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求求你当个妖吧 > 第146章 金蝉子转世飞天渡河【求订阅求月票】
        金蝉子转世这一身行头,让沙尘都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而金蝉子转世又在岸上呢喃自语,似乎为渡过流沙河而苦恼。

    一会儿打坐静心思考对策,一会儿起身做事印证。

    譬如砍树伐木,各种方法都试了。

    但是。

    流沙河连鹅毛都漂不起来,更加别说树木,直接沉下去。

    再加上流沙河现在广阔无边,风一吹,便是狂浪不止,比之大海,更加可怕。

    在流沙河的上空,还有一个雷霆阵眼,乃是雷罚的中心,周围都是乌云密布。

    此处流沙河,给人一种末日的场景。

    金蝉子转世却不害怕,他只是感觉到绝望,但是并不害怕。

    仿佛,他的心,从未如此平静过。

    “哥哥,这个和尚就是金蝉子转世吧?”

    沙尘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正是破关而出的嫦娥。

    她先前闭关,还屏蔽了一切,并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

    沙尘点头,道:“是他。”

    嫦娥点了点头,道:“哥哥打算怎么处理?就这么看着他,让他淹死在流沙河?”

    沙尘道:“他可以死,但是不能死在流沙河,若是他有办法自己渡河,就让他自己去做,若是不行,我再帮他渡河。”

    嫦娥点头,随后才注意到流沙河的情况,有所不同了。

    震撼道:“哥哥,流沙河被改造了么,怎么外面的阵法不见了,反而是,嘶,那是黑水玄武壳?”

    她震惊万分,道:“哥哥? 你从哪里得到的?”

    沙尘道:“就在流沙河底下? 有一个坑洞,我偶然之下挖到的。”

    若是之前他这么说? 嫦娥肯定不信。

    但是经历了沙尘被震天弓认主? 又因为对沙尘倾心的缘故,她是万分信任的。

    沙尘说啥? 她就信啥。

    别说是坑洞里捡的,就算说是茅坑里挖出来的? 她也信。

    嫦娥又道:“哥哥? 流沙河上面怎么多了个雷眼?”

    沙尘把最近的情况说了一遍,让嫦娥愤怒不已。

    “玉帝实在是老糊涂,他竟然听信谗言,对哥哥加重了惩罚? 不行? 我要去找他,为哥哥求情。”

    便是打算离开。

    沙尘却阻止了她,道:“不必了,我觉得,挺好的? 如此一来,天庭暂时不会把太多心思放在我身上。”

    诚然。

    天庭都加了雷罚? 若是还处心积虑想要对付沙尘,那干脆直接大兵压境杀过来好了。

    而且沙尘正在利用雷罚淬炼肉身? 但是这个没有跟嫦娥细说。

    他的目光,依旧是放在金蝉子转世的身上。

    嫦娥也是看过去? 但是看了没有一会儿? 就转身去给沙尘做饭。

    她厨艺很好? 就近拿了一些食材,就做了一些丰盛的大餐。

    招呼沙尘过来吃饭。

    沙尘也不客气,他已经看开了,金蝉子只要别死在流沙河就行。

    其实金蝉子转世只要别被天庭和佛门的人给阴了,不至于死在这里。

    他有注意到,天庭还是派人监视了金蝉子转世,只是躲在雷云之后而已。

    本来他们除了雷部的人需要天打雷劈了,才会出现,否则都没有人愿意来此处。

    毕竟。

    沙尘能够打败闻仲,实力让人畏惧,天庭已经传开他的强大名声了。

    若是哪天沙尘忽然发狂,他们恐怕就要领盒饭。

    为了避免被打杀,他们不是任务时间,基本不会出现。

    至于上峰想要监视沙尘,自然会动用法宝或者神通,远程监控。

    才不会派人来监视,如此的低级。

    正吃饭的时候,嫦娥忽然道:“哥哥,我感觉你似乎对这个取经人有些过分关注。”

    沙尘道:“很正常,他关乎未来的取经走向,佛门和天庭也是想尽办法,让我陪他去西天取经,我自然要关注。”

    嫦娥却道:“那么,哥哥想去么?”

    沙尘道:“不想。”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表明了心思。

    嫦娥点头,沙尘这个回答,在她意料之中。

    但是。

    她又道:“可是,哥哥,你不想的话,应该是很警惕和厌恶,不管是取经人,还是佛门的人。可是,你好像不厌恶这个金蝉子转世呢。”

    沙尘愣了一下,看向嫦娥,有些震惊。

    他没想到,嫦娥竟然蕙质兰心到这种地步,能够看破他的心思。

    沉默了片刻。

    他沉声道:“其实,我跟这个金蝉子转世有些渊源……”

    嫦娥双手托着下巴,清冷的面容看着沙尘的时候,却是柔情似水,一脸期盼。

    等着沙尘给她解释。

    沙尘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和盘托出。

    而是,道:“因为取经人关乎我的人身安全,所以我时刻关注着他的一切,从他出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他了。”

