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7章 灵力修炼·战
    唐时月按下签到按钮,依旧是三个小方格逐渐变大,最终化作了三个带有书本图案的方格,熟悉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本次签到可从

    一号奖品:灵力修炼·常

    二号奖品:灵力修炼·静

    三号奖品:灵力修炼·战

    中选取一样,随着灵力通过修炼增强,您的斩魄刀可以实现始解乃至卍解,三种修炼法各有不同。

    灵力修炼·常—不需要进行任何操作,随时随地都会自动进行修炼,但同时也是修炼速度最慢的。

    灵力修炼·静—需要进行冥想辅以修炼,不进行冥想依旧会随时随地自动修炼,但修炼速度低于灵力修炼·常。

    灵力修炼·战—需要在战斗中磨练自己的灵力,能够在战斗中突破,在三者中修炼速度最快,但若是不进行战斗,自动修炼的速度亦是三者中最慢的。

    请您仔细斟酌选择。”

    唐时月看着三本修炼功法,总算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看来他还是能够变强的,虽然不如这个系统直接给自己一把能够卍解的斩魄刀来的轻松,但这种靠自己一步一步变强的感觉也不错。

    唐时月接着把心思放到挑选三本功法上。

    若是以前的唐时月来挑选,他肯定会选择常或者静,但现在的唐时月已经不同了,他很需要时间,他想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强的力量,他想去找三皇子要个说法,他不知道常和静的修炼速度究竟如何,但他的敌人实力实在是太强了,那可是星罗帝国的皇室,如果到了他七八十岁的时候他才有实力跟封号斗罗一战,才有能力去星罗皇室讨要说法,那时候怕是三皇子和那红龙公爵之女都可能不在人世了,他没有那个耐心去等了。

    既然心里有了决断,唐时月也不再犹豫,直接点击了格子中的最后一个灵力修炼·战。

    随着唐时月点下,整个空间再次碎裂,又是一个青铜色的盒子落在地上,金光随之涌出,这次与得到斗罗大陆语言精通的感觉并不相同,得到语言精通时,唐时月并没有什么感受,只是突然能听懂也能理解斗罗大陆上的语言和文字了,一切都很自然,但这一次随着金光涌入唐时月的身体,他的脑海中开始涌现出一些奇怪的语言,很是复杂,他也听不真切,伴随而来的还有轻微的头痛。

    但随着最后一丝金光涌入,唐时月的头痛消退,头脑思绪也逐渐清晰,他也逐渐整理好了强塞进他脑袋里的语言,很快他就领悟了了灵力修炼·战。

    得到灵力修炼·战,唐时月就迫不及待的修炼起来,其实三种功法都可以随时随地修炼,只不过侧重点不同而已,常和战也可以冥想,常的冥想效果和不冥想是一样的,而战的冥想效果则很差,只不过略好于什么都不干。

    唐时月按着修炼方法仔细的感受着外界的灵力,并试着将其化为己有,在床上足足坐了半个钟头,唐时月才勉强将一丝灵气融入自己的身体,但就是这一丝小小的灵气,却足以让他兴奋不已。

    唐时月随即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随后召唤出冰轮丸,冰轮丸虽然也自带低温,但不似流刃若火那般恐怖,倒不至于对周围造成什么显而易见的影响。

    随着身体里的灵力流转,唐时月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跟冰轮丸之间的联系增强了,将冰轮丸抽出,似乎冰轮丸的温度也比之前更低了几分。

    唐时月忍不住拿手轻轻的抚摸冰轮丸的刀身,他有自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找到那个耍剑的老头报那一剑之仇。

    “时月月,来吃早饭了。”

    就在唐时月思索之时,房间里传来了鹿鹿的声音。

    唐时月收起冰轮丸,走进屋内。

    唐时月坐下,鹿鹿把菜上齐后就托着腮帮子看着唐时月,唐时月明显在想一些其它的事情,自是没心思吃饭,俩人就这么坐在餐桌前,一动不动,不知道还以为时间静止了。

    终究还是鹿鹿先忍不住了。

    “怎么了,时月月,怎么不吃饭啊?”

    唐时月勉强笑了笑。

    “我不饿,鹿鹿姐,要不你先吃吧。”

    鹿鹿把脸凑近唐时月。

    “有什么事就快说,别磨磨唧唧的,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唐时月无奈的笑了笑。

    “那个,鹿鹿姐,我准备出趟远门,去外面历练历练。”

    “你准备去哪?”

    “星斗大森林。”

    鹿鹿突然严肃的看向唐时月。

    “星斗大森林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

    “那里就是外围都不是普通魂师能乱闯的,内部更是由无数凶险,就是封号斗罗都不敢大意,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我有自信,而且为了解决以前的事情,我必须变强,所以我必须去。”

    鹿鹿看了一眼唐时月,突然笑了笑,走到唐时月身边,拉着他的手。

    “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走我带你去买些衣服,还有干粮,药材,出远门要备的东西可多了。”

    唐时月看着鹿鹿有点惊讶,她没想到鹿鹿居然没有挽留自己就这么同意了。

    鹿鹿看着唐时月的表情,笑着道。

    “怎么了,是不是以为我要和个老妈子一样跟你喋喋不休不休半天,最后才放你走。”

    虽然唐时月没回鹿鹿,但他的表情无疑出卖了他。

    鹿鹿一边说,一边拉起了唐时月。

    “我就是要你留下,你就会留下吗,到时候还不是跟上次一样,留下一封信就走了,与其那样,还不如好好送你走,给你把东西都置办好,你走了我也放心。”

    唐时月一时间对眼前这个女人无比的愧疚,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但他的行为却又一次次的在伤害着她。

    “对不起,鹿鹿姐,对不起。”

    鹿鹿转头笑着看向唐时月。

    “和我说什么对不起,我们是家人啊,永远的家人,你有想做的事,我自然永远是鼓励的,你只要记得,有空的时候多回来看看,伤心难过的时候,回来住一段时间,我会永远这里等着你的,永远。”

    鹿鹿说着说着,唐时月就哭了起来。

    “鹿鹿姐…”

    说着俩人相拥在一起。

    “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弄这么煽情干嘛,走了,给你置办东西去。”

    “嗯。”

    ———

    秋天总是带着别样的伤感,似乎总是在这个季节,人们总是不约而同的要面对分离。

    唐时月站在房门前,门口站着一身素衣的清秀女子,唐时月看着她,似乎想将她的身影深深地刻在脑海中,这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亦是这个世界他们彼此最在乎的人。

    “我走了,鹿鹿姐。”

    “嗯,一路顺风,时月月。”

    唐时月踏着路上干枯的树叶,每一步都发出咔吱咔吱的奇怪声音,就在唐时月要走远时,身后却传来了鹿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