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漫威的虚空引擎 > 第十一章 大战铁霸王(二)
    还没等托尼得意多久,贾维斯就提示到。

    “能量不足2%”

    随着提示声,马克三号也开始掉落。

    “启用紧急电源”

    马克三号开始了省电的降落方式,也就是掉一会,在开启推进器减速,然后关掉推进器接着掉......

    终于托尼安全落地。

    “波次!”托尼和佩珀开始通话。

    “托尼!天啊,你没事吧”佩珀焦急的询问。

    “马上要没电了,等我脱下战衣,我马上过去!”

    可是,托尼刚脱下右手的战衣,身后就传来铁霸王落地的声音。

    “那招不错!”

    铁霸王一拳打向托尼头顶,托尼马上关闭面罩弯腰躲避。

    躲开这一拳,起身抬起右臂就要发射掌心炮。可是等了半天没动静,仔细一看右手上已经没有钢铁战衣了。

    铁霸王趁机一拳将托尼打飞出去,托尼起身跳起,借助推进器一拳打在铁霸王头上。可惜仅仅是打的铁霸王一转头,完全没造成实质性伤害。

    铁霸王趁着托尼在空中无处借力,一把将托尼搂在怀里,来了一个强人锁男。

    “武器状态?”托尼问道。

    “能量枪失效,导弹失效!”

    “诱饵弹”

    完全丧失了进攻能力的托尼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凭借导弹的冲击力从铁霸王的强人锁男中冲了出来,并且借着诱饵弹的烟雾藏了起来。

    “你很狡猾,托尼”

    失去马克三号视野的奥巴代亚·斯坦开始了心理攻势。

    托尼却趁机呼叫了支援。

    “波茨!”

    “托尼!”佩珀听到托尼的呼叫立马回应道。

    “这样下去不行,张承在吗?问问他有什么办法没有。不行的话,我就只能把反应堆炸了!”托尼说道。

    “张承,你就是张承把。帮帮托尼,他快不行了!”

    佩珀听到托尼的话,立马向旁边的张承求救道。

    “好的,我马上解决”

    说着张承开启微虫洞来到了铁霸王身前。

    张承不是不想帮助托尼,只是这件事目前看来只是托尼的家务事。在没有托尼的请求下,或者说奥巴代亚·斯坦没有做出危害托尼性命的前提下,张承实在没有立场出手。

    因为不管怎么说,奥巴代亚·斯坦都在托尼父亲死后照顾的托尼这么长时间。在托尼的心目中,奥巴代亚·斯坦一直是教父的地位。

    张承身为一个朋友,不能说你朋友的爸爸和你朋友起了争执,打了你朋友一巴掌你就去把他爸爸打死吧!哪怕他爸爸做了错事,但是也轮不到你来管教啊!

    再说开始的时候托尼怀疑奥巴代亚·斯坦的时候都没对他做什么防备,可想而知那个时候托尼根本没想杀了奥巴代亚·斯坦。直到后来奥巴代亚·斯坦对托尼出手了,置托尼于死地的时候,托尼的心才凉了。

    张承穿越前就对一些小说很是不理解,你直接冲出来把奥巴代亚·斯坦打死,托尼还高高兴兴的感谢你......实在无话可说。

    就算自己的亲人再该死,也轮不到一个无关的人来审判他吧,就算是有资格审判的法官都遭到不少犯罪分子家属的怨恨,更何况你一个没资格审判的人!所以,张承也没有伤害奥巴代亚·斯坦的想法。

    [正在解算.....]

    [解算成功!]

    张承直接开启了微虫洞,将奥巴代亚·斯坦从铁霸王里传送到了托尼面前。

    托尼的亲人,还是交给托尼自己决定吧,身为朋友,只能做这么多了!

    托尼打开面罩看着摔倒在面前的奥巴代亚·斯坦,心理也很是复杂。毕竟是自己的教父,毫无反抗能力的在你面前,又有那个人能真的狠下心来下杀手呢。

    “托尼,我错了!托尼。原谅我这一回!我一会就召开董事会,通过关闭武器生产线的提案,托尼,放过我”

    奥巴代亚·斯坦边说边爬到托尼身边,托尼看着苦苦哀求的教父,自己还是下不了手。

    “一会交给政府的人吧”托尼想到。

    就在这时,奥巴代亚·斯坦却突然暴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枪抬手对着托尼的头开了一枪。

    还好张承一直关注着这里,在奥巴代亚·斯坦起身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在托尼的身前开启了微虫洞。

    情急之下托尼也抬起左手,对着奥巴代亚·斯坦就是一炮,将仅剩的能量打了出去。

    奥巴代亚·斯坦的子弹穿过微虫洞不知射向了何方,但托尼的掌心炮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奥巴代亚·斯坦的身上,胸口立马破了一个大洞,鲜血止不住的流淌出来。

    在托尼复杂的眼神中,奥巴代亚·斯坦的身体缓缓倒下。

    “好了,,托尼,一切都过去了”张承走过来拍了拍托尼的肩膀说道。

    “我可不需要一个男人的安慰!”虽然托尼心理有些感动,但是嘴上却一点不让。

    “托尼!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佩珀这时也跑了上来,先是抱住托尼。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查看起托尼的全身。

    “好了,波茨。我没事,我们先走吧,接下来会有人处理的”

    说完,就在佩珀的搀扶下两人离开了。

    “我真是多余安慰你!”

    看着两人缠缠绵绵完全无视了张承的样子,张承黑着脸想到。

    张承也没多留,直接开启微虫洞回家。

    到家后看着已经凉了的披萨,摸摸自己已经咕咕叫的肚子,诅咒道“我就应该烧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然后那起凉掉的披萨狠狠地咬了一口,也不知道是把披萨当做了谁。

    “诶嘛,真香~~~~~~”

    ......

    与此同时,刚和佩珀回到家的托尼。

    “啊(ˉ▽ ̄~)切~~,,,谁大半夜的骂我?”托尼诧异的说道。

    “可能是你刚运动完开车回来吹感冒了,我就说不让你开窗户!”佩珀的声音传来。

    “嘿,我们可是刚刚死里逃生,能不能说点别的?”托尼委屈道。

    “说点什么,说手要给你准备个什么样的美女庆祝一下?”佩珀说道。

    “好吧好吧,今天很累了,我们赶紧洗个澡休息吧!”

    “你去你房间洗!我去我房间洗!”佩珀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间,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