    “哈哈,没有,都说了运气好我在森林里捡的。”

    女孩直接给了他个白眼,就懒得理他了,直接带着他走进了公会里。

    女孩把唐时月晾在窗口前,自己则走到了工会后面,不一会儿她就带着两个身材健硕的大汉向着工会门口走去。

    不一会儿,女孩就走了回来。

    两人来到窗口前,女孩对着本子又是一番记录。

    “对了,你的武魂不是手帕吧。”

    唐时月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女孩,也不做回答。

    “隐藏武魂也没关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别人知道自己的武魂的,我们工会还是比较自由的,这方面管制也很松的,但我还是例行问一下。诺,记录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再完成两个任务你就可以升级成铜牌了,到时候最好还是来我这边完成任务啊,第一是方便,不然的话查你的任务记录就要差半天,第二呢我也多点奖励。”

    唐时月接过铁牌和金魂币奖励。

    “谢了。”

    唐时月刚准备走,身后的女孩又叫住了他。

    “哎,唐时月,我叫魏雪晴,记住了。”

    唐时月没有回头,只是招招手,就向着工会门外走去。

    魏雪晴看着已经走远的唐时月,脸憋的通红。

    “什么吗,人家女孩子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告诉你名字,你这什么反应吗。”

    魏雪晴一个人在窗口前生闷气,唐时月自然是看不到了。

    唐时月径直走回宾馆,走到房间门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但钥匙孔却怎么也插不进去。

    唐时月疑惑地走回吧台前,敲醒了正在睡觉的如同肉山一般的老奶奶。

    “喂,我房间的锁怎么打不开了?”

    老奶奶瞥了唐时月一眼。

    “什么?你有住过我们宾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