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庄园革命 > 480王令军势
    奥拉尔战场。

    从头到脚被盔甲覆盖的剑徒,站在原地,手持十字剑,与前方冥蝗王冠对峙。

    由于并没有脸部五官,因此也不存在任何情绪泄露。

    “……希望那里的主人,马修·俾斯麦先生,身体健康。”王冠的心理战在继续。

    马修简单礼貌性回复:“多谢问候,庄园里一切如常。”

    “倒是阁下派来的访客,遇到了一点小小意外,庄园对此表示遗憾,欢迎王冠先生的使节再次来访。”

    王冠脸色如常:“不愧是马修·俾斯麦。”

    “我很好奇,马修先生和剑徒先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相隔如此之远,居然能够瞬息传递情报。难道说……”

    他盯着剑徒:“剑徒先生与马修先生有着某种血脉连接,所以彼此之间能够互相理解感知。”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么今天剑徒先生你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么马修先生应该会很难过吧。”

    王冠微微扬起长剑:“可惜,你要保护的奥拉尔,已经破了。”

    剑徒也注意到,身后奥拉尔前方的守军依旧在和兵蝗重步兵绞肉战,可白色坚固的城墙已经变得破破烂烂。

    原本那一群分散开来的骑兵,它们一个个扬起手里的骑士枪,朝着奥拉尔城墙上掷去。

    这些长近三尺的长枪枪尖都是精铁打造,如一根根小型弩炮,被兵蝗骑兵以巨力扔出,呼啸着将城墙射出一个个缺口,一时间碎石纷飞,局部墙垣甚至被冲击得垮塌滚落。

    原本整齐的城墙一时间被旗枪射得破破烂烂,守城士兵如蚂蚁一样仓皇躲避,狼狈不堪。

    马修回过头,面朝王冠:“不过阁下的骑兵也所剩不多了。”

    兵蝗骑兵虽然气势雄浑,射枪破城,但它们却已经没有开始的数量,并且还在一个个突兀倒下。

    原本这些骑兵本就是由兵蝗支撑盔甲而成,可骑兵倒下后,里面的兵蝗却没有一只出来,仿佛也伴随着骑兵的聚合体一起阵亡。

    王冠侧脸,看向远方山坡。

    那里的悬崖边支起了一个铁质三脚架,头戴鹿角盔的弓使架着II型鹰铳狙击枪? 从容不破地一个个远程点杀兵蝗骑兵。

    这是马修的回应。

    出手时马修就选定策略。

    冥蝗是这支兵蝗军绝对核心? 也是真正意义上对卡尔马王国具有毁灭能力的灾难,只要能够稳住他? 让他没法抽空对付奥拉尔或者奥拉夫三世? 战略就是成功的。

    只要僵持下去,兵蝗数量会越打越少? 后方育蝗已经被坎比翁佣兵团消灭大半,它们的援军哪怕从都灵出动? 赶赴这里也要很长时间。

    没有动手之前? 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具体实力。

    作为智力型统帅,冥蝗王冠会一定程度地投鼠忌器,不敢贸然动手。但他又不得不做出选择,因为兵蝗数量只会越打越少? 卡尔马的援军说不准下一刻就会抵达。那时候战局将会立即逆转。

    “你是想要锁住我吗?”

    王冠平静地看着剑徒:“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你再看看周围。”

    不用他讲? 马修也注意到了异常。

    原本那些被击倒,被魔裔杀死兵蝗的盔甲,居然再度组合了起来,仿佛有一股来自死灵的力量,将这些盔甲支撑? 里面凝聚出虚幻的灰色血肉之躯,他们得以重新变成战士。

    不止骑兵和步兵? 就连战马盔甲也都自行黏合起来,生长出不存在的躯体? 重新载骑士冲锋陷阵。

    死而复生的重步兵和骑兵,动作居然变得更快更灵活? 爆发力超出生前。

    这群亡者加入? 让战场变得有些一边倒? 魔裔战士们面对这些不死士兵捉襟见肘,不论怎么将它们击倒,它们总能立即站起来,继续前进,战斗。

    气势上,卡尔马人已经没法压制敌人。

    他们能和一切敌人厮杀,但杀不死的敌人,只会让他们血液里燃烧的勇气不断消耗,直到慢慢变成绝望和麻木。

    更让马修吃惊的,是低语者给出的描述。

    *

    死灵骑士(LV25):异常状态的死灵。

    价值:产量8,营养0,饱腹0,精神-6,魔术5。

    增益:亡者。

    源于死地的沉眠者,因其特异性,无法被彻底杀死。

    增益:驰骋。

    骑士所到之处,敌人精神将受到压迫性冲击。

    *

    *

    死灵剑士(LV25):异常状态的死灵。

    价值:产量8,营养0,饱腹0,精神-2,魔术6。

    增益:亡者。

    源于死地的沉眠者,因其特异性,无法被彻底杀死。

    增益:坚壁。

    远超其等阶的防御能力。

    *

    原本兵蝗骑士和重步兵的阵亡,却导致这样的死灵战士进入战场,它们比兵蝗更加难缠,是纯粹的作战军团。

    在王冠不支之前,亡者属性更是让死灵骑士和死灵剑士不存在损耗问题,让卡尔马士兵数量变得毫无意义。

    巫师们也陆陆续续开始施展巫术,四元素的闪光此起彼伏,他们费尽力气将一头头死灵击倒,但很快,死灵战士们又站了起来,继续冷酷地冲阵厮杀。

    “有巫师团曾经与我交过手。”

    王冠脸上既没有得意,还是和最初一样僵硬:“所以你们应该会认为,王令军势只是指挥兵蝗,辐射增强。我放走巫师,你们以为自己掌握了情报。”

    马修稍微冷静了下来。

    这一战没取巧可能,必须硬碰硬。

    “你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么多?”马修既是试探,也是询问。

    “因为。”

    王冠冷冷说:“我很好奇,为什么你明明是万物主宰使徒,却改信了炼狱之王。万物主宰的使徒,到底都哪儿去了。”

    马修心里大惊。

    这王冠到底是什么来头,一眼看穿剑徒身份。

    “说,活。”

    “不说,死。”

    王冠声音低沉。

    马修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某种感情波动。

    好机会!

    日轮千阳,权能一瞬间爆发,马修持剑斩向王冠。

    同一时间,王冠身后浮现出化作火之山羊的喀迈拉,他浑身浴火,将王冠封锁在火海牢笼之中。

    空中,泰森化作的黑猩猩巨拳从天而降,直指王冠头颅。

    王冠面不改色,他甚至没有抬剑,嘴唇翕动:“封王列传。”

    他身后浮现出一座宏伟宫殿的模糊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