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129:鸡排大叔
    “老板?”,李江河略一迟疑,就把目光锁定在三菱车主身上。

    三菱车主循声望去,跟服务员阿姨点了点头。

    “各位顾客,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的鸡排已经做不了了”,围裙壮汉从地上捡起自己扔出来的不锈钢勺,遗憾地说道:“勺子脏了。”

    其实洗洗之后,倒也能继续用,炸鸡的油温那么高,病菌基本也就被消灭干净了。

    但是勺子掉在地上又继续用,围裙壮汉心里知道顾客即便不说,肯定也是不舒服的。

    所以顾客们客气几句,围裙壮汉就把没做的钱都给退了。

    “大叔身手这么好,原来当过兵?”,一个男顾客临走前好奇地问了一句。

    “对,不过早就转业了”,围裙壮汉笑了笑。

    “怪不得”,男顾客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可以想象,街边炸鸡排的老板竟是退伍兵王,一击制敌之类的故事,将出现在酒桌上,作为一个助兴小故事。

    “那大叔,你是不是那种卧底,就是假装自己在炸鸡排,其实在观察某个黑恶势力?”,一个小姑娘好奇地问道,又急忙捂住嘴巴:“不好意思,这种事是不是不能说。”

    “小姑娘,你想的也太多了”,围裙壮汉强忍住没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待自己说的顾客,解释道:“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就是正常退伍转业。”

    “不过,大叔,你这个鸡排真的好吃”,李江河庆幸自己点的早,已经拿到了鸡排才发生之前飞车贼的事。

    “就指着这门手艺赚钱呢,能不好吃嘛”,围裙壮汉挺自豪的,他今天经历了抓飞车贼的事,也有点谈性,便随口解释道:“这是我们村里一个人教的,我们村里好多出来卖炸鸡排的,口碑都很好。”

    这种整村干一个营生的也是有例子的。

    可能最著名的就是鲁地的煎饼村,还不止一个,全村都出来摊煎饼,赚的不少,出现过“山东煎饼村900多人卖煎饼,盖起成排别墅”这种新闻。

    种地赚钱太难了,虽说这种摊煎饼,炸鸡排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但是比起农忙时的农活,还是轻松多了,尤其是挣得多啊,跟早餐店一个道理:

    累,但是能赚钱。

    “诶,大叔,我记得军人转业不是有转业费嘛,应该够你开个小店吧?”,李江河的爷爷毕竟是退伍老兵,他对这些事还是有些了解的。

    “转业费国家当然给足了,当时还给我安排了个厂子里的工作,然后吧,我有个弟弟,亲弟弟,要结婚,对象是赣省的,彩礼高,我转业费就借给弟弟结婚了”,围裙壮汉一边收拾小摊,一边说道:“再说,厂子里太闷了,而且赚的也不多,村子里一些人靠着炸鸡排赚了钱,我就寻思也出来干这个,我其实还蛮喜欢做这个的,后来赚了些钱,给家里盖了新楼。”

    “孩子眼看着也快要结婚了,钱还是留给他买房子吧,我骑个车卖鸡排也挺自在,真困在个小店里,还蛮难受”,大叔骑上三轮车准备收摊走人了,“明天你们还来的话,给打八折,再见了。”

    “再见”,李江河和三菱车主一起回了一句。

    炸鸡排的三轮车骑远了,李江河和三菱车主对视一眼。

    三菱车主白白净净的,看着挺斯文,个子不高,戴着个黑框眼镜。

    “小兄弟也是产业园的人?”,三菱车主看李江河似乎也不准备走,就出声问道。

    “不是不是,我是应大的学生,来做社会调研的”,李江河“腼腆”一笑,“学校实践作业,我在园区呆了快一天了。”

    “哦哦哦,应大的学生,实践出真知,咱们国家的大学就该走出象牙塔的老式思维了”,三菱车主不疑有他,笑道:“怎么样?有什么调研心得吗?”

    “走马观花,心得肯定谈不上”,李江河陪着三菱车主往门口走去,边走边说:“只是园区的生意未免有些太惨淡了,文化方面的需求不应该这么低吧?

    三菱车主的那辆车还停在大门中间呢。

    三菱车主熟练地倒车入库,而后才下来解释道:“需求肯定是有的,只不过盗版太多了,与其说是需求,不如说是便宜的需求,而我们一方面不愿意做盗版,另一方面要是在政府的示范性园区里还搞盗版,那就留不下来了。”

    我国的盗版问题真是一个大问题,但也要辩证地看,就跟印度药一样,不是专利费那么贵的话,印度盗版药业也不会连国家都默许了。

    发达的福利国家靠着技术专业剥削发展中国家,才能养得起高福利的社会政策,完事之后还制定各种标准卡我们的低价产品。

    比如打火机还要求你专门设计一个儿童防护的功能,这不是扯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