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81:绿毛
    等到便利店大批量开张的时候,李江河已经在准备期末考试了。

    便利店的名字是我们,既是因为《我们》是一本跟乌托邦有联系的书,也是因为这家便利店是李江河,武时清和柴宜斌一起开的。

    对李江河来说,生活已经进入了正轨。

    简直是人生赢家嘛。

    事实证明,文科的期末考试是异常枯燥的,市场营销还好,要是法学这种专业,那几乎跟全书背诵没什么差别了。

    这学期李江河忙着生意,学习没有上学期那么认真,再加上这学期面临着转专业的问题,学习任务自然比上学期重了一点。

    但必须要承认,他的注意力相比于以前确实被生意和阮湘分散了。

    和女朋友坐在一起,摸摸手,摸摸头,那不是常事?

    幸福的烦恼啊。

    李江河独自复习了三天,还是被人从全神贯注的复习状态中拉了出来。

    这个人是成雷波。

    距离上次的酒吧风波也过去一阵子时间了,成雷波一直没什么消息。

    反倒是那个见了两次面的绿毛被李江河聘任为乌有乡酒吧的保安了。

    绿毛叫王文,这一个非常普通的名字,绿毛也不是什么不普通的人。

    这边乡下的村子宗族力量大,械斗时有发生,绿毛小时候就觉得那些领头的威风,他父母也不是那种砸锅卖铁也要拱孩子读书的类型,这可能也是绿毛实在没展现出什么读书天赋。

    虽然名字里有个文字,但他真和文没啥关系。

    种田吧,他又不愿意,打工?那是不可能打工的,他能找个看场子的活算是物尽其用了。

    但那是几年前的绿毛,现在绿毛幡然醒悟了,人还能真看一辈子场子?总要讨老婆吧,有了孩子,难道还能不让孩子上学?

    造成他思索的根源,是因为他有了女朋友,当然不可能是什么白富美,只是一个别人眼里的厂妹,可他也视若珍宝。

    可惜,虽然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绿毛要什么没什么,就块头还可以,长相也勉强说的过去,找工作也不好找,

    他能找到的工作大部分还不如给人看场子呢。

    但是李江河的乌有乡酒吧愿意给他2300,表现好还有奖励。

    这工资在2001年不算低了,李江河也是为绿毛诚恳的态度所打动,加上之前酒吧风波欠了人情,这才愿意给绿毛一个机会。

    “王文,你这精气神真不错!”,李江河和成雷波约在乌有乡见面,这时候早来了一会。

    “嘿,都要感谢老板您”,绿毛真诚地笑道:“我这也算是从良了。”

    “千金难买浪子回头嘛”,李江河也很高兴,拽人出泥潭比推人进泥潭可是有成就感多了。

    “您还是别叫我名字吧,还叫我绿毛就行”,绿毛实际上这时候已经不是绿毛了,保安染一头绿也不像话啊。

    “我这听惯了绿毛,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王文是谁”,绿毛嘿嘿笑道。

    “哈哈哈哈,你别说,我也真有点不习惯”,李江河寒暄了几句,进店里了。

    白天酒吧生意自然冷清,孙靖雅也是晚上驻唱,这时候店里就两个人在那坐着,一人一杯酒在聊天。

    “一杯尼格罗尼就行”,李江河说道,“哦对了,再来一杯吧,我约了人”。

    “好嘞老板,一定让你尝尝巅峰水平”,季芸笑道。

    她在乌有乡酒吧也工作的很舒服,老板性格好,不故意使唤人,更别说有那种恶心的目光,而且孙靖雅也在,两个人每天下了班还能一起回小窝。

    这就是她所期待的完美生活。

    等到尼格罗尼上来的时候,成雷波也到门口了。

    “绿毛,不错啊”,成雷波也为绿毛的变化而惊讶。

    以前活脱一精神小伙,现在看着可有朝气多了。

    “这也要谢谢波哥,不是您,我也没这个机会从良啊”,绿毛站得笔直。

    “从良说的跟你以前出来卖似的”,成雷波笑着拍拍绿毛,也进酒吧了。

    “波哥,你也要出来干?”,李江河听过成雷波的话,感觉很欣慰。

    他是真不想让自己这个小时候的朋友往见不得光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是人各有志,他也不好强求。

    “嗯”,成雷波喝了一口酒,道:“会所老板换人了,要还是原来的老板,我还真不一定能下这个决心。”

    “新老板不行?”,李江河有点好奇。

    “就是原来老板的儿子,可惜虎父生出个犬子,真不像个挑大梁的样子”,成雷波为自己原来的老板可惜,“让你管会所,不是让你在会所里自己玩,唉,一言难尽。”

    “对你来说也是好事嘛”,李江河说道。

    “江河你说的也是,但是脱离会所,我也真没啥手艺,所以这,哎,来找找你,希望您能帮帮我”,成雷波也不废话。

    “别这么客气,波哥,咱们永远都是朋友”,李江河笑说:“你看看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我想借点钱,自己开个拳馆”,成雷波说道:“我从干这个行当起,每个周末都会学泰拳,散打之类的,现在就寻思着自己开一个馆。”

    “行”,李江河答应的爽快,他也知道成雷波不可能干保安,“波哥,你说要多少就行。”

    “大概二十万就行”,成雷波搓搓手,有点不好意思。

    这年头二十万可不是小数目。

    “行”,李江河答应道。

    .......

    告别成雷波,他开着车转过几个区,路过自己名下的N家店。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车窗打开,歌声向外飘散。

    谁又能想得到,仅仅半年前,他还是个穷小子呢。

    正当李江河感慨万分的时候,母亲庞淑兰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妈”,这时候查打电话开车还不严,毕竟有车和有手机的都不多。

    “儿子,周末来你爷爷家一趟”,庞淑兰大着嗓门,“有点东西要给你。”

    “行,我周末回去”,李江河又说道:“妈,你就别总给我买东西了。”

    “哎呀,别管这些,记得来就是了”,庞淑兰说道:“挂了啊。”

    “再见,妈”,李江河放下了手机,专心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