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113:领先爽文创作二十年!
    当李江河忙完这几天纳新的时候,都快要累散架了,大太阳底下来来回回,还要应付宛如好奇宝宝一样的新生提问。

    身心俱疲。

    可惜这时候还没有微信记录步数,要不然他肯定突破四万步了。

    这时候还有不知品种的花朵在开放着,李江河坐在马路沿,等着阮湘。

    李江河无聊地盯着脚边一朵黄色的小花,旁边还有穿着军训服的新生路过。

    他好像一下子想不起来自己军训怎么过的了,就记着当时忙着办勤工俭学,还有晚上跟着舍友瞎溜达,结果宿舍关门,他们在外边好说歹说才让宿管阿姨把他们放进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学长好”,之前的大背头这时候穿着军训服路过,特意停下来问了个好。

    中二古惑仔少年胡亮,属于“学痞”,学习很好,但老师们更愿意把他归类到那些校园混混的行列里。

    伤天害理的事没干过,但要说什么逃课,打架,帮人作弊,那确实样样精通。

    李江河疑惑地看了一眼眼前的人。

    脱了那一身乌鸦哥的装扮,胡亮的脸型本来就属于刚毅的类型,穿上军训服以后,李江河坐在马路边用仰视的角度看,一下子还没认出来。

    “呃,大哥好”,胡亮又鞠脸个躬。

    他以为李江河是对他的称呼不满意。

    李江河嘴角抽搐了一下,这称呼一出,他就想起来是谁了。

    “咳咳”,李江河站起来了,“真不是大哥,你就叫学长就行。”

    “我懂我懂”,胡亮脑补李江河这叫大隐隐于学校。

    什么十几岁就成为知名社团的双花红棍,如今退隐考入知名大学之类的龙王赘婿剧情在他脑子里翻腾。

    只能说他在脑洞上,领先了爽文创作二十年。

    某种意义上,胡亮也算是文艺青年的一个奇葩变种。

    硬是从书生意气拐到哥们意气上了。

    李江河满脸黑线,你懂个啥啊。

    “算了”,李江河不想纠结这个事了,等这个学弟上段时间大学就知道这里没什么港片里的社团了。

    “江河”,阮湘在那边穿着白色连衣裙,向这边小跑。

    风,吹起她飘扬的裙角。

    胡亮眼睛直了一下,但旋即意识到,大哥的女人自己怎么能有别的想法?

    他又给李江河的“江湖”故事增加了爱情的因素。

    肃然起敬!

    “对了,学弟你叫什么?”,李江河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学弟的名字。

    “胡亮,胡说的胡,诸葛亮的亮”,胡亮赶紧向阮湘也问了个好,“大嫂好!”

    阮湘看看胡亮,又把目光转向李江河,询问的意味很浓。

    “胡亮学弟,你先走吧,别耽误了事”,李江河赶紧拍了下胡亮,让他先走。

    “这是谁呀”,阮湘觉得有点好玩。

    “一个学弟,文学院的”,李江河把迎新的事讲了讲。

    “哈哈哈”,阮湘捂着嘴笑个不停,“肯定是你长的太凶,让人误会啦。”

    李江河郁闷地看着笑的合不拢嘴的阮湘。

    樱唇饱满。

    “妈的”,李江河突然把嘴凑了上去,撮了一口。

    柔软弹性。

    一触即分,纯情小男生李江河哪里会伸舌头呢。

    “讨厌,人这么多呢”,阮湘这下不好意思笑了,拉着李江河往前走,“都是学弟学妹。”

    “没事,他们又不知道咱们是谁”,李江河和阮湘向着校园代理展销站走去。

    展销站在新生开学的时候很热闹,有些东西适合卖给刚开学手里有不少余钱的新生。

    像什么被褥,床上桌子,山寨mp3,展销站卖的东西很杂。

    除了学校的牌匾,市教育局也挂了个试点的牌子,还有当时陶树波来采访时拍的照片也贴在那里。

    很有些起色了。

    “哎,东西挪一挪”,李江河拍拍卖被褥的学生,“同学,你不能堆在门口啊,这没法走了?”

    “?”,卖被褥的学生转过身发现是李江河,这下点点头:“不好意思,李哥,我这就挪一挪。”

    这时候姚子岳也在展销站。

    他就背了个包来报道,当然一堆东西要买。

    姚子岳这时候站在不远处,看着李江河指挥一些把东西放的哪里都是的代理好好收拾一下。

    若有所思。

    李江河没注意到姚子岳,他拉着阮湘坐在自己卖西装的摊位,看着忙碌的代理和新生。

    “去年就是再过几天,咱们就在团委办助学手续的时候见了第一面”,阮湘靠在李江河身上,有些怀念。

    “嘿,那时候我还想你是哪个学院的,这么漂亮”,李江河伸手揽着阮湘的腰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