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101:蓝姨蛋糕店与花布老太
    李江河陪着阮学红和赵静秋,闲聊了一会,喝了两盏茶。

    “那个,叔叔阿姨,我差不多去把蛋糕拎回来吧”,李江河看着客厅里悬挂的钟表,已经快要十一点了。

    “让湘湘陪你去吧,也好认路”,阮学红说道。

    “行”,李江河点点头,转过去问阮湘,“湘湘,陪我去一趟吧。”

    “你等我换换衣服”,阮湘一直穿着早上的小熊睡衣,本来早该换的,但一直在这里陪着李江河和父母聊天,就忘了换了。

    等到阮湘换好衣服和李江河出了门,阮学红和赵静秋互相看看,都松了口气。

    “至少从现在看,江河这小伙子还是不错的”,阮学红把杯子里剩下的那一点茶已经凉了的茶喝尽,感慨道。

    “不张扬,也有礼貌,像是个踏实的孩子”,赵静秋又把茶叶包拿出来,“学红,喝点新的,都没味道了。”

    “没事,我凑活凑活就行”,阮学红把茶杯放下,说道:“一会咱们再看看吧。”

    至少现在阮学红还没发现李江河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

    “蓝姨蛋糕店离得远吗?”,刚下楼的李江河看看已经换成普通白衬衫的阮湘,问道。

    “不算远,咱们走着去就行”,阮湘也吐出一口气,至少刚才李江河的表现,她觉得自己父母这关应该是过了。

    不过,她有点担心李江河父母的态度。

    小说里总说要门当户对,让她也有一些担忧。

    李江河牵住阮湘的小手,笑道:“那就请阮大导游指路了。”

    “先往前走吧,到路口我告诉你怎么拐”,阮湘也握了握李江河的手,很温暖。

    路上碰到阮湘的邻居,阮湘也就大大方方的打招呼。

    李江河也跟着问好,能看得出这些邻居都很惊讶的样子。

    阮湘算是这边的优质未出嫁女儿,从小他们看着阮湘长大,懂礼貌不娇气,家务活干的好,还是应大这种全国顶级大学的学生。

    阮学红和赵静秋人品也好,算是好亲家,虽然家境现在没什么起色,但是等到阮湘毕业,那肯定就改善了。

    现在一个外来的小子就把这么优质的“儿媳妇”抢走了,让大爷大妈的心里有些遗憾。

    蓝姨蛋糕店确实不远,还路过了李江河“安插”在这里的奶茶店。

    “你还在这里开了店”,阮湘抱着李江河的手臂,嗔道:“还怕我跑了呀?”

    “嘿,这不得看住了,刚才那些大爷大妈看见我牵着你,那神情多遗憾啊,以前给你介绍过对象吧?”,李江河又狡辩道:“再说,我这是要开拓乡镇市场,正经事。”

    二十年前,这种小城镇,二十岁左右就开始介绍对象是常事,现在也是小城镇比北上广这种巨无霸超一线的平均结婚年龄小。

    “狡辩”,阮湘戳戳李江河腰,“介绍肯定是介绍过,但是我这不是有你了吗?”

    “那你要是遇到个比我条件好的呢?”,李江河故意严肃着脸。

    “你就是最好的啦”,阮湘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前面就是蓝姨蛋糕店了。

    这蛋糕店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姓蓝的女人开的,其实也不过三十几岁。

    蓝姨也是这小城镇里的一个小名人,年轻时长得漂亮,刘家镇政府机关当时有个年轻的小处长特别迷她,可惜那时候蓝姨就想着出去闯闯,跑去沪城了。

    蓝姨临走前,跟小处长聊了很久,后来小处长伤透了心,92年下海潮的时候,一咬牙也下海了,现在还没什么音讯。

    后来蓝姨却回来了,拿回家笔钱,开了蛋糕店。

    有人说她是被人包养了,也有人说她是“下水”了,但不管以其他做糕点的为首的那些人如何诋毁,蓝姨也不做辩解,因为她深知辩解也无用,反正她的蛋糕店生意越做越红火。

    好吃才是硬道理。

    李江河和阮湘走到蓝姨蛋糕店的时候,店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

    一个穿着花布衣服的老太惊诧地看着拉着手进来的李江河和阮湘。

    “哎呦,这不是阮家的小姑娘吗?”,花布老太撇撇嘴,“这是谈了男朋友?”

    “贺奶奶好”,阮湘微微皱了下眉,还是回答道:“对,这是我大学同学。”

    李江河也跟着问了声好。

    但花布老太没接李江河的话,反倒是冲着旁边另一个穿着蓝色上衣的老人说道:“啊呀,早就听说这女孩啊,上了大学就开放了,以前我还不信呢。”

    蓝衣老太看看花布老太。

    他们两个住的不远,自然是认识的,只是不太熟。

    但她这么大岁数了,察言观色不是不会,明显就是这花布老太跟阮家的小姑娘不对付,要找个人挤兑她两句。

    蓝衣老太勉强说道:“人家这是自由恋爱,时代变了,和咱们那时候不同了。”

    蓝衣老太心想自己没道理帮着花布老太损人家小姑娘。

    “世风日下”,花布老太摇头晃脑地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祖宗的东西都丢了。”

    “呵呵”,李江河歪了歪嘴,说道:“我见过湘湘父母了。”

    “是啊,我爸妈对我的男朋友很满意”,阮湘也说道。

    “老阮家要求高,小伙子家境一定很好吧?”,花布老太冲着李江河张张嘴,露出一口黄牙。

    “对啊,怎么了?”,李江河挑挑眉,他能听出花布老太言外之意是讽刺阮家拜金,说道:“追阮湘的人里我还不是最有钱的呢。”

    他说的也没错,在一开始,相比较陈宇,他确实没钱。

    “好了,想买什么直接说”,一个穿着黑色绣花T恤的女人从收银处走了过来:“贺阿姨,你要的蜂蜜蛋糕卖完了。”

    “刚才不是还有不少吗?我说给我留着的”,花布老太急了。

    “哦,我看你在这边聊的开心,叫你几声你没听见,刚才有个人也想要蜂蜜小蛋糕,我就卖给他了”,这人就是蓝姨。

    “这不是还有一块吗?”,花布老太看见那边柜台里还有一块小蛋糕。

    “那块不卖,我自己吃的”,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蓝姨笑着说道。

    这花布老太也在背后编排蓝姨,被她听见过,这时候自然也不待见花布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