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108:告一段落
    那边陶树波准备报道的时候侧重一下自己的小师弟,结个善缘,都是同门,相对而言自然亲近。

    不过第三空间这个概念的更早兴起,也算是蝴蝶效应的产物了。

    而李江河对此一无所知,他现在告别阮湘,回到自己爷爷家看报表。

    看完报表,还要写论文,现在他的论文只差最后一点了,总之很忙碌。

    他这一学期的成长,比上一辈子一年,甚或是十年的成长都要大了。

    送别了李江河,阮湘也没有闲着。

    她是金融专业的第一,实际上原本的时空里,她就是保持了三年,然后保研了。

    灯火连绵地亮起,阮湘揉了揉眼睛,望向窗外。

    深邃的夜空吞噬着人们的视线。

    李江河把自己论文的最后一行字敲完,也左右转动一下脖子,捏着酸痛的肩膀,看看窗外。

    颈椎病都快成为学生的职业病了。

    小区楼房间隔不远,不知道谁家打孩子没关窗,小孩号啕大哭的声音传的很远。

    李江河捏了捏眼角。

    房间门外,李善在看电视。

    声音开的很小,几乎听不见,李善只是想陪着自己孙子,等到孙子睡了自己再睡。

    “爷爷,我准备洗漱睡觉了”,李江河关上电脑,打开屋门,

    “哎,睡前喝袋酸奶”,李善把之前就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在自己手里捂热到常温,这时候递给李江河:“少喝点凉的,对胃不好。”

    “好嘞”,李江河接过酸奶,“快睡吧,爷爷。”

    “好好好”,李善随手关上电视,他之前一直在泡脚,这时候去厕所把水给倒了。

    ........

    第二天,李江河就没法去刘家镇了,一方面马上开学,开学再腻歪也可以,另一方面,他现在需要做的事又多了起来。

    上午就要先开会。

    因为办公室不大,这次开会的人又比较多,所以李江河决定让一家乌托邦咖啡馆闭馆一天,腾出地方来开会。

    汇报工作的自然是陆叶明,没那么多官话套话,他往咖啡馆搬了个小黑板,放在吧台上,总结了这段时间的工作。

    在奶茶店分出价格差异较大的两种店后,实际上,价格更低的永无岛奶茶靠着走量,销售盈利还要高于打造品牌的曙光旗舰店。

    “接下来就请李老板来公布一下人事的变动”,陆叶明面含笑意,请李江河上台。

    这才是李江河这次来的目的,人事结构在公司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是一定要调整。

    但陆叶明来的时间毕竟短,李江河倒是想让他自己去搞,可他推辞再三,还是让李江河宣布这个事。

    “我相信这段时间公司的发展各位也看在眼里,太多客气话我也就不讲了,鉴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的人事将有一次大的调整”,李江河拿出昨晚陆叶明发给自己的方案,还是尽早现去打印出来的。

    咖啡馆里坐着的就是各咖啡馆的店长和奶茶店,便利店比较有培养价值的人。

    “首先是设立后勤部,营销部,综合管理部”,李江河已经看过这份方案里,他的态度是很赞同的,“其中,综合管理也暂时承担质检的指责,以后规模再次扩张,质检部会从综合管理部中分出来。”

    “总经理自然是我们的陆总,他的工作态度和能力,我相信大家没有疑议吧?”,李江河看向台下。

    陆叶明这个海归可比周云强太多了,下面这些店长教育程度的平均水平不算高,对陆叶明的学历以及这几个月展现出的能力无疑是很认可的。

    而且老板都这么说了,谁又真会提出什么疑议呢。

    “没问题,陆总的能力我相信”,带头表示的乔建国,毕竟它资格最老。

    其他也随声附和。

    “好,那就总经理协调三个部门,暂时没有副总经理,还要陆总多担待,暂时能者多劳了”,李江河冲着陆叶明致意,场面话还是要说几句的。

    其他人则爆发出一阵适时的掌声。

    “营销部的部长位置先空着,副部长由许光欣来担当,这段时间也代理部长,如果成绩突出,可以转正”,李江河说道。

    掌声响起。

    “谢谢老板”,许光欣起身鞠了个躬。

    许光欣是奶茶店里发掘出的人才,大专毕业,这时候这学历倒也不算很低,她对营销有些天赋,她的负责奶茶店所在的地址不是特别好,但销量一直是冠军。

    她经常自己想出些点子,陆叶明跟她深谈了几次,觉得暂时让她做部长是可行的。

    公司的人才还不多,如果老人是可造之材,那就完全可以一用,同时也在人才市场上寻找合适的,行就上,不行就下。

    “后勤部部长为乔建国”,李江河笑了笑:“乔建国是咱们的老人了,后勤是一个需要责任感的地方,我觉得乔建国可以胜任,另外副部长的位置由吴立玲来担任。”

