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76:龙,能大能小
    “谁敢砸?”,成雷波手里也拎着一根钢棍,带着六个人把门口堵住了。

    成雷波的外形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一脸横肉,小臂上露出一条长疤,那是他刚入行的时候被人砍的。

    他手里的钢棍和黄毛手里的还不一样,他这是实心的,很沉,拖在地上的声音沉闷,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怎么,有谁要砸我兄弟的场子?”,成雷波狞笑道。

    钢棍黄毛看见成雷波的时候就知道不好,这酒吧的老板果然是玩花的了。

    他是常打架的主,一看就明白成雷波也是“专业”混子,知道今天这事难以善了。

    他心里暗骂让他来捣乱的那个王八蛋,不是说这酒吧老板是个新人,不认识什么人吗?

    “就是你要砸店?”,成雷波猛地把钢棍抡起来,却又在空中止住。轻轻地放在酒吧柜台上。

    “草”,钢棍黄毛看着那根实心钢棍,心里骂娘,他感觉自己不是成雷波的对手。

    这时候他有点进退两难,砸店吧,下一刻那根钢棍就要往自己身上抡了,不砸吧,自己说的太满了,下不来台。

    李江河看看进退维谷的钢棍黄毛,突然说道:“这样吧,我知道你也不是自愿来砸店,往日无怨,今日无仇嘛,你就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算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这......”,钢棍黄毛犹豫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也没必要和我死磕吧”,李江河呵呵笑道,假如刚才他只有八分相信是有人指使,那现在就是十分了。

    成雷波配合的靠近钢管黄毛,其他人也围了上来。

    “是久光酒吧的老板”,果然是不能指望这些职业混混讲义气,钢棍黄毛说的大义凛然:“其实我也不喜欢这种恶意竞争的行为,但我也是没办法啊”

    那是给的太多了你没办法吧?李江河对这种卖队友的行为也不是很赞同,但他还是说道:“这次算我们交个朋友,我送你们出去。”

    李江河顺手在柜台上那了两瓶啤酒放到钢棍黄毛手里,把他手里的钢棍拿了过来。

    现在应该叫啤酒黄毛的混混吃了瘪,但他也没办法,还是勉强笑了两声,带着小弟们灰溜溜地离开了。

    李江河看黄毛走了,转过头来拿目光扫了扫酒吧内剩余的顾客,高声说道:“十分抱歉,今天打扰到大家了,为弥补大家的损失,今晚酒水,一律半价!”

    “哈哈哈,谢谢老板”,有性子活泼的顾客起哄道:“我们看见这一遭,算是赚了。”

    “哈哈哈哈哈”,笑声此起彼伏地在酒吧里想起。

    孙靖雅也猛地一个扫弦,像是庆祝突发事件的结束。

    “波哥”,李江河看气氛恢复,转过身来揽着成雷波的肩道:“今天兄弟们幸苦了,酒水免费,我请兄弟们喝个够。”

    “不用了”,成雷波倒是想答应,但他刚才看了看酒吧内部,发现没有位置坐下算上自己这七个人了,这时候说道:“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江河。”

    李江河摇摇头,去收银那里拿出一摞钱。

    “兄弟们一人两百,算是误工费”,李江河把钱塞给成雷波:“波哥,这一千是你的。”

    “别别别”,成雷波急忙从那一千里数出八百,又放回李江河手里,“江河,大家都两百,我也拿你两百,但你要拿我当兄弟,这八百就算了。”

    李江河拍着成雷波的后背,笑道:“波哥,咱们当然是兄弟,你这么讲义气,那就一个兄弟再多发一百,行吧。”

    李江河从八百里又拿出七百,赛给成雷波,“今天的事,谢了。”

    “行,那我也不矫情了”,成雷波答应道:“以后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李江河亲自送成雷波几个人出了酒吧,目送面包车开远,这才回来坐着。

    “行啊,江河,很MAN”,武时清笑了笑。

    “又没打架,MAN什么?”,李江河要了一提啤酒,摆在桌子上。

    “龙能大能小,男人也是这样”,柴宜斌开了个荤腔。

    “就你会说话”,武时清哈哈笑道:“我的意思也差不多,该硬气的时候硬气,,该退一步的时候就退一步,这才是男人。”

    这时候旁边一个哥们拿着酒杯过来,“老板,我敬你杯酒,牛逼!”

    “干杯”,李江河也起身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这时候李江河环顾四周,发现酒吧是满座,这下他明白成雷波为什么不坐下来喝杯酒了。

    而武时清现在感觉,除了李江河身上的气运,他也是个可交的朋友,能干大事。

    有的人像公鸡,就知道斗斗斗,这样的人终有斗败的一天,能在占据上风的时候主动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难得。

    尤其是像今天晚上,要是那个混混和李江河是一个层次的人,李江河占据上风要赶尽杀绝倒是无可指摘,关键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真要逼到绝路,反倒自己会沾一手脏。

    酒喝的差不多了,李江河起身告辞,他还要回宿舍呢。

    “咱们的生意,可就等你一声令下呢”,武时清起身又跟李江河碰了一次杯。

    “行,既然两位不嫌弃,那我就回去想个好生意”,李江河举杯一饮而尽。

    离开酒吧,他回头看了一眼,感觉自己该找个保安了。

    以前他以为自己这是静吧,事少,结果出了这档子事,他觉得还是找一个保安站在门口,怎么说也像点样子。

    他脑子里浮现出成雷波的身影,但有点大材小用了。

    他也希望自己小时候的朋友能找个好营生,谁能做一辈子看场子的,这又不是港片。

    李江河没开自己的帕萨特,喝了酒嘛,他在路边随手招了辆出租车,回学校了。

    “三哥回来了?”,王云立打了个招呼。

    李江河点点头,和舍友们打趣几句,泡了个脚,躺在床上思索武时清所说的合伙做生意的事。

    李江河有心找个好行当,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最后酒意上来,他就沉沉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