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75:成雷波
    风从门外吹了进来。

    大厅里顺着节奏摇摆的人们也停了下来。

    正在小舞台上弹着吉他的孙靖雅抬头看了一眼门外,又自顾自地继续弹唱了。

    “噢……你这就跟我走”,人们停了一下,继续舞动。

    这年头的酒吧常客,玩心都不小心,这驻唱歌手多有性格,他们喜欢!

    至于外边的进来的几个混混,谁又在乎呢。

    “妈的”,领头的黄毛手里拿着跟钢棍,猛地一戳地面,“都他妈给老子停下。”

    过了十几秒,孙靖雅拨动吉他的手才停下。

    这首歌已经唱完了。

    “都听不懂人话吗?”,黄毛旁边一个空着手的黄毛喊道。

    “听到了听到了”,李江河站了起来,“你吼辣么大声,有事吗?”

    这时候作为老板,他肯定要站出来。

    其他的顾客也意识到这大概是来砸场子的,但没人走,甚至没几个害怕。

    还是那句话,玩心大,这热闹可不好碰上,回去就是喝酒吹逼的绝佳素材啊。

    “当年几个混混来酒吧砸场,那钢棍有大臂那么粗,你猜怎么着?哥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一想就带感。

    “谁裤兜没扎紧,把你露出来了?”,钢管黄毛一抬钢管,恍惚间以为自己是乌鸦哥。

    “我是这里的老板,怎么,有事吗?”,李江河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不是那种怕事的人,但要是放在以前,他可能真有点畏惧,不是怕打架,是怕万一打出什么事来,家里没钱,至于现在?有被个混混就吓趴下的富二代吗?

    “你就是老板?”,领头的钢棍黄毛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江河,“这片街道,你开店就要交保护费,懂吗?”

    “呵呵”,李江河耸了耸肩。

    这些收保护费的就像晚上飞来飞去的蚊子。

    你以为露出大腿给它咬一口就算完事,就能睡个好觉了,其实它咬完了你的大腿,还是会飞到你的头顶嗡嗡嗡。

    只要你不起床开灯,置它于死地,他就永远不会如你所愿的那样消失。

    所以保护费,那肯定是不能给,再说,法治社会,交税就够了,还交保护费?

    没这个道理嘛

    “不交?”,钢棍黄毛再次用钢棍重重击打地面。

    可以看得出,他的手被震得很疼。

    “不是不交”,李江河决定先稳住这几个黄毛:“是现在店里没钱,你等会吧,我打个电话,让人送钱。”

    “你别想着报警”,钢棍黄毛还算有点脑子,说道:“我们可不止这些人,你要是报警,你这店就别想要了。”

    小鬼难缠,玩阴的确实防不胜防。

    这时候柴宜斌和武时清对视一眼,互相摇了摇头。

    意思是先不管这个事,一方面,他们想看看李江河如何处理,另一方面,李江河看起来还不慌,人家自己能解决,他们没必要上赶子一样找人解决。

    其他顾客也看向站着的李江河。

    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老板要是认怂就太没劲了。

    “好”,其实原本李江河真的想给秦江公安局的段化民打电话,但这钢棍黄毛一说,他也就熄了这个念头。

    把这些人抓起来容易,但是防住这些人的黑手就不那么容易了。

    他略一思索,给成雷波打了个电话。

    以前提到过,成雷波就是会场给人看场子的,只是比较受老板信任,如果这些看场子的算作保安的话,那他就是保安队长。

    接到电话的成雷波正在吃串,今天晚上不是他的班,他就在会场不远处的烧烤店和其他几个看场子的一起吃串,离得近,万一会所有点事,他马上就能赶回去。

    虽然电话里李江河说是有人收保护费让他拿着钱来,但他知道,这肯定是让他带人去,而不是带钱去。

    成雷波虽然不爱学习,但他脑子不笨,不然也不会被会所老板信任。

    他把杯里剩下的啤酒仰头喝光,下定了决心,去!

    不光要去,最好是让李江河看到自己的价值。

    他不想一辈子就在这给人看场子,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一门青春饭。

    他和李江河小时候关系好,但这么长时间他们也就在医院见了一面,他知道再深的感情也差不多都被时间消耗没了,李江河要是真发达了,没必要提携他一个“混混”。

    但眼前的就是一个机会,成雷波的直觉告诉他: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哥几个”,成雷波放下啤酒杯问道:“我这有个忙,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帮?”

    “什么事,波哥,直说就行”,说话的是之前李江河见过的绿毛。

    “我有个兄弟遇到点事,需要咱们去站站场子”,成雷波起身说道:“愿意去的,拿着点家伙就上车,不愿意的也没事,继续吃就行,我跟老板说算我账上。”

    成雷波给老板干了这么些年,也买了辆面包车。

    “波哥,你说哪里的话,这要是不去,那我们还是哥们吗?”,当即就有一个黄毛站出来响应。

    这事你要是不干,回来成雷波能真当这事没发生?

    这些人还没蠢到这个份上。

    成雷波又看看其他人,开口道:“既然没人不去,那我们就拿着家伙上车,放心,既然你们肯叫我一声波哥,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

    这边成雷波正在开车赶来的路上,那边李江河继续和几个混混扯皮。

    “到底来不来啊?”,钢棍黄毛不耐烦道:“别耍花招啊。”

    “哪能啊”,李江河笑道:“反正你们收保护费,也不急于一时嘛。”

    他现在回过神来,感觉这事没这么简单。

    不排除是有同行眼热,跟这帮人串通好了来捣乱。

    “几位,其他店你们也收保护费吗?”,李江河也不着急,靠在墙上问道。

    “废话那么多呢”,钢管黄毛旁边的小弟叫道:“别逼我们动手。”

    “李江河看了看手机,抬头说道:“我很给你们面子了吧?怎么,这几分钟你都等不得?”

    “我就等不得了”,钢棍黄毛一抬钢棍,“先给我把酒柜砸了。”

    李江河看了眼门外,刚才是成雷波给他发了消息:已到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