    其他人还是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老板放心,我一定管好后勤,绝不把东西往自己口袋里装”,乔建国也站起来,表了个忠心。

    吴立玲是当时从甜品大叔陆鹏年那里挖来的甜品师,女孩踏实肯干,也是能让人放心的那种类型。

    毕竟后勤是个油水很足的地方,太容易损公肥私了。

    “综合管理部的部长暂时由我本人兼任,副部长由岳红担任,另外,再设一个主管质检的副部长由秦海担任。”

    岳红是乔建国的老婆,也是老人了,但肯定不能让她和乔建国在一个部门,有人说闲话不说,也不利于公司管理。

    秦海则是新招的人才,他以前就是食品质检,以前是一个厂子分管质检的主任,但是和老板闹的不愉快,就离职了。

    其实现在李江河开给他的工资还比原来少一点,但是陆叶明用了一个下午,发挥出当年在投行忽悠人的功力,硬是让他入伙了。

    李江河又鼓励了几句,就把位置让给陆叶明了。

    “除了老板说的人事变动,这次我们还制定了一份激励计划”,陆叶明从包里拿出一摞早就打印好的纸,分发给在场的人。

    “哦,对了,我顺便说一下,以后我们要给办了三店联动会员卡的客户,在生日的时候准备一份小礼物,在过年的时候要发祝福,这个能做到吧?”,陆叶明虽然用的问句,但语气斩钉截铁。

    “可以”,其他人略一思索就答应了。

    会议开到中午,进行了第一次团建。

    李江河象征性地喝了几杯,酒桌文化管不到领导。

    李江河又特意嘱咐了陆叶明和乔建国,奶茶进原料可以优先考虑刘家镇的茶厂。

    虽然买不了茶厂,把订单给刘家镇的茶厂也算是支持了。

    反正这种茶叶哪家都差不多,也不可能用太好的。

    下午他还要去一趟老院长家。

    被李江河救了的小孩也在,他跟小孩逗着玩了一会,老院长侄子一家也就起身告辞了。

    “论文写完了?”,老院长把茶壶里的茶叶换了一批。

    “嗯,写完了,这不是刚写完就来给您看看嘛”,李江河嘿嘿一笑。

    “你要不弄那些创业,你早就该写完了”,老院长摇摇头,有点惋惜。

    他拿着李江河的论文了读了一会,李江河就在旁边喝茶。

    老院长这里的茶还是很不错的。

    “还可以,只有几点要改一改”,老院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李江河这篇论文已经有了毕业论文的水平。

    但毕业论文也分为好坏,他现在这篇算是中等水平。

    “你转专业的手续,我特意看了看,没什么问题”,老院长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怎么样?有什么规划吗下学期。”

    “规划嘛,就是好好学呗”,李江河打了个哈哈。

    他一时间还真说不上自己有什么规划。

    “你啊”,老院长怒其不争的拍拍李江河:“下学期你有一门课我给你上,那门课你也给我一份论文。”

    老院长本来没必要上,但是有几年没给本科生上课,他觉得还是要看看现在本科生的变化,正好李江河也在这学期转过来,老院长就敲定今年开一门课。

    “是,师傅”,李江河还敬了个礼。

    “行了,别耍宝了”,老院长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小弟子。

    …

    第二天,李江河接到了武时清的电话。

    “喂,江河,都完事了,我又解放了”,武时清语气雀跃。

    李江河感觉雀跃这个词真有些违和感。

    “你是解放了,我要进去了”,李江河耸耸肩:“马上开学了,我时间没那么多了。”

    “唉,上学太麻烦了”,武时清有点可惜。

    “茶厂你买了吗?”,李江河问道。

    “当然没有,茶叶生意我们没做过”,武时清道。

    闲聊几句,两个人把电话挂了。

    李江河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开学了。

    开学之后的事情实在不少。

    “上学了?”,李善有点伤感,李江河走了,他又是一个人了。

    现在儿子那么忙,也没多少时间看自己。

    “嗯,爷爷”,李江河说道:“我会常回来的,学校毕竟也在应天嘛。”

    天气晴朗,李江河拎着一个小拉杆箱,开车回校了。

    之前的事情都告一段落,新的未来还在不远处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