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漫威的虚空引擎 > 第十四章 治疗托尼
    “好了,张承。能详细说说吗?”托尼问道。

    “额,好吧...”张承和托尼说了自己的身世。

    “也就是说你是被其他可以宇宙的人给改造了?”托尼问道。

    “你这么理解也没有问题。”张承无奈道。“不过我更喜欢说成是接受了神的传承”

    “然后他们往你被改造成计算机的大脑里上传了许多科技资料?”

    “也可以说是神力的使用方法!”张承无力的反驳道。

    “真的是,一切神秘的事务被揭开神秘的面纱后,都变得low了起来。就像魔术一样”张承无奈的想到。

    “哇哦,兄弟,我们再开一家公司怎么样?就叫斯塔克&张承公司怎么样?凭借我的天才和你的科技资料,我们一定能创造出一家伟大的公司!”托尼说道。

    “为什么不叫张承&斯塔克公司?”张承反问道。

    “这些不重要,想想我们以后的富兰克林”托尼蛊惑道。

    “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活下去吧”张承打击到。

    “你知道了?也对,现在你对科技也有些了解了。来吧,大白,翻翻你的数据库,帮我把这点小问题解决了”托尼说道。

    “再说一遍,我不是机器人!也不是你的私人健康助理!想治病,可以。拿出点诚意来!”张承恼怒道。

    “好吧,兄弟。我们还分什么彼此我的不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吗”托尼开始耍无赖。

    “这回不是斯塔克叔叔了?哈哈,托尼你也有今天,我真后悔没录下来给佩珀看”张承开始乘胜追击,得意的道。

    “好啦,说说你的条件”托尼无奈。

    “首先公司要叫张托尼公司”

    “好吧,好吧”托尼只能屈服。

    “我会告诉我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吗?哈哈,学英语的托尼,你永远不懂中文的博大精深”张承暗自想到。

    托尼却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奇怪为什么没用两人的姓而是用名字做公司名。(英文名字在前面,张承一直介绍自己叫‘Zhang·Cheng’。托尼以为他姓Cheng)

    张承到不拒绝和托尼一起开公司,毕竟脑子里那么多的科技,自己学完都需要很久。拿出来一些,让托尼学习利用,在研发出一些新产品赚点富兰克林改善一下生活不是很好嘛!

    “第二个条件,把佩珀调过来给我当秘书”

    “你想都别想!!!”托尼大喊。

    “我要打死你个混蛋”托尼说着朝张承冲了上来。

    正在两人滚作一团的时候,佩珀正好走了进来。

    “哦,托尼。他还是个孩子,别这样。你什么时候好这一口了?”佩珀难以置信的说道。

    “嘿,别误会,他说要你给他当秘书,想要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托尼委屈道。

    “哦?是吗?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佩珀说道。

    托尼满脸黑线。

    “好了托尼,别闹了。我们还是早点解决你身体上的问题吧”张承无奈道。

    “身体上的问题?张承你还会治肾虚吗?是华国的中医吗?”佩珀问道。

    “够了,我肾好得很!还记得之前我被绑架那次吗?有几个纪念品我还没拿出来,这次让张承过来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好消息是这对他不是什么难题”托尼对佩珀解释道。

    “什么东西?”佩珀疑惑道“托尼,你究竟瞒着我什么?”

    “一会你就能看到了,张承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托尼问道。

    “随时都可以,我用微虫洞搬运技术把你身体中的弹片取出来就好了,不过在取的时候你应该会有一些痛感。毕竟弹片离你血管神经什么的都太近了。”张承说道。

    “好吧,那我们去地下室,我觉得我应该躺在床上,起码尊重一下手术”托尼说着带他们走入了地下室。

    “好了,来吧!我准备好了!”托尼躺在床上说道。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张承?”佩珀不放心的问道。

    “完全不会,不开刀,不吃药。只需要一分钟,托尼肚子里的小可爱就可以出来了,只有轻微疼痛”张承说道。

    “不能做无痛的吗?”佩珀说。

    “这都什么和什么,又不是人流还无痛”托尼躺在床上满脸无奈的想到,他感觉被冒犯了。

    “好了佩珀,没事。我相信他,来吧张承!”托尼怕他们两个又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赶紧让张承开始。

    “启动暗眼,扫描物质”

    [发现目标物体,解算中...解算完成]

    [打开微虫洞,任务完成]

    托尼身旁的托盘里传来几声,染血的弹片已经掉落在托盘里。

    “好了托尼,感觉一下怎么样”张承说道。

    “贾维斯,报告我的情况”托尼呼叫贾维斯。

    “先生,您患有焦虑症,重度钯中毒,失眠,肾虚..”

    “好了贾维斯,你知道我问的什么!”托尼赶紧打断道。

    “一切正常,体内没有检测到金属块”贾维斯说道。

    “托尼,我想你应该解释一下!”佩珀刚才听到贾维斯的报告,敏锐的察觉除了不对。

    “没事了,波茨。之前一直用这玩意当电磁铁防止弹片进入心脏”托尼敲了敲胸前的反应堆说道。

    “因为反应堆是用金属钯作为反应原料的,不可避免的会流入到我身体里。现在好了,张承把我的弹片取出来了。以后这玩意不会按在我的身体里了,没有事了。喝几天那该死的叶绿素汁液就好了”托尼解释到。

    “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告诉我,托尼!弹片!中毒!你还有什么瞒着我。我是不是要等到你死了那天才能从法医的口中知道你全部的秘密!”佩珀喊道。

    “这全都是小事,这不是全都解决了吗!我就知道张承可以的,你看,一分钟所有问题都解决了!”托尼对佩珀说道。

    “小事,小事你为什么会患上焦虑症?这半年你天天窝在实验室里,不眠不休。我以为你要和张承学了呢。如果不是张承能解决你是不是等到死都不告诉我!”佩珀大喊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也能躺枪?”张承想到。

    “听我说,佩珀,我们为什么不谈一些开心的事呢?我们...”

    “够了!托尼,我想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佩珀打断托尼的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想你应该追上去给她一个吻”张承建议到。

    “小伙子,大人的事你别管,你先去找个女朋友再和我谈女人,小处男!”托尼说道。

    “Md,就不该管你!”张承愤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