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96:邻居
    “对了,湘湘,你那个男朋友来吗?”,阮学红跟阮湘争执不下,他想叫亲戚,但是阮湘觉得没太大必要,“他要是来,那咱们就别叫你二叔他们了,毕竟没结婚呢。”

    “来.......来”,阮湘低下头,双颊飞霞,脚尖蹭地。

    谈了男朋友的事,阮湘肯定要跟父母说的,要不然,手机的事也没法解释。

    阮学红一开始对阮湘的男朋友是个有钱的富二代还是有些芥蒂的。

    他担心李江河这小子就是玩玩而已,阮学红又看阮湘似乎也陷得很深,都差不多要说出非他不嫁了,这就更让人忧心了。

    自家女儿以前也没谈过恋爱,太容易吃亏了啊。

    但李江河见义勇为的事让阮学红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这至少能证明李江河心地善良,品行尚可嘛。

    在会游泳的情况下,看着小孩在水里挣扎,一般人应该都会很煎熬,救吧,下水了自己可能也搭进去,尤其是湖或者水库之类的,水草一缠,就跟被黑白无常拿着勾魂锁链给锁上了一样,但是不救吧,眼睁睁看着一条尚且年幼的生命逝去,谁又能无动于衷呢。

    尤其是富二代,因为某种意义上,他们的生活更值钱,也就显得他们见义勇为的举动似乎更难能可贵了。

    “湘湘,他对你真的那么好吗?”,阮湘的母亲赵静秋一边给人衲着鞋垫,一边问道。

    “嗯......很好”,阮湘继续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圈,突然跑开了:“爸妈,我去学习了。”

    “学红,你说咱们这个姑爷,能行吗?”,赵静秋也有点放心不下。

    “到时候看看再说吧”,阮学红下意识想从包里掏跟烟,却想起来自己已经戒烟了,他摇摇头说道:“等他来了,咱们替女儿掌掌眼,实在不行,说什么也要分。”

    阮学红算一个老烟枪了,但是抽烟也有钱,这几年他就给戒了。

    “唉”,赵静秋叹了口气,女人对爱情的感觉,让她明白就算李江河真是个混球,恐怕阮湘也不好脱身了。

    回到房间的阮湘,拿出下学期的会计学课本,摊开在桌面上。

    其实李江河没跟阮湘说自己要来,要搞suprise,惊喜嘛。

    但是阮湘明白他越是不说,越是在准备。

    她想了想打开手机,却正好看见了李江河的短信。

    “八月二十八早晨我去你家,爱你。”

    “肉麻死了”,阮湘红着脸想扔一个火炭一样,把手机扔在床上,随机又意识到不对,捡回来确认一下没摔坏。

    她用力晃了晃头,把手机轻放在桌子旁,开始预习会计学。

    而这边李江河刚弄好情侣手镯的事,距离阮湘的生日还有差不多二十天。

    这边柴宜斌总算忙完一阵子,回到应天了。

    这时候李江河才知道两个人还是邻居。

    秦淮雅居里的广告牌掉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九个是巨富,还有一个也是官员。

    但应天的豪宅也不止这一所,所以武时清在应天的府邸不在这里。

    “江河,你什么时候搬过来的,也不跟我说一声”,柴宜斌让李江河来接自己,才发现两个人现在是邻居了,“你这几天不住这里?我都无聊死了。”

    “我现在住在我爷爷家,等过段时间再搬来,通风散气呢”,李江河快走几步,揽着柴宜斌的肩膀,笑道:“回去到底干什么了。”

    “害,就是瞎忙呗,我们家跟武时清又不一样,都是些矿产,其实不太用得上我,但是现在矿之类国家管的也严,家里想要开拓一下新方向”,柴宜斌跟李江河并着肩向前走。

    “所以你们弄好了吗?”,李江河问道。

    “哪那么简单,现在只是敲定了几个大方向”,柴宜斌很无奈,这也涉及家族里一些明争暗斗,他邀请到:“走,看看我家去,这边还剩点酒,今天咱们也给开了,武时清不回来是他亏了。”

    秦淮雅居别墅与别墅之间是有一些差别的,不是一排一样的豪宅。

    柴宜斌这栋别墅是后院稍大一些,但是的院子比李江河的小。

    “来,酒在这边”,柴宜斌打开灯,诺大的水晶吊灯美轮美奂。

    他这里的装修是欧式的,大厅边上还有个假的壁橱,一开灯,有火苗状的灯光在其中闪烁。

    造价昂贵的地毯铺在中央,墙上还挂着一颗鹿头和一颗狮头,都是雕刻的,栩栩如生。

    “人头马,咱们也别喝多了,劲大”,柴宜斌靠在大沙发里,把酒给起了。

     2001年的国内,还是茅台,汾酒,五粮液这些白酒巨头的天下,葡萄酒和各类啤酒并不是很流行,茅台才是财富和面子的象征。

    不过话也说回来,茅台算是营销天才,在七八年前,它可完全没有现在的地位。

    现在苍蝇老虎一起打的运动还没开展,等到19年,从董事长开始,加起来一共二十个高管下马,销量跌了又跌,促使一些奇葩酒桌文化言论出现。

    李江河抿了一口,他现在鸡尾酒和威士忌的品味提高许多了,但其他酒还不太喝的出来。

    何况是这种没怎么喝过的。

    “怎么样?”,柴宜斌自己也喝了一杯,他也是去留学的时候,才学会喝这个,他以前也是陪着长辈喝白酒。

    “挺好”,李江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哈哈哈,现在这酒刚开始流行,欧陆那边的有钱人喝的多”,柴宜斌说道:“咱们很多富人就喜欢跟西方靠齐,用不了几年,这酒的价格就要涨了,你信不信?”

    “信”,李江河点点头。

    “听听歌”,柴宜斌喝了口酒,起身去翻出个唱片放进唱片机,“hey,Judy .”

    两个人听着歌,端起酒杯,互相敬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