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93:谭丰
    酒吧老板们聚会定在丰原酒店。

    就是一次正常的业内交流会议+酒会聚餐。

    一方面酒吧行业整体的发展态势是很不错的,但另一方面之前的消防大检查,也让这些老板多多少少有些损失。

    这一次主要是交流感情和经验,有几个老板酒吧不想干了,也正好寻找卖家。

    01年全球经济有过一次衰退,只是相对而言,没有那么严重,范围却也不小,从美利坚到东瀛,从弯弯到欧陆,涉及的区域较广。

    美元相对贬值。

    但华国经济还是一片向好,今年华国就加入世贸组织了。

    有几个酒保老板准备移民了,这一波消防检查让有的老板身心俱疲,老调重弹美利坚的自由空气。

    君不见久光老板直接就蹲大狱了。

    但其实哪里都一样,美利坚就没有消防检查了?只是可能在这一方面相对好一些罢了,但这年头崇洋媚外的风气抬头,都觉得外国的空气香甜,让人无奈。

    保时捷911停在外边,算是这些老板的车里贵的了。

    李江河拿着请柬入会,开门就是一座小型的香槟塔,后面则是自助餐的模式。

    有的老板之间认识,相互打着招呼,这些老板年龄普遍在25到45岁之间,算是平均年龄较小了。

    “哈喽”,谭丰穿着件骚粉的小衬衫走了过来,叫的挺亲,“江河兄弟,你也玩酒吧?”

    “开了一家,小打小闹就是了”,李江河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谭丰,笑着打个招呼。

    “不知道是哪家酒吧,我可能还去过呢”,谭丰好奇李江河到底什么来头,但又不好直接问,问问酒吧说不准就有线索。

    “乌有乡,在太平路,其实没开多久”,李江河也学着其他人,端起一杯香槟酒。

    “哦哦哦,我知道我知道”,谭丰心里有数了,“前段时间你的酒吧可是大出风头啊。”

    “哈?”,李江河有一点疑惑,不过倒是反应过来是消防的事,随口说道:“运气,运气”。

    这事武时清还跟他聊过,“羡慕嫉妒恨”了一下他的好运气。

    “这次有没有兴趣买下一家?”,谭丰对酒吧老板间风传李江河的乌有乡酒吧有后台的事有所耳闻,但在他看来这不是废话?武时清的好友哪可能一点背景没有。

    “暂时没有”,李江河摇摇头,他知道这次有人要卖酒吧,但是对于具体消息就不太了解了。

    有些老板把久光老板入狱的事归在李江河的头上,觉得这小子做事挺“狠”,心里多少有点芥蒂。

    但天地良心,久光老板的事纯是他自作自受,想着搞歪门邪道,还能不承担后果?

    “有一家我觉得不错”,谭丰指了指不远处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说道:“他的酒吧离你的不远,接近五百平吧,闹吧,艳舞挺出名。”

    “算了算了,没那么多钱”,李江河一听五百平就知道自己手头的资金不够,他现在还要扩张奶茶店,哪有那么多闲钱。

    “哈哈哈,江河你倒是实诚”,谭丰笑道,“我们可以合开。”

    合伙做生意,可以让兄弟阋墙,夫妻反目,也能让人缔结利益关系,成为好友。

    这要看是什么生意,酒吧这种赚的不少,但利润也真没被谭丰这种富二代太放在心上,反倒是跟摸不清底细的李江河结成一个小小的利益同盟更为实在。

    这就是所谓的圈子的作用,一堆人利益交换,盘根错节,拔出萝卜带出泥,遇事抱团当然厉害。

    “其实不贵,他的装修咱们几乎不用动”,谭丰解释道:“就是他连房子一起卖,那个相对值钱,要多花一点。”

    “哦,这......”,李江河还是有点犹豫,他对酒吧没什么感觉。

    “你出二十万,占百分之十,算咱们交个朋友”,谭丰耸耸肩。

    “行”,李江河二十万还是掏的出来。

    “那我去谈谈”,谭丰拍拍李江河,举着香槟走了。

    李江河感觉这些非要一起做生意的二代们有点莫名其妙,他对圈子文化的认识还是不深。

    李江河端着香槟也不喝,在那里找东西吃。

    这些老板他不认识,偶尔有知道他的过来打个招呼,除此之外,他也没什么事。

    “你好,请问是李江河先生吗?”,一个大约三十来岁,风姿绰约的女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李江河打量她一眼,回答道:“嗯,请问有事吗?”

    “我是百威的地区销售经理”,穿着黑色短裙的女人笑了一下,略微弯腰,稍露出胸口处的雪白,“隋西玲,这是我的名片。”

    李江河在想刚才谭丰说的酒吧的事,也没注意到隋西玲的动作,只是随后接过名片,然后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这次终于不用尴尬掏兜了”,准备好名片的李江河回忆起以前的尴尬,在心里暗道。

    有点小爽。

    百威1995年进入华国,2001年的时候赞助了大力神杯巡演,这些外国公司似乎比较喜欢体育赛事,但这时候百威在华国还没那么有名,直到2004年,百威收购哈啤99%的股权,接着又跟1984年就进入华国市场的英博合并,这才在华国打出诺大名头。

    曾经有一个季度,光这一个生产商的啤酒就占据华国整个市场销售额的百分之二十,算得上巨无霸了。

    “您以后可以考虑一下我们公司的酒类产品,美利坚的大厂,味道绝对有保证”,隋西玲笑道,抛了个小媚眼,她感觉年轻人都吃这套。

    “好的,我会考虑的”,李江河没注意到隋西玲的媚眼,因为这都差了十岁可能还多了,他完全没往什么搞黄色的方向想。

    隋西玲看李江河不为所动,也不气馁,攀谈几句就离开了。

    反正她也没真准备卖色,不过是勾引人的小手段罢了。

    “你们聊的怎么样?”,谭丰又回来了,看看隋西玲的背影笑道。

    “就说了说酒类经销的事”,李江河答道。

    “那边我也搞定了”,谭丰笑道,他本来想调笑几句,可看李江河对隋西玲全然没有一丝心动,也就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