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6章 险死还生
    唐时月听着马车远去的声音,逐渐松了口气,如果对方来查看并且再给他一剑的话,他就真的没救了,不过现在对方既然已经走远倒是不用着急了。

    唐时月有猜到今天估计是一场硬战,所以今天他并没有签到,而是留着这一次的签到机会,因为每一次的签到奖励在得到的同时也会恢复身体,几乎约等于多了一条命。

    虽然鲜血依旧在止不住的流,但唐时月并没有着急签到恢复身体,他继续忍受着剧烈的痛苦,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他太大意了,他对签到系统太过自信了,这个神奇的闻所未闻的东西,在唐时月来到这个世界时就给了他巨大的惊喜,能够瞬间治愈他的身体,凭空变出各种东西,他理所应当的认为斩魄刀是可以解放的,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斩魄刀的设定就是如此,只要知道名字就可以解放,所以他在没有尝试始解的情况下就直接来找人麻烦,这一次他运气好,别人可能因为觉得他死定了,没有管他,那下一次呢?

    约莫半柱香过后,唐时月还是闭上了眼睛打开了签到系统,主要是他的意识已经有点撑不住了,要是再坚持下去他可能会直接昏死过去,到时候可真的是神仙难救了。

    闭上眼睛,依旧是熟悉的界面,唐时月按下签到按钮,又是一个金色的盒子出现在面前,随即无数金光涌出,环绕着唐时月的身体。

    唐时月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唐时月只感觉浑身酥酥麻麻的,很痒却又很舒服,不一会儿唐时月的身体就已经痊愈了。

    随着唐时月身体的恢复,金光也逐渐在唐时月的手上汇聚,最终化作了一柄刀柄呈冰蓝色的太刀。

    唐时月将冰轮丸抽出,虽然已经是秋天,单依旧能看到从刀身上散逸出的清晰可见的寒气。

    唐时月将冰轮丸横在身前。

    “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

    果然,一如既往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就在唐时月疑惑着自己为什么知道自己斩魄刀的本名却没有办法解放时,脑海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本次签到完成,明日签到依旧有三选一好礼相送哦,七日签到更有超级大礼,惊喜连连,不要错过哦。”

    唐时月看着不远处自己鲜血留下的马车印,一拳捶在一旁的树上,可除了震落的树叶和磨破的拳峰,什么都没有发生。

    唐时月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他从没如此,如此的渴望力量。

    ————

    落日的余晖照在星罗城旁名为繁星镇的小镇上,小镇因能看到在城中难得一见的满天繁星而闻名,但随着镇子的出名,商业气息越来越浓重,往日的繁星也逐渐消失不见了。

    鹿鹿走在回家的路上,形单影只还有一些魂不守舍,她很担心唐时月,怕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刚走到家门口的街道,鹿鹿远远的就望见一个人正蹲坐在门口,一身衣服破破烂烂的,正是唐时月。

    鹿鹿见到唐时月,立马快步跑上前去一把抱住唐时月。

    “鹿鹿姐,你抱的太紧了,勒到我了。”

    “哦。”

    鹿鹿松开了唐时月并擦了擦眼角,随后抓着唐时月的手。

    “时月月你这…”

    鹿鹿指了指唐时月身上已经破破烂烂到难以称为衣服的布条。

    唐时月摆了摆手。

    “没什么的,鹿鹿姐,我没事,你看我这不好的很吗。”

    说着唐时月还秀了下肌肉。

    “哈哈。”鹿鹿破涕为笑“知道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走,我们回家。”

    回到家里,唐时月躺在床上,内心的波澜依旧久久不能平息。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斩魄刀没有办法始解,如果斩魄刀没有办法始解的话,那跟两根木棍子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一个温度高一点,一个温度低一点。

    唐时月也没再多想,他就是想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了,至少签到奖励还有四个,他也只是拿到了前三个而已,也许后面的奖励就会有如何解放斩魄刀的办法吧。

    就在唐时月胡思乱想时,房间后传来了鹿鹿的声音。

    “时月月,水热好了,快来洗吧。”

    “来了,鹿鹿姐。”

    唐时月走到房间后的浴室里,木质的浴盆里已经放好了热水,唐时月将已经破烂的衣服脱下,拖到一半,突然发现鹿鹿居然还没走。

    “啊,鹿鹿姐,你怎么还在啊?”

    鹿鹿戏虐的看着唐时月。

    “怎么了,时月月还会害羞了?小时候可都是我带着你洗澡的哦。”

    “那,那也是小时候了啊,哎呀,别说了你快走吧,烦死了。”

    “哈哈哈,好好好,我这就走,诺,你的衣服我给你放这了。”

    鹿鹿将唐时月换洗的衣服放在一旁的桌台上,笑着就离开了。

    唐时月躺在浴桶里,从穿越到现在差点再死一次,也不过短短三天而已,他并不是孤儿,但父母也已经早逝了,他只有一个哥哥,不过从来都只是哥哥帮衬着他,倒也用不到他担心,所以他倒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得很轻松,他对前世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倒不如说相比安稳平常的前世,他更喜欢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唐时月从浴桶里捧了一捧水,拍在了脸上,抬头看着屋顶,一时间不经感慨,若是就这样在这个镇子上和鹿鹿一起,就这么度过剩下的时间,是不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又是一把水拍在脸上,唐时月甩了甩头,好像想甩掉刚才那个软弱的自己一般。

    虽然留在这里安安静静地生活很符合他的性格,但他还有事情必须要做,他必须帮这幅身体上一个主人讨一个公道,无论对方是星罗皇室也好,还是封号斗罗也罢,就算是已经成神的唐三挡在唐时月面前,他也会为那个跟自己同名的男人要一个说法,至少在他死之前他都不会退缩一步。

    唐时月洗好澡,换上衣服回到床上,依旧是难以入眠的一夜,似乎他来这的几个夜晚睡的都不好,要不是几近昏迷,要不是夜宿室外,但唐时月还是压下了心思,等待着明天的到来,也许明天就会有解决斩魄刀问题的办法了,也会决定他在这个世界的归处。

    第二天的太阳在繁星镇照常升起,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入唐时月的房间,他立马就睁开了眼睛,他昨夜睡的很早,起的自然也是很早。

    睁开眼第一件事唐时月就是再次闭上眼睛,不一会儿,躺在床上的唐时月就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