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64:玩主武时清
    太平路,乌有乡酒吧。

    李江河和站在吧台的季芸打了个招呼,领着几个人坐下了。

    “来一杯教父吧”,李江河看了看酒单,点了一杯以前刘安仁很喜欢的酒。

    苏格兰威士忌加上杏仁利口酒,比例是3:1,加满冰块。

    有传闻说教父的饰演者马龙·白兰度就很喜欢这款酒,至于是不是真的,那就无从得知了。

    “那给我来一杯曼哈顿吧”,童舒窈看着季芸小臂上的纹身,突然说道:“喔,岩蔷薇。”

    “小姐,您也知道岩蔷薇?”,季芸很高兴有人认出了自己和孙靖雅的定情花。

    “花语是拒绝嘛”,童舒窈笑道。

    等到季芸离开,赵雪青问道:“童姐,你还对花有研究?”

    “没,这还是我来咱们学校之后,才知道的,这种花九江省多,但平京基本没有”,童舒窈侧头解释,“是一种外来的花卉,我也是听花店老板提起过。”

    童舒窈低了下头。

    没一会,酒就上来了。

    毕竟是老板嘛。

    王云立和李江河点的一样,赵雪青和童舒窈点的一样。

    曼哈顿被称作鸡尾酒皇后,口感偏甜,酒精却也比较多,女士点的为多。

    李江河喝了一口“教父”,感慨自家调酒师的手艺真不错。

    “嗯”,童舒窈也喝了一口曼哈顿鸡尾酒,“你家这个调酒师水平确实可以。”

    “再点几个小甜品吧”,李江河起身要招呼季芸从甜品柜里拿点吃的。

    不过,当他转身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个绝没有想到的人。

    武时清。

    自从在朝天宫古玩市场邂逅了这个有点神神叨叨的年轻人,李江河很快就把他抛在脑后了。

    萍水相逢,交谈几句,虽然李江河对武时清的印象很好,但是不妨碍他从古玩市场出来之后,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实在没有交集嘛,而且两个人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那边武时清也惊愕了一下。

    作为一个笃信神秘学的人,李江河说他有点神神叨叨倒是不假,他这几天一直在学紫微斗数,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排盘(可以简单理解为算命),时灵时不灵的。

    今早他算出自己要遇贵人。

    当然,算出遇贵人,他是真不太信,以为自己又算错了。

    毕竟在九江,能当他贵人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他今天又没准备去拜访九江的一把手。

  

    武时清是武家这一代的老二,他小时候生过大病,那时候武家刚开始发家,求医问药也解决不了,结果让一游方道士给了个土方治好了。

    这也真算得上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武时清从此与神秘学结缘,喜欢古董,也没事就到处逛逛,喝酒品茶,总之是个玩主。

    反正他也没有继承家业的野心,最大愿望是老了之后去武当山做个老道士,可惜武家长辈不允许。

    出于对神秘学的敬畏,他几乎算得上与人为善,每年都会给贫困地区捐款,遇着哪里有灾情,还会多捐些。

    “你好”,李江河憋了半天,选择了这个老套的招呼。

    “你好”,武时清微笑了一下,走过来问道:“你们不介意加一个吧。”

    这在酒吧倒是常有的事。

    “当然不介意了”,李江河看看其他人,他们都点点头,“人多热闹嘛。”

    武时清扫了一眼在座的几个人,童舒窈让他略有惊艳,不过也没能让他的视线多做停留,最后他还是把目光停留在李江河脸上。

    他感觉自从上次朝天宫古玩市场一别,李江河的精气神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可惜李江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肯定觉得是废话,是个人从勤工俭学的穷小子变成实打实的富二代,甚至因为要忙那些店的发展,还有点富一代的意思,精气神都会变化。

    但在武时清看来,这就是《周易》里所说的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

    不得了啊。

    “这是,嗯......”,李江河想要介绍一下武时清,却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叫武时清,武当山的武,时间的时,三清殿的清”,武时清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又把目光转向李江河。

    “我叫李江河,木子李,江河湖海的江河”,李江河说道。

    其他人也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老板这位?”,季芸看这边又来了一位,询问道。

    “噢,也免单”,李江河点点头。

    “那我就不客气了”,武时清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我要一杯尼格罗尼吧。”

    武时清觉得有产业就好,有了产业才能明白自己这个两度萍水相逢的有缘“贵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错”,武时清放下酒杯,“你这店里的调酒师有水平。”

    武时清感觉这杯尼格罗尼在他喝过的酒吧里也能排到前五。

    前五就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他打量着店面,女性的调酒师让人觉得很有意思,他以前也见过一些,但那些属于打着调酒的旗号,实则是带颜色的擦边球。

    摇滚范的女歌手唱的却是缠绵的情歌。

    这时候孙靖雅唱的是韩宝仪的《舞女泪》

    不同于原唱有些欢快,孙靖雅唱的要忧伤的多。

    装修也很有特点,是他没见过的风格。

    从店面可以窥见店主人的性格,武时清觉得李江河应该很有意思。

    但其实这些和李江河真没什么关系,酒吧装修是李军依照后世的思维弄得,调酒师是自带的,女歌手是调酒师介绍的。

    可惜李江河不知道武时清的想法,不然一定要说:你真是误会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