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4章 泣雪泪寒旧时月
    鹿鹿站起身身子,拿了把椅子坐在了唐时月身边。

    “该从哪说起呢?害,从头说吧,我俩是星罗城里的两个孤儿,我们是从小一起在星罗城的孤儿院里长大,六岁那年,我们两觉醒武魂,你的武魂是手帕,我的武魂是一柄折扇,你先天没有魂力,我虽然有,但也好不到哪去,只有一级,对了时月月,你还记得什么是武魂和魂力吗?”

    “武魂是斗罗大陆上所有人都有的一种东西,在六岁时可以觉醒,分器武魂和兽武魂,是对身体的一种强化,而觉醒时会每个人都有可能同时带有魂力,拥有魂力的人才可以通过冥想修炼,像我这种没有魂力的人是没法修炼的,而修炼之后随着魂力的增长可以不断的变强,但每十级就需要去猎杀魂兽吸收魂兽死时的魂环,否则就没法再精进了,因此每十级分一个等级,分别是魂士,魂师,大魂师,魂宗,魂王,魂帝,魂圣,魂斗罗,封号斗罗。”

    “嗯,没错,虽然我们两武魂觉醒了,但还不如不觉醒,好歹还有个盼头,我虽然有魂力,但实在是不擅长修炼,至今也没到十级,就这样我们饱一餐饿一餐的日子过了几年,直到十四岁那年,星罗城里兰香坊的人看中了我们。”

    鹿鹿看向窗外,叹了一口气。

    “那也是我们噩梦的开始啊。兰香坊,兰香坊,听这名字倒是不错,但能是什么好地方呢,不过是供皇城里的达官贵人享乐的地方罢了,我们两从那年开始就在兰香坊里学各种技巧,琴棋书画,一样做不好,就是一顿毒打,其实日子过的还不如我们流落街头的时候呢。”

    鹿鹿说着说着眼角就已经湿润了。

    “我因为刚出来做的时候,就被一位大人看上了,所以一直当作这模样培养,其实有时候我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了,可就我这样,还算是好的。

    你虽然长得也算清秀,但也只能算个杂役,晚上要接客,早上起来还要打杂,其实就这样,虽然日子苦了点,但也能赚点钱,倒也不至于过不下去,我一直存着钱,想着等我们老了以后楼里不要我们了,我们就找个乡下地方好好过日子,可惜,那个女人出现了,什么都变了。”

    鹿鹿的拳头突然攥紧,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

    “那人是帝国的赤龙公爵的女儿,她来兰香坊的第一天就看上了你,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有人肯青睐自然是一件好事,至少日子会好过很多,也不用打杂了,她是公爵的独女,很是受宠,出手自然阔绰,那段时间我们赚了不少钱,甚至已经够赎身了,也许,也许那时候我们赎身离开就没这么多事了。

    可惜,哪有那么多如果啊,赤龙公爵镇守边疆立下大功,陛下亲自赐婚她与三皇子,按理说她应该就这样不再来兰香坊了,我们和她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有那么容易就好了,就在订婚后没多久,她又把你叫了过去,说要和你私奔,可什么私奔,完全就是耍你的圈套,等你到了约定的地点,三皇子早在那里了,她居然说你是一直跟踪她的变态,这段时间一直在骚扰她,呵,真是个恶毒的女人,不过就是得不到了而已,就非得毁了才开心吗?”

    唐时月眉头微皱。

    “为什么非要三皇子来对我动手,直接杀了我不是更好吗?”

    鹿鹿鄙夷道。

    “我怎么知道,她们贵族的奇异癖好吧,或者是想向三皇子表衷心,反正我只知道你因为这件事被打断了十三根肋骨,在床上躺了足足一年才勉强能下地走路,但兰香坊,准确说整个星罗城我们都呆不下去了,没人愿意冒着得罪三皇子的风险接纳我们。

    我只好带着你来了这个小镇子,开了家小店,虽然被从星罗城里赶了出来,但我们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不是,我们在兰香坊还挣了不少钱,在这的日子倒也不至于过的太差,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和三皇子的事传到了这里来,虽然也不影响我们生活,但你似乎受不了这种天天生活在闲言碎语的生活了,只给我留下了一封书信就走了,这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不过你现在回来就好,你既然失忆了,咱们也没必要在意那么多,他们说就让他们说好了,我们自己过自己的。”