    嫦娥点头,这很正常。

    沙尘又道:“从小关注到大,而他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个人从小跟他一起生活长大,为了能够影响到金蝉子,我暗中指点了那个人一下,算是收了那个人为徒……”

    然后又把寒山和金蝉子转世发生的大小事给说了一遍,上山气和尚,下山屠狗、掏鸟窝、摸鱼、打架……

    大小事,有笑有泪。

    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而嫦娥早已经眼睛红润。

    渐渐地把自己给带入到里面去,这种两小无猜的生活,离她太遥远了。

    但是沙尘讲来,就一幕幕如同看电影一般,十分的催泪。

    嫦娥红着眼,道:“哥哥,想不到你竟然已经把他们当成晚辈,如此照顾体贴,难怪你对金蝉子转世没有怨恨。”

    沙尘道:“他也只是棋子而已,连生死都不能左右。”

    “不过我再如何对他没有怨恨,他也依旧是要被佛门牵着鼻子走的,而他只要被牵着鼻子走,就会跟我发生利益冲突。”

    嫦娥也头疼,如同沙尘这般所说,似乎最好的结果,就是看着金蝉子转世死在路上。

    只要别死在眼前就行。

    下一世再出现,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金蝉子转世在岸上已经待了好几天,但是都没有办法渡河。

    想尽了办法,都没有用。

    他甚至想到了要建造一个投石机,把自己当做石头,投放过去。

    但是。

    流沙河太广阔了,横梗千里,恐怕投不过去。

    嫦娥道:“真是想不明白,他一个和尚,万千宠爱于一身,平日里除了吃斋念佛,也不劳作才对,怎么会如此沧桑了。”

    沙尘默不作声。

    就在这个时候,嫦娥忽然道:“老和尚要过河了,他想干嘛?他想飞过去?他怎么会有如此奇思妙想的?”

    金蝉子转世没有法力,不会修行,自然不会腾云驾雾,根本飞不过去。

    但是。

    他却奇思妙想的在这十几天时间里,给老鹰讲佛,用心灵来跟老鹰交流。

    竟然有两只老鹰被他俘获,然后抓着一张床单,而金蝉子转世则是在床单之中,由两只老鹰拉着飞起来。

    嫦娥都懵了,没想到金蝉子如此奇思妙想。

    一个老和尚,怎么会思维如此活跃?

    沙尘神色复杂起来,道:“他们在小时候,一起体验过骑着飞鸟,从悬崖飞起来的感觉,不过后来都摔下悬崖了。”

    嫦娥愣住了,捂着嘴,眼睛微红。

    她知道,沙尘所说的‘他们’指的是谁了。

    金蝉子转世利用飞鸟,想要飞过流沙河,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空中的神仙都是指指点点,有说有笑,言语之间多是嘲讽。

    “看来老和尚要死在这儿。”

    “那可不,死在流沙河也好,让沙尘沾染了因果,逃不掉。”

    “老鹰驮不过老和尚的,若是驼的过,我们再出手杀了老鹰,让他掉到河里。”

    众仙们都是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继续看热闹。

    沙尘也在看着金蝉子转世,见着他在空中,由老鹰驮着飞过去,都还面不改色,双手合十,似乎在吟唱佛法。

    暗道:“看来还是无法改变他,佛门的烙印太浓了,他骨子里还是佛。”

    他一直用顺风耳去倾听,能够听到金蝉子转世念的是佛门的小乘佛法。

    这些应该都是在寺庙里学的。

    半天过去了。

    老鹰已经没有力气了,再也飞不动了,松开了爪子,跟金蝉子转世从空中跌落下去。

    金蝉子转世叹息一声,道:“连累你们了,真是抱歉,下辈子我为鹰,你们为人,我驮着你们飞行。”

    然后闭上眼等死。

    空中神仙都是哈哈一笑,这半天时间,还没飞过几十里呢,距离河对岸远着呢。

    结果,坠鹰了。

    他们也松了一口气,不用自己动手,最好不过。

    正在流沙河之中的沙尘,皱起眉头,伸出手,要将金蝉子转世给拍到对岸去。

    他可不能让人死在流沙河。

    空中神仙见到一只大手印从河中探出来,要拍向金蝉子转世。

    他们眼珠子一转。

    苟天师暗道:“太师说过沙尘不想取经,此时出手绝对不是为了吃取经人,否则他早就可以出手了。”

    “如此一来,他应该是想要救人,但是又不是抓走的,而是拍的,想来是要直接把取经人拍到对岸,跟他撇清关系。”

    他心如电转,就明白过来。

    便是大喝一声,道:“卷帘大将莫要伤害取经人,我等奉命保护取经人,绝对不允许你胡作非为。”

    “来人,布阵,九天神雷。”

    然后,比平日雷罚强大百倍的天雷,开始凝聚。

    电走雷蛇,龙飞凤舞。

    电闪雷鸣,乌云迷雾。

    云中有神仙,怒目圆睁。

    河中有巨人,光之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