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100:见阮湘家长
    八月二十八日。

    李江河起了一个大早,开着帕萨特往刘家镇驶去。

    手镯前两天去金店拿了回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诚不欺我。

    一个月缩短成两个周,李江河觉得做工仍然不错。

    他本来想准备一束玫瑰花,想想又放弃了,感觉第一次上门的话,捧一束玫瑰有些轻佻了。

    而且生日毕竟不是求婚。

    他只是提前让刘家镇奶茶店的员工给阮湘定了一个生日蛋糕。

    李江河不用想也知道阮湘肯定舍不得定蛋糕。

    不过,生日吃长寿面才算是这边的正统习俗,现在吃蛋糕还属于相对洋气的习惯。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过生日吃蛋糕才逐渐从平京开始流行。

    李江河出发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路上车也少。

    他先去刘家镇的农贸市场看看,买了两条鲜鱼,加上从应天带的一只包装好的桂花鸭,这才上门。

    地址是提前问好的。

    阮湘家也是老楼了,以前是国企职工的家属楼,刚建的时候还是不错的,只不过这也过了二十多年,有些老旧了。

    现在刘家镇也没有什么国企了,但所幸,这些曾经的国企员工还是可以住在这里。

    楼道内的墙壁随处可见小孩的涂鸦和上门开锁,通厕所的小广告。

    楼道里也有些昏暗和逼仄,一些自行车可能是因为怕丢,竟然被推了上来。

    李江河记着是五楼,右边的门。

    这房子一共有六层。

    站在门外,李江河深呼吸了几下。

    演练了一下开门应该说什么。

    本来鱼和鸭子是一只手提一种,他全换给左手,空出右手来敲门。

    “咚咚咚”,敲门声就跟他的心跳声一样。

    “来了来了,谁啊?”,声音从隔音并不是很好的门内传出。

    是一个男声,李江河估计是阮湘的父亲。

    他脑子有一点空白。

    “咔”,门被打开了。

    一个中年男人的脸探出门。

    头发中已经冒出了几根银发,浓眉大眼,长得不黑,能看出年轻时或许也是十里八乡的俊后生,正常体型,比李江河矮了大半个头。

    “叔叔,您好”,李江河咽了口唾沫,还是紧张,“我是,是阮湘的男朋友,给阮湘来过生日的。”

    “江河啊,快请进”,出乎李江河的意料,阮湘的父亲还很热情。

    “之前湘湘就跟我们说过你要来”,阮学红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从旁边的鞋架上拿过来一双拖鞋,道:“这是你的拖鞋,还没人穿过。”

    “谢谢叔叔”,人生头一遭见女朋友家长的李江河,脸略微有点红。

    人生第一次嘛。

    “这是给你们带的”,一向口齿伶俐的李江河一时间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解释道:“叔叔,就是我的一点心意。”

    “哎,来就来吧,带什么东西”,阮学红接过鱼和桂花鸭,向着里屋喊道:“湘湘,静秋,江河来了。”

    其实不用喊,阮湘和赵静秋就听到动静就出屋了。

    阮湘的脸也是红扑扑的,穿着宽大的睡衣,还是小熊图案,莫名地萌。

    “咳”,李江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静秋,去把我茶叶拿出来,湘湘快招呼江河坐下啊”,同样是第一次遭遇“姑爷”上门的阮学红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但他还是反应过来,开始张罗:“我先去把鱼放在厨房。”

    李江河穿上拖鞋,坐在茶几旁边的旧沙发上。

    “江河啊,别拘束”,赵静秋性格娴静,温声细语地说道:“阿姨给你泡杯茶,你喝碧螺春还是乌龙,或者红茶?”

    “阿姨,我自己来就行”,李江河赶忙起身,接过赵静秋手里的水壶,说道:“碧螺春就挺好”

    “那喝这个,这就是你阮叔叔厂子里工人自留的,喝着放心”,赵静秋从茶几底下摸出一个小塑料袋,递给李江河。

    李江河接过茶袋,倒出一些茶,泡上。

    他和阮湘对视一眼,阮湘搓着手,把目光转向桌子上冒着热气的茶壶了。

    这时候阮学红也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李江河感到压力山大。

    “江河啊,中午叔叔给你露一手,做个酸汤鱼,保证正宗”,阮学红一边说笑,一边打量着李江河。

    我们提到过,长相清秀的李江河换上一身合适的衣服,可以说是有点小帅。

    他气质也偏向温和,虽然有时候也爱开玩笑不着调,但是在这种相对正经的情境下,他看着就也很正经。

    而且这种第一次来见家长的拘谨,也让阮学红觉得他不是玩玩而已。

    总之,阮学红对李江河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谢谢叔叔”,李江河感觉自己的发言怎么这么傻逼,急忙补充道:“我也可以打打下手,我在家里也时常帮父母做饭的。”

    这话李江河说的实在,他的厨艺至少也是在平均水准之上。

    “哎,哪有让客人做饭的”,赵静秋笑道:“江河,到时候你就陪湘湘在这边聊聊天就行,你阮叔叔是从黔贵那边搬过来的,他做的酸汤鱼很好吃的。”

    “那我可是有口福了”,李江河接着话头说道:“我还给湘湘定了个蛋糕,一会我去店里拿。”

    “让你破费了,江河”,阮学红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多年,他也没给阮湘买过蛋糕。

    男人啊,一旦没有足够的能力完全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有时候就会很卑微。

    “对了,江河,你和湘湘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呀”,赵静秋把话题岔开,开始正常的聊天。

    “是”,李江河瞄了一眼阮湘,答道:“大一上学期就认识了。”

    “喔,你俩是一个专业的嘛”,赵静秋点点头,不管怎么样,同学也算是相对知根知底了。

    赵静秋和阮学红夫妻俩也没好意思盘问阮湘李江河的具体情况,这时候自然要问问。

    “不是,我是学市场营销的,但我下学期就转去文学院了”,李江河解释道。

    “江河,还能转专业啊?”,阮学红加入聊天。

    “爸,能的,但是只有原来专业前几名才能转”,阮湘看茶凉的差不多,能喝了,边说边把茶杯给父亲和李江河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