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巅峰 > 第1744章 山间木屋
    周六上午,白钰和蓝依驱车前往芦沟村与荆家寨之间的绿河谷。

    绿河从数千米高的山顶奔流而下,冲积而成宽约数百亩的山谷,形成大小形状各异的七八十个湖泊,湖水清澈呈淡绿色故称绿河谷,环境幽静景色怡人。

    早在十年前商林就想开发旅游,在省市帮助下耗资亿元拓宽了进山通道,分别修了左右两个半幅环谷观光山道,后来被有关部门叫停,理由是旅游会给绿河谷造成严重污染,进而渗透到地下水源,对国家生态保护区产生间接影响。

    等于上亿资金扔到水里,连水泡都没看到。商林县领导捏着鼻子不敢吭声,随即封闭进谷通道取消旅游开发计划。

    之后绿河谷便成为苠原乡秘而不宣的旅游胜地,县城有听说的周末偶尔开车过来游玩,优点和缺点都一样,即无人工雕凿痕迹尚处于原始地质地貌状态。

    将车停在山谷外,白钰和蓝依手拉手漫步其间。

    谷内无路,踏山石而寻幽径。抬头看天,瓦蓝瓦蓝的天空映衬着雪白多姿的云朵,远处绵延起伏的山峰重峦叠嶂,错落有致;山间山泉白练般迂回蜿蜒潺潺而流。

    脚下苍翠茂盛的野草肆意蔓延,勃勃生机中透着绿的静意;山谷里时时回荡清脆悦耳的鸟鸣声,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幽香,顿觉得豁然开朗。

    蓝依流连于乱石缝隙间,一丛丛颜色各异的野花悄然绽放于瘠土垄畔,清纯而未一丝染尘,质朴而显柔美之姿。花枝招摇飘逸,花朵黄红互浸,在山风和阳光里恣意舒展。

    “好美的地方,早就该来的。”蓝依难得没戴墨镜和口罩,娇美俏丽的脸庞洋溢着甜蜜的笑容。

    白钰道:“必须有我陪着才有意思。”

    “那可未必。”

    白钰顺手采了朵花插到她柔顺的长发里,她歪着头正想问漂不漂亮,不料他顺势轻啄了下她的额头。

    她惊叫一声“抓流氓呀”,格格笑着跑开。

    再往山谷深处,满山晃动着高挑大叶草穗与大树相互比肩着高低;山林贯穿山脉无边无际且疏密有致,树干宛如扭动着纤细腰肢的舞女婀娜多姿。

    阳光透过绿叶扶疏的树冠透射到地上,浓淡相宜地洒满一地;草丛在疏密树荫的庇护下依然葱绿茂密,混搭着林间深褐松软的泥土散发出舒适自然的芬芳。

    站在高处,蓝依手搭凉棚隐约看到对面山腰间有个女孩挥舞鞭子放羊,鲜红的腰带与洁白羊群浑然成趣。

    白钰说芦沟村的家放羊的男娃才**岁,不识数,可他放的两百多只羊从没丢过,平时瞄一眼便知道几只落到后面了,并能描述出是哪只什么模样的羊。白钰说自己一直很纳闷男娃如何做到,根本没法用科学来解释。

    我喜欢听山野精怪的故事,有吗?蓝依笑着问。

    很多,就担心你听了害怕一头钻进我怀里。白钰笑道。

    蓝依洁白的牙齿咬着粉色的嘴唇,说你可以试试呀。

    白钰说那得晚上才行,白天还是讲点有趣的,上次听保护区警务室的赵天戈聊过一件据说是山里真实发生的事……

    有个**岁女孩喜欢上了同村的放牛郎,但两家都是贫困户都不想这样穷下去,竭力反对,后来放牛郎被打发到外地打工去了。

    放牛郎走了三四个月后,一天夜里女孩父母听到女儿房间里有人说话,以为来了小偷,或女儿跟哪个男人**,便持着锄头镰刀一个堵门,一个堵窗户。然后偷听了好久,只有女孩一个人的声音,忽儿吃吃笑,忽儿喃喃说话,而屋里明明没人,听得她父母毛骨悚然!

    “她大概太思念放牛郎,精神失常吧?”蓝依猜测道。

    “起初她父母亲也这么想,不过……”

    不过后来怪事越来越多,后几夜女孩愈发欢腾,说着说着竟脱得精光,喘息声呻吟声不绝于耳,她父母不禁羞愧万分。

    但白天女孩坚决不承认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也否认与放牛郎还有联系。她父母也悄悄问过对方父母,得知放牛郎远在三百多公里外的工地,为了赶工程进度春节都不打算回来。

    她母亲干脆每晚陪着一起睡,夜里女孩还是时不时发出销魂蚀骨的声音。之后更诡异的是,两个月女孩的肚子大了起来,她怀孕了!

