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5章 剑老一剑
    一辆辆的马车顺着官道涌入星罗城,唐时月戴着斗笠坐在城外的一颗巨大的榕树上,巨大的枝叶将他的身形完全隐去,若是不到树下仔细看去,很难发现居然在树中居然藏了个人。

    唐时月直直的盯着不远处的城门,他昨天已经在星罗城里打听了一天了,他打听到三皇子酷爱打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城去星斗大森林外围狩猎,所以自昨天起唐时月就开始待在树上等着。

    唐时月啃着手里的馒头看着远方,他只从鹿鹿那拿了几个铜魂币,根本没钱睡旅馆,昨晚是睡在城里的长板凳上的,这几餐也只吃了几个白馒头,也就是现在唐时月才知道十万金魂币是多大一笔钱。

    忽然一阵风吹来,吹乱了唐时月的秀发,但唐时月却没时间理会,因为城门处有一辆马车驶了出来,马车前拴有两匹雪白的骏马,车身通体雪白,车门处印着象征着白虎皇室的金色花纹。

    唐时月其实也不确定这辆马车是不是三皇子的马车,也可能是别的皇室成员在坐,但无疑这种很适合打猎的天气从皇宫里驶出的马车是三皇子的概率很大,这也是唐时月能想到的接近三皇子唯一的办法了,虽然他对自己的流刃若火很有信心,但要是直闯星罗皇室直面封号斗罗,甚至是超级斗罗,他还是没底气。

    唐时月矫捷的从树上跳下,走到官道上,随即召唤出了流刃若火,流刃若火一出,唐时月身边的温度瞬时上升,若是有人从唐时月身边经过,一定会怀疑现在是不是秋天。

    没过多久,马车就向着唐时月驶来,唐时月也将流刃若火抽了出来,流刃若火出鞘的瞬间,官道两侧的杂草就开始冒烟,没一会儿就燃烧了起来。

    驾驶马车的人见官道上一个拿着剑四周冒火的人站在中间,自然也是不敢拖大,将马车停了下来。

    马车在离唐时月不远处停下,不一会儿就从马车里下来个人,此人须发皆白,一袭黑色布袍,直勾勾的盯着唐时月。

    “你是何人?”

    唐时月不答反问。

    “三皇子可在车内?”

    老头笑了笑。

    “三皇子在不在车里,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知道了。”

    说着老头亮出了武魂,同样也是器武魂,却是一柄剑柄呈灰黑色的长剑,剑身上套着黄,黄,黄,紫,紫,黑,黑,黑八个魂环,无疑眼前的老头居然是一名魂斗罗强者,没想到皇室成员出行打猎居然都有魂斗罗强者随行陪同。

    唐时月也不敢再多怠慢,直接将流刃若火横在身前。

    “森罗万象,皆化灰烬,流刃若火!”

    随着解放语说出,一时间火焰满天,万物尽焚———这种景象并没有发生,流刃若火还是原来的样子,虽然依旧散发着高温,但却没有任何变化,这点高温也许对一个普通人难以忍受,但是魂斗罗强者来说跟常温也没什么区别。

    唐时月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流刃若火,他居然理解错了吗,流刃若火居然没办法解放,他之前一直有些畏惧流刃若火的威力不敢解放,怕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没想到流刃若火居然直接解放不了。

    唐时月在一边惊讶,老头可不理会,等了一会儿见唐时月也没什么动作后,老头终究是不耐烦了。

    “什么玩意,装神弄鬼的。”说着老头身上的第一魂环亮起。

    “剑气斩!”

    随着魂环亮起,老头拿着剑对着唐时月的方向轻轻一挥,只见一道无形的剑气带着刺耳的声音,仿佛在摩擦着空间一般向着唐时月飞去。

    唐时月看不到剑气从何而来,只能根据老头的方向和摩擦产生的声音勉强判断,随即将流刃若火横在胸前。

    不一会儿,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流刃若火上传来,恐怖的巨力直接将唐时月震飞了出去,唐时月的双手也被震的碎裂,从流刃若火两侧散逸出来的剑气更是将唐时月的身体捅的千疮百孔,唐时月被剑气直接击飞到了官道旁的杂草堆里,鲜血一瞬溢满了草丛。

    虽然唐时月的身体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但流刃若火却没有一丝缺口,准确来说也是流刃若火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要不然唐时月很可能在剑气碰触他的一瞬间就已经死了。

    老头看着唐时月飞去的方向。

    “可惜了,武魂还不错,要不是自己作死,老夫倒可以考虑收他做个记名弟子。”

    说着老头就要上马车,车前的马车夫却似乎有些担心。

    “剑老,不用看看那人死了没吗?”

    剑老转头看了那马车夫一眼,瞬间的威压就差点将马车夫吓趴下。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质疑老夫?”

    “是是是,小人不敢。”

    剑老哼了一声,就走上了马车。

    马车里除了剑老,还有一位衣着华丽的贵族公子哥,他一身纯白的袄袍,纯金色的头发,看上去贵气十足。

    “剑老真的没事吗?那人的武魂能接住您的一击不断,若是不死,留下也是个祸患啊。”

    “没必要,我的剑气已经震碎了他的双手,还刺断了他全身大部分筋脉,就算他生命力再顽强,过不了一炷香也得死了,我们还要去星斗大森林为三皇子您猎取魂环,那魂兽的踪迹难寻,这次好不容易得到了消息,没必要在这耽误时间,再说他就算大难不死,他的手这辈子都拿不起刀了,能有什么威胁。”

    “既然剑老您都这么说了,小子自然不多说些什么。”

    剑老微微点了点头,就当是回应三皇子了,随后就闭着眼睛在车上假寐。

    马车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星罗城宽阔的官道上,只留下马车轮踩着唐时月的鲜血远去时留下的车轮印。

    另一边唐时月看着湛蓝的天空,由于流刃若火帮他挡着了大部分的剑气,所以他倒不至于立马死去,但就像剑老说的那样,他这伤势要是放着不管的话过不了一炷香就要死了。

    虽然死神近在咫尺,身体的疼痛也剧烈的让人想要昏厥,但唐时月却异常的冷静,好似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