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斗罗之动漫签到 > 第2章 首签,流刃若火!
    唐时月被脑海中的声音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可声音结束后却什么都没再发生了,过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搞清的唐时月只得疲惫的闭上眼睛,以期望能恢复一点体力,可刚闭上眼睛,眼前就逐渐浮现出了一个简洁屏幕一般的物体,屏幕中间有七个方正的格子,其中第一个能看出是一把刀的图案,其他六个则都还是问号图案,且最后一个格子明显比其他格子大了一圈,如同误入鸭群的天鹅一般,不停闪烁的金光更是彰显着他的非同凡响。

    唐时月把目光从那几个格子移开,整个屏幕上就只剩下了一个也不停闪烁着金光的签到按钮,似乎不停的诱惑着唐时月去按它。

    唐时月看着屏幕纠结了一会儿,他今天的经历着实有些离奇,被车撞死后穿越?还是斗罗世界?还送了个签到系统?这签到到底能不能按?会不会有什么陷阱或者代价?一切都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唐时月根本来不及消化。

    就在唐时月犹豫之间,屏幕就消失不见了,眼前又变成了一片漆黑。

    唐时月睁开眼睛,眼前一切依旧,再次闭上眼睛,屏幕又浮现了出来,看来是只要一段时间不理会那屏幕就会自己消失。

    唐时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签到,毕竟现在除了签到,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他的身体现在无比虚弱,而且从窗户看外面似乎是森林,就这样下去他能不能活过明天都是个问题。

    唐时月按下了屏幕上的签到按钮,瞬间屏幕碎裂,唐时月也被惊得睁开了双眼,只见小木屋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金色的金属状的盒子,没有任何人动手,盒子就自己打开了,里面的瞬间涌出了大量的金光,金光如同受着什么牵引一般直往唐时月冲去,瞬间就将唐时月所包围。

    包裹在金光之中,唐时月能感到自己身体的疲惫感不过片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随着身体的恢复,包裹在唐时月身边的金光也转而汇聚在唐时月的手上,逐渐汇聚成了一柄太刀的模样,当最后一缕金光涌入,唐时月手上的刀散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光芒并没有持续太久,不过须臾便已消散,而同时唐时月的手上也多了一把红色刀鞘的长刀。

    “斩魄刀-流刃若火已发放,本日签到完成,明日签到依旧有三选一大礼相送,不要错过哦!”

    拿着斩魄刀,唐时月一时还有些懵圈,不久前的他还在现实世界努力工作打拼,而现在一下就穿越到了斗罗世界,还得到了号称最强炎热系的斩魄刀流刃若火,不得不感叹人世的魔幻。

    拿到斩魄刀的过程中好像顺便也恢复了唐时月的体能,他倒是不用担心自己的身体问题了,时间既然没有那么紧迫,唐时月也开始细细的端详起眼前的斩魄刀来。

    流刃若火整个刀鞘都是红色,但却不是血红色,反而是一种类似烧红了的铁一般的红色,让人隔着刀鞘却都能感受到它极高的温度。

    黑色刀柄缠着缎带,倒是跟普通的太刀没什么不同。

    唐时月将流刃若火抽出,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炎热,刀身微弯,刀刃上还有着非常漂亮的花纹。

    唐时月忍不住拿手摸了摸,刀也并不烫,只是带着些许的温热。

    就在唐时月细细端详流刃若火之时,四周却传来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唐时月抬头看去,整间木屋已经化作了一片火海。

    唐时月下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抓着流刃若火就往外跑,跑了大概十来米远,回头看向木屋,整个屋子已经烧毁了,而自己走过的路径上也是留下一条火路,路上的所有植物都在纵情的燃烧着。

    看着自己四周也已经开始冒烟的植物,唐时月大概知道问题是出在流刃若火身上了,自己虽然感觉不到它的高温,但应该是因为自己是它的主人的原因,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流刃若火本身的温度就是极高的。

    唐时月一时有些无语,他刚才还想试着始解看看呢,毕竟他是看过原作漫画的,知道流刃若火的解放语,而且知道斩魄刀的真名,唐时月甚至是直接可以卍解的,不过看着眼前的火海唐时月还是先放下了心里的想法,他现在就想知道怎么把流刃若火收起来。

    就在唐时月的这个想法出现的瞬间,流刃若火就在唐时月手上消失了,但唐时月却没有惊慌,流刃若火虽然消失了,但他似乎能感觉到流刃若火跟自己的联系,顺着这股联系他似乎就能召唤出流刃若火。

    果然,在靠意念和流刃若火联系之后,流刃若火就又出现在了唐时月的手上,为了防止火势再大,唐时月还是把流刃若火收了起来并离开了火海。

    走到森林里的一块石头旁,唐时月停了下来,倒不是为了休息,主要是刚才在和流刃若火联系的时候,唐时月还感受到了另一股联系,不过这一股非常的微弱,跟霸道强势的流刃若火比甚至很容易让人忽略,他得弄清楚那是什么。

    不一会儿唐时月就跟那一股微弱的意识产生了联系,随后唐时月的手上就多了一块手帕,没错,手帕,白色的手帕,唐时月看着手里手帕有些哭笑不得。

    这手帕大概就是这幅身体的原生武魂了,唐时月是想过自己这身体的原生武魂应该不会太强,毕竟一个住在山林里的小破木屋里,估计还是被饿死的人,能有什么好武魂呢,不过他也没想到居然是手帕这种武魂,就是给他个石头武魂也比这手帕好啊,好歹还能磨磨刀不是。

    不过这手帕现在倒还是有点用的,刚好唐时月才从火海里跑出来,身上倒是流了不少汗,拿来擦擦汗倒是正好。

    确定了自己的武魂后,唐时月就把手帕收了起来,他也不再多做停留,他得先走出森林找个镇子或者城市再说,不然他今晚可就得睡在林子里了。

    好在虽然这森林看起来很庞大,但唐时月明显是在外围,没走多久他就走到了一条官道上,顺着康庄的官道走,在日落之前唐时月也总算是找到了个小镇,小镇的门口坐着个老大爷,老大爷看到唐时月只是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假寐。

    唐时月走到老大爷身边。

    “大爷,您知道这里哪里有能借宿的地方吗?”

    老大爷突然睁开眼,一脸疑惑的看着唐时月,看着满脸问号的老大爷,唐时月瞬间有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