    “啊!”蓝依的小嘴张成可爱的O型。

    “她父母慌了神千方百计想把孩子打掉,女孩却小心呵护着,都不肯父母亲靠近,双方僵持了七八月个孩子早产了……”

    本来她父亲以及全村人都想从孩子长相预测谁是父亲,不料男婴长得跟女孩一模一样,各方面也都正常,唯独有个动作让人毛骨悚然——

    女孩经常抱着男婴对着镜子说话,从旁边看镜里只有她母子俩,男婴却仿佛看到最亲近的人似的,冲着镜子咿呀个不停,还伸出双臂要抱……

    “村里老人家说,刚出世的孩子能看到鬼……”白钰解释说。

    “别说了,我害怕!”

    蓝依跺着脚说,真的一头钻进他怀里。白钰趁机搂着她,从额头吻起,慢慢向下滑,移到鼻尖时她用力挣脱出去,撅着嘴说:

    “你呀,比鬼还可怕!”

    说说笑笑,来到绿河谷最深处山崖时已近正午,白钰从背包里取出干粮、矿泉水随便吃了些东西继续前行。

    穿过低矮的小树林,前面山坡绿草如茵象厚厚的地毯,尽头赫然有幢小木屋!

    “咦?”

    两人都很奇怪。蓝依觉得是专门给猎户、药农歇脚用的,白钰猜可能以前施工队的临时住处。

    走到小木屋前防野兽的木栅栏前,一个白发白须却精神矍铄的长者从里面迎出来,四目交集之下白钰感觉在哪儿见过,就是想不起来。

    长者却一语道破:“你俩孩子不是上次在状元楼吃饭的吗?”

    “噢噢,”白钰恍然,“您当时坐在车里……还不知道老人家贵姓呢。”

    “我跟晓松沾点亲,姑且姓黄吧……来,请进——”

    蓝依嘀咕道:“什么叫姑且姓黄?”

    黄大爷笑笑也不解释,拉开栅栏门,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刚煮好一壶普洱茶,坐在屋前边品茶边欣赏风景,不亦乐乎。”

    蓝依好奇地问:“黄大爷,您孤零零住这儿干嘛?生活不方便,万一碰到偷猎者,还有凶猛野兽之类很危险的。”

    “平时有人在这儿照料,这会儿出山采购生活物资去了,”黄大爷轻轻捶膝盖说,“**病风湿性关节炎,寻遍名医都没办法,偶然得到个偏方特意跑来碰碰运气……”

    说话间围在木屋前石桌边坐下,白钰从烫壶开始,置茶、温杯、高冲、低泡、分茶、敬茶等一整套沏茶程序做得娴熟而自如。

    黄大爷看在眼中,目光闪动,道:

    “小哥长得很象我的一位朋友,好些年没联系了,不知我猜得对不对。”

    白钰是最怕被人认出来的,以他的经验有百弊而无一利,当下反问道:“您在哪个地方工作过?”

    黄大爷似乎也不愿意暴露身份,挥挥手道:“胡乱猜的,中国之大哪有那么巧的事儿。苠原不比京都,在这边当乡长不容易吧?有没有调回去的想法?”

    蓝依听得不乐意,说:“不调查没有发言权,您可不能倚老卖老乱说话!”

    “噢,你调查过你具体说说。”

    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就这个优势,黄大爷被呛了也不生气,笑眯眯道。

    蓝依不顾白钰阻止,叽哩呱啦把他在荆家寨巧妙化解村民围攻村委会、经济工作会议硬怼简功、统筹调度扶贫支农资金等说了一遍。

    愈听愈惊讶,黄大爷深深瞅了瞅白钰,再将目光转到苍茫辽阔的天际间,象是陷入回忆之中,良久问道:

    “很熟悉的风格……小哥是随母姓吧?”

    “是吗?”蓝依娇笑道,“我也跟妈妈姓的。”

    白钰没承认也没否认,答非所问道:“您在绿河谷好几天了,觉得怎样?能小范围开发度假村,或乡间别墅么?”

    “你拿不到环保手续。”

    “以村民自建的名义然后转租呢?”白钰道,“山谷里原来有土著居民的,为配合开发搬迁出去了。既然现在不搞旅游了,他们应该回迁啊,对不对?”

    黄大爷指指他,道:“别搞瞒天过海、偷梁换柱的把戏,你是出于公心,想把苠原当地经济拉上去;万一你走了,其他领导用来私建别墅,用来大兴土木进行规模商业开发呢?你岂不成了始作佣者!”

    白钰老老实实点头,道:“就怕您说的这个,所以我再三惦量默默打消了念头。”

    “人最难得的是否定自己,”黄大爷喝了盅茶道,“特别是你这样的下基层锻炼的年轻干部,如果急功好利,满脑子想着出政绩、提高GDP,很容易给当地留下不可恢复的创伤。人高升了,管它背后滔天巨浪,那是不行的。”

    “您提醒得对。”

    白钰恭恭敬敬道,愈发觉得黄大爷应该是官场退下来的老干部,而且级别不低,当然也达不到副省以上——享受的保安级别等等不一样,属于看透世事通达睿智的类型。

    两人聊得投机,茶喝了再加加了再泡,蓝依却不乐意了,悄悄拿脚尖碰白钰。黄大爷看出来了,笑哈哈说两道茶也差不多了,别耽误你们年轻人游山玩水,以后有空常来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