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107:鞭炮齐鸣
    第二天李江河还是开着车去了刘家镇,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李江河好说歹说,中午终于露了一手。

    中午他炸了一次油条,这也是以前帮父母做早餐学出来的手艺。

    但是说实话,如果不加明矾,油条的味道就永远比不上外面卖的。

    明矾和小苏打混合使用,会发生相互反应生成二氧化碳和氢氧化铝,而二氧化碳可以起到膨松的效果,产生的氢氧化铝掺杂在油条里,则使油条吃起来有嚼劲。

    “江河做饭不错嘛”,阮学红吃着也挺满意。

    “以前和父母学着做过”,李江河笑道。

    这时候外边传来一阵鞭炮声,冷不防让一桌子四个人吓了一跳。

    “今天是什么节吗?”,阮湘看看窗外,还有烟花升了起来。

    这时候国家还没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没有吧”,李江河也纳闷,

    “会不会是谁家小孩升学,临走前放一挂?”,赵静秋提出了合理猜测。

    “我看看”,阮学红起身走到厨房窗户边,探出脑袋瞅了瞅。

    其他三人也都走到厨房,隔着窗户向外看。

    李江河发现对面的楼也有人不明所以地在张望。

    “老魏,怎么回事啊?今天不过节吧”,阮学红探出脑袋之后,发现在即楼下也伸着脖子在看热闹,向下喊道:“谁家孩子上学吗?”

    “你在哪呢?”,老魏听出是阮学红的声音,脑袋转动半天,才想起来阮学红在自己上面,随即把大脑袋旋转了180度,侧着脸喊道:“我哪知道,没听说哪家孩子今年考的特别好啊。”

    正好,隔壁楼有人拿着鞭炮下楼了。

    “哎,建军,放鞭炮干什么啊,你家孩子不才高二吗?”,这次是另一栋楼上的人喊的。

    除了结婚,一般也就是孩子升学会放放鞭炮,但如果是结婚的话,这左邻右里的,一般都知道。

    “不是孩子的事,玩具厂那个挨千刀的厂长,可算被抓了”,放鞭炮的大笑道:“老天爷开眼了。”

    “狗日的进去了?这是该放鞭炮!”,楼下老魏附和着。

    李江河眼睛转了转,基本知道是武时清的手笔了。

    “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阮学红也一拍窗沿,显得很高兴。

    这厂长恶心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论起来,李江河曾经在夫子庙碰到那个兼职男生的父亲和阮学红以前还认识。

    今日的刘家镇,鞭炮声颇有些此起彼伏的意思。

    鞭炮声不小,赵静秋勉强回屋睡觉了。

    身体虚弱,中午稍稍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李江河和阮学红依然下楼溜达,边看鞭炮边聊。

    一老一少看的还挺滋滋有味的。

    “叔叔,茶厂效益怎么样?不会也跟玩具厂一样吧?”,李江河虽然不准备买茶厂,但也关心一下阮学红的工作。

    其实五百万也买不下一个作为小镇支柱之一的茶厂。

    “还行吧,这两年效益是不太行,但没玩具厂那些烂事,支撑下去倒还可以”,阮学红挺乐观,“我们厂长人不错,就是这几年大环境不太好,竞争激烈,再就是之前试着搞了个茶饮料,厂子赔了不少钱。”

    “茶饮料?”,李江河疑惑道。

    “对,就是健康嘛,出的是原味茶饮料,不添加防腐剂,可惜没多少人爱喝”,阮学红惋惜地说道:“买饮料的年轻人多,但后来我们发现,年轻人很多都不喝茶水。”

    如果李江河是重生者,他或许会想起一种叫做“东方树叶”的饮料。

    定位也是不添加防腐剂的原味茶饮,但这饮料常年排在最难喝饮料的前十,销量并不是很乐观。

    这可是有点甜山泉公司出的,以他们的销售渠道和营销水准,乃至制作工艺,整整营销了十年,“东方树叶”仍然如此,更何况是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茶厂产的饮料呢。

    只能说茶厂想的很好,健康问题一直是一个大卖点,要不然之前保健品也不会那么热门,但是在饮料领域,消费者用脚投票,最后还是会买高糖高热的汽水和各色果汁。

    “没事,就做普通的茶叶也有市场吧?”,李江河安慰道。

    “有是有,哎,不说这些了,先回家吧,晚上叔叔给你做一道辣子鸡”,阮学红看着鞭炮放的差不多了,招呼李江河回家。

    ........

    与此同时,应天的奶茶市场已经被李江河旗下的品牌彻底攻占了。

    包括乌托邦咖啡馆一起,被媒体报道为都市白领休闲生活的最新选择。

    不同于原本的旅游景点式的休闲方式,在店里喝一杯奶茶或是咖啡,再配以小甜品,二、三个人成行,闲聊消遣,成为了新时尚。

    毕竟旅游景点一到周末人可不少,人挤人,还要走上大半天,对于工作压力并不小的白领而言,未免会导致身体上的疲劳。

    “这咖啡馆的布局是挺让人舒服的”,一个知性职场丽人轻抿着一杯咖啡,看着甜点盘里五颜六色的马卡龙说道:“这甜品不会包含太多色素吧?”

    “应该不会,听说都是植物萃取”,陶树波尝了尝店里的草莓大福,“嗯,味道确实可以,怪不得卖的这么火。”

    “你说这是你一个小师弟开的?”,白领丽人有些好奇。

    “挺厉害的一个人”,陶树波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转而说道:“你想好这篇报道怎么写了吗?”

    他们不是来闲聊,而是要做一个专题,专门报道一下从2000年开始涌现的新的生活方式。

    “围绕第三空间来写吧”,都市丽人轻笑一声。

    第三空间这个概念是20 世纪70 年代,由米国社会学家雷·奥尔登堡提出的,第一空间是居住空间,第二空间是工作空间,而第三空间通常指居住和生活外,休闲娱乐社交的空间。

    本来这个概念,在华国稍微火起来的时候,是某巴克大批出现在华国之后的事了,其中可能也不乏某巴克的营销人员的推动。

    “可以,围绕这个很不错”,陶树波也知道这个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