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74:柴宜斌
    周末。

    李江河先是依照约定,又去了一趟大成玻璃,取走新订制的两千套猫爪杯。

    他思考过要不要限量发售,但是这个东西制作工艺相对简单,他感觉仿制太容易了,还是走量吧。

    以后美人鱼能限量一个杯子卖199,是因为它的商标值钱,李江河这几家咖啡店现在虽说在应天是比较有名,但跟将来的美人鱼比还是差的太远了。

    没有那么大商标附加值的李江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奶茶店里也一并卖起杯子。

    晚上的时候,他开车去乌有乡酒吧,跟武时清约好了一起喝一杯。

    虽然时间相对较早,但酒吧里的人已经很多了。

    好的调酒师+好的驻唱歌手+好的酒吧装修=好的销售额。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小舞台上,孙靖雅正在唱周董的《星晴》。

    “这边”,武时清来得早,这时候起身招招手,示意自己在这。

    “来了来了”,李江河口里答应着,走了过去。

    “你这酒吧人气是真不错,搞不好以后就是这条街的地标了”,武时清笑道,而后拍拍自己身旁的人,介绍道:“这是柴宜斌,我的好朋友。”

    “这是李江河,也是我的好朋友”,武时清也把李江河介绍给身边的人。

    李江河和柴宜斌互相打量着。

    柴宜斌身高也将近一米八,皮肤比较黑,嘴角总是缀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穿着花衬衫,露出胸口的吊坠,看起来就像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这边柴宜斌也打量着李江河,学生气挺重,人不胖但肩膀较宽,像是时常运动的那类人,但总的来说,他感觉李江河没什么特殊的。

    “一杯死亡午后”,李江河看了眼酒单,跟调酒师季芸说道。这是大作家海明威发明的一款鸡尾酒,苦艾酒和香槟的混合比例是1:3,事实上,他还有一篇同名小说。

    海明威爱喝酒是出了名的,饮酒如饮水,餐前要喝酒,饭间要喝酒,晚上要去酒吧喝酒,受伤了躺在病床上也要喝酒,酒水浇灌了他的灵思,也让他笔下的人物都多多少少爱酒如命。

    李江河舒适地靠坐在酒吧的沙发座椅上,和武时清,柴宜斌闲聊。

    柴宜斌今年二十七了,比武时清还大了一岁,他也是在国外念的书,只不过不同于毫无野心,一心修仙的武时清,他学的是富二代们常学的管理。

    柴宜斌家里是搞矿产的,真正的家里有矿,还不止一座两座,他也是柴家的老二,只是他却不甘心一辈子做个老二,甩开大哥执掌家业才是他的追求。

    他和武时清私交不错,这次武时清要把他介绍给李江河,也是生了让两个人多接触接触的心思,把李江河带入自己的圈子。

    柴宜斌愿意来,一方面是武时清告诉他,李江河背后是风头大盛的江河科技,而且还有实业方面的门道,他们在国外接触互联网早,能看出互联网崛起是大势所趋,以后肯定是一大助力。另一方面,武时清喜欢神秘学是圈子里出了名的,他神神秘秘地说自己发现了一个身怀大气运的人,让柴宜斌也好奇的很,当然,他也是怕自己朋友被江湖骗子给骗了,来参谋参谋。

    “江河,有没有兴趣一起做个生意?”,武时清抿了口酒,看了看李江河。

    “你们不缺钱吧?费那个心思做生意干嘛”,李江河说到这里,突然想起逻辑上自己也不需要做生意,再次在心里感叹自己的劳碌命。

    “缺钱啊,怎么不缺”,武时清乐道:“还有人嫌钱多嘛,永远都缺钱啊。”

    旁边柴宜斌瞥了一眼武时清,心道你这家伙坏得很。

    “我们也想干点事嘛,一天就在外边玩,家里觉得不行”,柴宜斌说道。

    来的时候武时清就跟他提过要跟李江河一起做点什么,这样接触的机会多,他想看看这种有气运的人,到底哪里异于常人

    柴宜斌觉得这种神鬼之类的太扯淡了,但他也同意跟李江河一起搞个小生意,作为互联网新兴大佬的儿子,李江河的家境对柴宜斌争夺家业也是一个助力。

    “那你们想干点什么?”,李江河摸不着头脑。

    “都行,主要是我们出资,你来决定如何发展,你可以少拿钱但多占一些股份”,武时清解释道,“就是有点产业,显得我们也做了点正事。”

    “这.......”,李江河不明白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直觉这事没这么简单,但由于他的脑回路和武时清这种凡是都往神秘学扯的脑回路不一样,加上他现在还是不知道自己父母到底在干什么以及已经多有钱了,所以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但是,你们也总要出出主意吧”,李江河也不傻,和这种看起来人还不错的二代一起做生意,这可不是什么坏事。

    “我们要是有主意那就省事了,关键我们也没有啊”,柴宜斌笑道:“还是李老弟你来拿主意吧,我和老武做个甩手掌柜就行。”

    “让我想想吧”,李江河举起酒杯,和两个人碰了一下。

    “那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只要你一句话,我们的钱就到位”,武时清轻松地一笑。

    几个人谈好了事,惬意地喝酒听歌。

    这时候孙靖雅唱的是窦仙的《无地自容》。

    酒红色的头发像是燃起的火,彻底点爆了在座之人的热情。

    “喔”,隔壁桌有人起哄欢呼了一下。

    “再来一个”,武时清玩的兴起,也站起来起哄。

    “再来一个”,起哄声此起彼伏。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孙靖雅吉他声一变,开始老崔的《一无所有》。

    很多人都站了起来,跟着节奏哼唱。

    李江河也被现场感染,恍然间明白为什么摇滚乐这么具有魅力了。

    “噢……你这就跟我走”,音乐震耳欲聋。

    好好一个静吧,倒比很多闹吧还欢快。

    只是,气氛正到酣热,酒吧的大门却突然被人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