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86:夫子庙玩偶打人事件(文末谈股权)
    应大校门口公交车站。

    “上车了,上车了”,王云立一马当先,先上去了。

    李江河和阮湘,陶卓然和丘可君牵着手,在队伍后面不紧不慢地走上车。

    因为人多的缘故,开车去夫子庙肯定是不行了,而且也没地方停车,两个宿舍就还是坐公交去夫子庙。

    这时候正是旅游旺季,高考完的学生们像离了笼的小小鸟,带着他们的父母亲戚填满了各大旅游景点,夫子庙自然也不例外。

    “看着他们我倒觉得自己老了”,柳俊华看着几个明显是高考完结伴旅游的学生欢笑着从身旁挤过,颇有些感慨。

    “你一天就在床上躺着,能不老吗?”,齐智宇在后面弹了他一个脑瓜崩。

    “对呀,等到这个假期回来,咱们就是学长学姐了”,郭策的老乡田琼也感慨道。

    一行人因为要夜游秦淮,所以出发的较晚,逛一会就差不多到了傍晚了/

    夕阳西下,一切都是金灿灿的。

    这时候夫子庙的人数不减反增,毕竟等到夜幕降临,生活才刚开始。

    “呸,这鸭子真不行”,郭策尝了口上来的鸭子:“这也太咸了吧,不是说南方是甜口吗?”

    “真不如李江河同志家的店”,丘可君也嫌弃了一下。

    “夫子庙嘛,坑人的商户不少,我早就跟你们说在外边那么多小吃随口吃些就好了”,王云立早有预料,他根本就没动那鸭子。

    “我觉得还好啊”,林月看了看盘子里的酱鸭。

    “你口味那么重”,田琼夹起一块酱鸭给林月:“你多吃点吧。”

    幸好这时候口重还是正常意义上的口重。

    吃饱喝足,不过才六点多,反正定好酒店了,也不着急回宿舍,一行人继续沿着夫子庙溜达。

    这时候前面一阵骚乱,李江河他们也停下脚步。

    因为夫子庙人实在太多了,摩肩接踵,他们想看看热闹都挤不进去。

    好不容易挤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小熊玩偶服的人在跟一个中年人厮打。

    这是什么情况,很多跟李江河一样刚挤进来的人都摸不着头脑。

    中年男人谩骂着,但小熊玩偶的拳头持续落在他的身上。

    几个执勤人员终于匆匆赶来,把两个人分开,带到一旁询问情况。

    小熊人摘掉了自己的玩偶帽,看起来还很稚嫩,像是个学生。

    “造孽啊,刘家这小子怎么不让人省心”,旁边一个卖桂花糕的大妈拍拍自己的大腿。

    他身旁原本在做桂花糕的丈夫起身去找执勤人员,似乎是要帮忙解释。

    “大妈,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在站桂花糕摊位旁边的王云立好奇地问了一句。

    “那小子今年刚高考完,家里没钱上大学,这假扮玩偶的工作还是我给介绍的”,大妈唏嘘道,看得出来她也是个健谈的人。

    “那这怎么又跟人打起来了”,齐智宇也很好奇,八卦之心,人人皆有嘛。

    “他家穷还不是被打的那家人害的”,大妈义愤填膺,“这个挨千刀的。”

    “然后呢?”,旁边一对小情侣也很感兴趣地凑上来:“来两份桂花糕。”

    “我们也一人要一份”,李江河看看其他人,发现都饶有兴趣地走了过来。

    “那被打的是刘家镇玩具厂厂长的亲戚,当年,那该千刀万剐的厂长想要强上刘小子一个表姐,他爸就在玩具厂当工,为了自己侄女跟厂长起了冲突”,大妈一边做着桂花糕一遍说着:“结果厂长叫了保安,那些保安也不是什么好人,都是以前那些地痞流氓,这被打的是保安队长,竟然把刘小子他爸给打成瘫痪了。”

    “那就没人管?”,旁边一个壮汉被调动起了情绪,大声问道。

    “哎,你们的桂花糕好了”,大妈把桂花糕递给一开始的小情侣,继续说道:“哪有人管啊,这种小镇就靠那几个厂子发展经济呢,还能把厂长怎么样?”

    “唉”,旁边一个中年妇人也叹了口气。

    “刘小子这下基本没法在这干了,唉,虽然热点累点,但好歹是个活”,大妈摇摇头,“怎么就碰上这人了。”

    “他考上哪个大学了?”,田琼出生问道,万一是以后的校友呢?

    “东海,哎呀,六小子要不是要照顾他瘫痪的老爹,还要挣钱供自己上学,怎么也是应大”,大妈叹息。

    几个大学生也有些唏嘘,李江河想了想,跟大妈说道:“要是他这个工作丢了,可以让他试试去富海国际写字楼旁边的我们便利店找找零工,店里还有空调呢。”

    “能行吗?”,大妈倒是不怀疑李江河的好心,就是有点担心行不行。

    “我之前看他们在那招工,就是暑假工,试试呗”,李江河说道。

    他不至于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还去挑战什么恶霸厂长,福海国际写字楼确实缺人,他给指个路,也算是心地善良了。

    李江河一行人手里拿着桂花糕离开了。

    “天下文枢”景点正在表演水袖舞,夜空下水袖飞舞,李江河抬头看着舞蹈表演,突然想起来一个事。

    “湘湘,我记得你家不就在刘家镇吗?”,李江河低头问道。

    阮湘抬起头,几滴汗珠从鬓角落下,天气太热了,她解释道:“对啊,但是我爸在茶叶厂,刘家镇就两个支柱性的厂子,一个茶叶厂,另一个就是玩具厂,这两个厂子用人都不少,给镇里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

    李江河的家乡小镇和这不同,小厂子不少,但没什么标志性的大厂。

    其实现在已经有了,刘安仁的父亲刘建业的食品厂干的风生水起,按照后世某松鼠的营销方式,小零食卖的很火。

    尤其是新开了两条辣条生产线,以卫.龙为标准,首先就是造势刘建业厂子的和其他的不同,它干净!

    干净很重要,这是家长不愿意孩子吃辣条的首要原因。

    而后固化这个形象,用明显超出那些普通辣条的包装迅速占领市场。

    主要是,它可以卖到大一些的超市,之前那些辣条看包装就知道没法进大型超市,而刘建业的辣条则不然,这还可以再次强化刘建业辣条的“干净高端”形象,让来自家长的阻力减小。

    最后成为孩子中的一种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