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79:六百包夜
    李江河看完母亲庞淑兰发过来的便利店经营的相关注意事项,陷入了沉思。

    因为现在的便利店并不多,占据社区主流的还是传统的小卖部和粮油杂货店,而便利店总体撒上偏向年轻人,到底能不能成功,还是个问题。

    毕竟这时候距离711进入华国,还有三年时间,便利店行业可以说是一片荒芜。

    拓荒的人或许能得到最大的收益,但也可能直接倒在筚路蓝缕的过程之中。

    李江河犹豫了半天,还是相信自己母亲的建议,之前大受欢迎的猫爪杯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他知道自己在经商这方面的天赋是不可能赶得上自己的父母了。

    “喂,武哥”,李江河给武时清打了个电话,还是准备跟他当面说说:“这几天你有时间吗?咱们谈谈生意的事。”

    “江河啊,时间我有的是,你定个时间地点就行”,武时清在电话那头爽朗地说道。

    “那就明天下午,两点,咱们在秦江的乌托邦咖啡馆碰面吧”,李江河想了想,道。

    “行,这家店我早就听说了,网上很火啊”,武时清当然知道那是李江河的店。

    李江河跟武时清约好了时间,心情舒畅,想起自己有段时间没去校园代理展销站看看了,就顺路溜达过去。

    沾了旁边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光,虽然地处偏远,但消息也很快就在校园之中传播开了。

    这其中那些校园代理也出了不小的力,本来在学校里搞代理的人脉就相对多一些,这一综合,也是一股可观的力量。

    学生们觉得稀奇,反正是在学校里,闲的没事也三五结伴来逛逛。

    就像一个校园里的小型商场。

    卖西装的,卖公交卡的,卖磁带的,也有卖些诸如MP3这种小电器的,对学生来说,还是新鲜的很。

    李江河溜达过来的时候,展销站里闲逛的学生还不少。

    他还发现展销站的门口挂了个大学生创业试点的牌子。

    为了管理展销站,阮湘,陶卓然和丘可君没有课的时候,就会来一个人值班。

    今天正好是阮湘值班。

    “什么风把你这个大忙人吹过来了?”,阮湘坐在西装代理点的后面,轻笑道。

    “当然是枕边风了”,李江河搬过来个凳子,坐在阮湘身边。

    “呸,不正经”,阮湘笑了起来,不像以前李江河一说这种亲近的话,她就会脸红了。

    “今天你没课?我记得你们专业不是课特别多吗?”,李江河习惯性地拉住阮湘的小手。

    “对啊,今天就是唯一的只有半天课的时候”,阮湘的面前还摆了本线性代数的练习册,抽空在做题。

    “咱们的生意怎么样?”,李江河把凳子挪了挪,靠阮湘更近了。

    “一般,偶尔有几个来订西装的”,阮湘摇摇头:“没有什么大活动,哪有订西装的需求。”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西装定制男女都有”,李江河突然喊了一嗓子。

    引得展销站里的人纷纷转过头来。

    “别喊了,又不是卖菜”,阮湘笑得眼睛眯起来,伸出手锤了锤李江河。

    “应天公交卡代充,童叟无欺,八折乘车啊”,那边唐大头也吆喝起来。

    李江河这才注意到唐大头也在。

    “大头,刚才怎么没看见你?”,李江河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你一来就冲着你媳妇的摊位去了,眼里哪有别人?”,唐大头好笑道。

    “嘿,没办法没办法”,李江河挠挠头。

    这时候其他几个性子活泼的也争相吆喝起来。

    “这不是热闹多了”,坐回阮湘身旁的李江河笑道。

    “是是是,你厉害”,阮湘把头靠在李江河身上。

    “对了”,安静了一会,阮湘从自己的丑萌小包里掏出六百元整,递给李江河。

    “怎么,你要包养我?”,李江河刮了刮阮湘挺翘的小鼻子,道:“六百只能包夜哦~”

    “这是一部分手机钱”,阮湘一本正经地说道,没理会李江河地日常不着调。

    “好吧好吧,看在小娘子生的好看的份上,给你八折,480就包夜”,李江河插科打诨,不接这钱。

    “我说真的”,阮湘没忍住笑了一下,抓住李江河手道:“你要是不收,以后就别再想我收你的礼物了。”

    “唉”,李江河叹息一声,把钱收下了。

    “还有,你看见外边新挂了个牌子嘛”,阮湘继续说道。

    “哦哦,那个什么试点是吧”,李江河想起来进来的时候是看到了一个牌子。

    “团委的谭老师让你这个周去一趟”,阮湘拍拍李江河。

    “又叫我干什么?”,李江河伸手揽住阮湘,不愿意走。

    “他送来那副牌子的时候说的”,阮湘推了一下李江河,在他怀里仰着头看他,“你有时间就去吧,你想见我还不是能天天见?”

    ......

    纵然百般不舍,李江河也知道谭长学找自己肯定是有事,还是暂离温柔乡,去了趟团委办公室。

    “谭叔叔,什么事找我啊?”,李江河已经很熟悉团委办公室了,去旁边空桌搬个靠椅就坐下了。

    “不是我找你,是学校找你”,谭长学无奈。

    “学校找我?”,李江河有点奇怪。

    “你不是弄了这个大学生展销站嘛,啊对,还有你那个奶茶店我听说最近也很火?”,谭长学解释道:“有记者要采访你,学校也觉得可以,典型嘛。”

    “大学生创业典型?”,李江河凑近了一点,说道:“不瞒您说,我那奶茶店父母帮了不少,做创业典型恐怕有点........”

    “我想也是,买奶茶就算能赚钱也不至于赚这么多”,谭长学早有预料:“所以你着重强调这个校园代理展销站的事就行,抓大放小,记者不会为难你的。”

    “谭叔叔,为什么不让其他人接受采访呢?”,李江河纳闷。

    “光一个校园代理展销站哪够分量?主要是报社发现你那个奶茶店最近很火,顺藤摸瓜摸到学校里来了”,谭长学解释道:“那个展销站是顺带的,但是,咳,还是希望你主动往展销站靠,”

    “行,不过,是哪家报纸?”,李江河问道。

    “金陵晚报,记者也是林老以前的学生”,谭长学说。

    “呃,不会是陶树波陶记者吧?”,李江河想起自己这个学长了。

    “真是他,你认识那就更好了”,谭长学也不是很惊讶,老师介绍学生互相认识也是常事,“下个周周一,晚上来,你记得把时间空出来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