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11章 金线虎
    唐时月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矮瘦的小老头站在身旁。

    老头只有唐时月一半高,却留着长长的山羊胡,看上去十分滑稽。

    “小伙子是不是在找地方住啊?”

    “没错。”

    “来来来,我们这住一晚上只要十个铜魂币,童叟无欺。”

    唐时月略作思考,他之前去星罗城也知道宾馆大概的价格,十个铜魂币的确算得上是价格很低了。

    “行吧,那你带路吧。”

    “好嘞,来这边走。”

    两人就这么在这座星斗镇里七拐八绕,绕了半天总算是到了一家宾馆门前,但出乎唐时月意料的是,眼前的宾馆出奇的好,装修的及其华丽,完全不是唐时月想象中十铜魂币应有的破破烂烂的旅馆的样子。

    唐时月有点惊讶的呆在门口,老头反而有些不耐烦了。

    “喂,怎么了小伙子,快进来啊。”

    “哦,哦,哦。”

    唐时月跟着老头来到前台,前台上坐着一个老奶奶,跟老头完全不一样,那老奶奶又胖又高,像一座肉山一样眯着眼睛睡坐在前台。

    老头走到台前跳着敲了敲桌子。

    “喂,老婆子,给这小子开间房。”

    老奶奶从睡梦中惊醒,瞪了老头一眼,转头看向唐时月。

    “住几天?”

    唐时月略作思考。

    “住个三天吧。”

    “三天三十个铜魂币,押金一个金魂币,用银魂币或者其他东西抵押也可以。”

    “一个金魂币?这么多?”

    老奶奶撇了唐时月一眼。

    “那你去别的地方啊,这里的都是这个价,这里每天打打杀杀的,杀人越货的,到时候你仇家找上门,死在我们房间或者把房间打烂了我们怎么办。”

    唐时月听老奶奶这么说也没多想,反正也就一个金魂币而已,毕竟自己完成任务就有五个金魂币的奖励。

    说着就从钱袋里拿了一个金魂币和三十个铜魂币给老奶奶。

    老奶奶点了点钱,随后从抽屉里拿了一把钥匙递给了唐时月。

    “房间在二楼走廊尽头的左边。”

    唐时月拿了钥匙就上了楼。

    走到房间里,依旧和外面的装修一样,很是漂亮,床边的床头柜上摆着现摘的鲜花,墙壁上还挂着一副非常漂亮的山水画,卧室的地板上还铺着动物皮毛制成的地毯,按理来说这样的房间要一个银魂币都不过分,没想到居然只要十个铜魂币。

    唐时月放下背包,拿了衣服去浴室里洗了把澡,洗去了一身的风尘。

    唐时月洗完澡躺在床上,宾馆的床十分舒服,而且很是柔软,一路上舟车劳顿的疲劳瞬间袭来,没过多久唐时月就沉沉地睡去。

    ————

    一只兔子悠闲地在林间漫步着,它踩着青青的绿草,在夕阳的余晖下四处寻找着最爱的萝卜,就在它在林间欢快的玩耍时,一双黑手突然把它抓了起来。

    那双硕大的手在它身上上下其手,兔子闭着眼睛忍受着这番非人的待遇,虽然兔子貌似很难受,但那双手的主人却貌似摸的更起劲了。

    “哎呀,这兔子真可爱,要不带回去养吧,不过也不知道那宾馆给不给养宠物。”

    只见那人看了看太阳的方向。

    “要不今天还是算了吧,估计是找不到五线的金线虎了,还是回去吧。”

    原来那人正是唐时月,他一大早完成签到后就来到了星斗大森林,金线虎虽是星斗大森林里常见的魂兽,唐时月也的确遇到了两条,可惜身上的金线都不够。

    虽然说唐时月的第一目的是通过战斗修炼灵力,但唐时月在没有完全摸清自己到底有多强之前在星斗大森林里大量战斗可不是什么智者之举,要知道这里可是全斗罗大陆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唐时月正准备抱着兔子回去,突然,兔子在唐时月的怀里止不住的颤抖,唐时月也瞬间汗毛竖起,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危险正在接近。

    唐时月跟着第六感回头看去,只见树林的阴影中一对猩红的灯笼在暗处闪烁,不过片刻,灯笼就向着唐时月缓缓移动过来,随着残留的夕阳照在灯笼身上,暗影逐渐退去,灯笼也逐渐显出了身型。

    唐时月看去,居然是一只身高逾两米,身长近十米的金线虎,金线虎身上密密麻麻的布满金色纹路,仔细数去竟然有二十一条,这居然是一只二百一十年的魂兽。

    若是一般的魂士看到这只金线虎早就撒腿就跑了,就是大魂师也不敢怠慢,但唐时月不惧反喜,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对战对象。

    唐时月将兔子放在身后,摸了摸兔子的头。

    “乖,在这等着我。”

    说罢,唐时月转身看向金线虎,金线虎也看向他,一人一兽四目相视,唐时月很是自信从容,反而是金线虎显得很是谨慎,站在离唐时月五丈左右远的距离,不敢上前一步。

    唐时月看着金线虎,微微一笑。

    “流刃若火!冰轮丸!”

    旋即两柄斩魄刀幻化出现在唐时月手中,唐时月双手抓住刀柄,向前一提,将两柄刀拔出,刀鞘应声落地,撞击地面的一瞬间便化作光点消失在空中。

    唐时月快步向着金线虎冲去,金线虎看到唐时月冲来,瞬间凶性大发,一双血红的大眼中的杀意似乎都能溢出来。

    只见金线虎大吼一声,冲着唐时月冲了过去,一虎掌拍向唐时月,但唐时月却只用了一个灵巧的转身,仿佛早就看穿了金线虎的动作一般轻松便躲开了虎掌,完全不似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

    在转身躲开虎掌的同时,唐时月左手反握流刃若火,右手正握冰轮丸借着转身的同时旋刀划在金线虎身上,一刀又一刀划过,流刃若火的极炎与冰轮丸的极寒在金线虎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烧伤与冻伤。

    不过片刻,在唐时月快速的旋刀斩击下,金线虎应声倒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唐时月看着倒地的金线虎,内心欣喜不已,他在得到灵力修炼·战的同时也获得了战斗的技巧,虽然在融合灵力修炼·战时,唐时月就感到自己对这些战斗技巧已经融会贯通了,但终究没有实战过,他也不清楚自己能发挥几分。

    这次的战斗也让唐时月确定了自己已经完全是一个战斗高手了,若是单论战斗技巧,这个大陆上应该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了。

    唐时月杀死金线虎后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去查看金线虎,而是坐下修炼,刚才在战斗中,唐时月感觉到全身的筋脉都被打开了一般,疯狂的吸收着天地中的灵气,而现在他需要炼化这些灵气为己用。

    就在唐时月炼化了约莫一个柱香后,居然就再也无法炼化了,他的灵力就停留在那么多,再也没法吸收了。

    “为什么停滞了?”

    就在唐时月疑惑之时,他看到了一旁金线虎身上升起的魂环。

    “难道?”

    唐时月拿起流刃若火走到金线虎面前,看着金黄色魂环,刚想伸手触及,只见魂环突然消失,原本应该已经死透的金线虎又张开了猩红的双眼,举起虎掌对着唐时月的胸口拍去。

    唐时月虽然有着丰富的战斗技巧,在最快的时间反应过来,但两者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唐时月根本来不及避开要害,直接被金线虎一虎掌打穿了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