    唐时月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件事可能并没有鹿鹿说的那么简单。

    就在唐时月思考的时候,鹿鹿突然敲了下唐时月的头。

    “别想了时月月,想那些乱七八糟东西干嘛,就在这跟姐姐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唐时月对着鹿鹿笑了笑。

    “知道了,我不会干什么的,我就在这陪着你,我饿了,鹿鹿姐,我们吃早饭去吧。”

    鹿鹿开心的看着唐时月。

    “好,咱们吃早饭去,今天我就不做了,我们下馆子去,走。”

    说着鹿鹿就拉起了唐时月的胳膊,两人携手笑眯眯的走了出去,唐时月看着一旁的鹿鹿,鹿鹿虽然声音听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但却让唐时月无比的安心,因为他能感觉到身旁的这个人是完全的对自己好,没有一丝的私心,她是真正的家人。

    两人互相挽着,若是不知情的路人,还以为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神仙眷侣,但无疑镇上的人都知道他们俩是谁,投来的不是羡慕的眼神,而是鄙夷的目光。

    两人在店里坐下,点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等着上菜的间隙,唐时月有点好奇现在是斗罗大陆什么时间。

    “鹿鹿姐,你知道史莱克学院吗?”

    “当然知道啊,这大陆上还有不知道史莱克学院的吗?那可是大陆第一学院啊,坐落在星罗和天斗中间,地位极为特殊,这些年来门徒无数,他们的院长连两边的皇室都要让着几分,毕竟那可是出过海神唐三这样的人物的地方啊。”

    “海神唐三,你知道海神成神多少年了吗?”

    鹿鹿略作思考。

    “嗯,应该有四千多年了吧,因为我小时候我记得有一天有个很大的庆典,好像就是纪念海神诞辰四千周年的,那天在孤儿院可是吃上肉了呢,所以我还有记忆,不过那时候你就还小了,就一点点大。”说这鹿鹿还比划了一下。“你应该是不记得了。”

    唐三已经成神四千年了,也就是说这是唐三成神后的斗罗世界,而且日月大陆应该还没有撞上斗罗大陆,这几乎是一个完全空白的时间段,唐时月以前对斗罗大陆的了解没有任何用处,他能预知未来,但那也是几千年后的未来了,没有任何帮助。

    “对了,皇室呢?皇室姓什么?”

    “皇室姓戴,祖上是史莱克七怪之一啊,可是跟海神唐三一同升入神界了呢,不过现在的皇室仗着自己是神明后裔,越来越嚣张跋扈了,征收苛税,自己只顾享乐,弄的民不聊生,要不是他们的白虎武魂实在太强大了,而且跟灵猫世代联姻,武魂融合技无人能敌,早就有人想推他们下台了。”

    鹿鹿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收声,完全不顾身旁的人惊恐的眼神,看来因为三皇子的事,她倒是对皇室积怨颇深。

    唐时月只是思索了一番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一会儿,饭菜就上来了,唐时月和鹿鹿你给我夹一点,我给你夹一块,就这么欢声笑语着吃完了这顿晚餐。

    俩人回到住处,鹿鹿走到唐时月的房间,唐时月躺在床上,鹿鹿却站在门口迟迟不肯离去。

    唐时月看着站在门口的鹿鹿。

    “怎么了,鹿鹿姐?”

    鹿鹿盯着唐时月。

    “时月月,我去买菜,你不准走哦!”

    “哈哈哈,我不会走的,你放心吧。”

    鹿鹿这才转身离去,刚没走两步,又回头看向唐时月。

    “真的不准走哦。”

    “知道了,我不走。”

    就这么一步三回头,鹿鹿才离开唐时月的房间。

    看着已经走远了的鹿鹿,唐时月叹了口气。

    “呵,该说女人的第六感都这么厉害吗?”

    中午很快就到了,鹿鹿带着菜篮子哼着歌打开了房门,房间被收拾的十分干净,各个东西都被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鹿鹿手上的菜篮子瞬间掉在了地上,她发疯似的冲进了唐时月的房间,而房间却焕然一新,就像唐时月刚来时一样,床的正中央放着一封书信,鹿鹿拿起书信。

    “鹿鹿姐,我去解决一些事情,不用担心我,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我很强的,过几天我就回来,勿念。”

    鹿鹿看着书信,刚准备揉成团,又没舍得,小心的把信收进信封,轻轻地放进了抽屉里。

    鹿鹿看着窗外的景色,看向星罗城的方向,喃喃道。

    “这次可千万不能再冲动了啊,时月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