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63:文艺老青年
    在乌有乡酒吧,李江河见到了被季芸推荐来的驻唱歌手——孙靖雅。

    虽然听名字似乎是个文静的小女生,但如果用音乐风格来比喻的话,那季芸充其量是民谣,而孙靖雅则是震得人耳膜疼的重金属摇滚。

    同样留着短发,但却被染成酒红色,深黑的皮夹克上满是铆钉,雕花腰带下面是紧绷的牛仔裤。

    她也算的上生的比较白,但右小臂上纹满了图案,很有反差的是,她的左臂干干净净,一点纹身也没有。

    她的脖子上也纹了一朵小花,李江河认出这一朵跟季芸小臂上的那一朵是一样的。

    后知后觉的李江河恍然大悟,季芸和孙靖雅应该就是一对情侣。

    不过,李江河看着自己这间酒吧的布置,总感觉不是那么适合让重金属音乐肆虐其中。

    孙靖雅插上电吉他,唱了一段《run to the hills》(奔向山丘)。

    这是Iron Maiden(铁娘子)乐队的歌,不过,虽然叫做铁娘子乐队,但其实并不是女性乐队。

    毫无疑问,是一首重金属风格的歌,它的内容还是白种人对印第安人的罪行。

    李江河能听出她唱的不错,不过这种歌,似乎还是适合那种在舞池里扭动腰肢的人们,而不是在清吧里小酌的顾客。

    “嗯.....”,李江河还是鼓了鼓掌,说道:“很有激情。”

    “其实我也会别的歌”,孙靖雅看出李江河心里的想法,调了调吉他,说道:“只是我个人比较喜欢摇滚。”

    “爱情转移,你听过吗?”孙靖雅抱着吉他说道。

    “没有”,李江河诚实地摇摇头,他平时听歌不多。

    假如他也是重生者,这个时候就该觉察出不对了。

    这歌,E神在2009年才出的粤语版。

    而文艺老青年李军却让他提前问世了。

    “是首新歌,你没听过也正常”,孙靖雅换了个不那么狂野的姿势,说道:“听说这作词人还是个新人,我唱了啊。”

    “徘徊过多少橱窗住过多少旅馆

    才会觉得分离也并不冤枉

    .......

    荡气回肠是为了

    最美的平凡”

    李江河承认,现在看起来孙靖雅就是最合格的人选了。

    “厉害”,他真心实意地拍动手掌,“乌有乡欢迎你。”

    最后敲定孙靖雅的薪水是一个月3000,小费算是她自己的收入,基本工资以后还会涨。

    搞定了酒吧驻唱的事,李江河又去看了看咖啡馆就回学校了。

    校园代理展销站的事,估计要等下周才能收到信,李江河也不是很急,他现在比以前要自信从容的多。

    钱就像压舱石,总能让人看起来从容。

    周天下午的时候,话剧团排练。

    相比而言,《恋爱的犀牛》这部话剧并不是很长,所以排练的时间也用不着很长,只是很依赖男女主的演技。

    但是今天童舒窈发挥的很一般,甚至有点不在状态。

    “怎么了?”,李江河靠在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墙上问道。

    这种需要排练的社团,基本就是申请大学生活动中心来进行活动,所以虽然这边属于学校的偏僻地带,但李江河还是觉得可以把大学生校园代理展销站就开在这旁边。

    “没什么”,童舒窈也知道自己今天状态不好,“可能是这几天累了吧。”

    “咱们童大社长还能累着?”,李江河走过去把大学生活动中心的窗户关上。

    “我可去你丫的”,平京大妞顺手把台词本扔了过去。

    又排练了一会。

    李江河拍拍脑袋,说道:“咱们好像还没一起聚过餐,这也五点多了,一起吃个饭?”

    “江上人家”,王云立立马响应。

    “行,就江上人家”,李江河看看其他人。

    他看出这些人排练了俩个月,实在有些疲倦了,应该放松一下了。

    “没问题,谁不知道江上人家是李同学的产业?”,文院的赵雪青生性活泼,这时候笑道:“还不给我们个大折扣?”

    “既然赵同学这么说了,那就五折”,李江河说道:“其他人呢?”

    “去”,几个人异口同声,五折不亏呀。

    “你呢,童大社长?”,李江河又把头转向童舒窈。

    “吃大户,我干嘛不去?”,童舒窈笑道。

    “出发!”,李江河挥舞着台词本。

    江上人家,酒足饭饱。

    “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这个桂花鸭太好吃了”,赵雪青竖起大拇指。

    “真的是”,环境科学的“黑子”的演员夏忠龙拍拍自己的肚子。

    “对了,谁想去酒吧?”,李江河突然提议。

    这时候才六点。

    李江河觉得还是先让较为熟悉的人像父亲李军说的那样“感受”到自己的“实力”。除此之外,他也想去看看酒吧生意怎么样。

    从没干过这行的李江河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酒吧?”,夏忠龙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点。

    这时候酒吧还是比较被“魔化”的。

    好像一提到酒吧就是搂在一起的男女,五颜六色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打碟声。

    别说是2001年,就是二十年后,去过酒吧的大学生也远少于没去过的。

    “不是那种很闹的酒吧”,李江河解释道:“是我自己开的,就是喝喝酒,有驻唱歌手唱歌。”

    “三哥,你还有多少产业,直接说吧”,王云立把碟子里最后一块桂花鸭吃掉,“既然是三哥你开的,那我肯定去啊。”

    “我还是回宿舍吧,中期作业我还没做呢”,夏忠龙找了个借口。

    最后选择去酒吧喝一杯的就是李江河,童舒窈,赵雪青和王云立。

    童舒窈本来就有闲来没事去酒吧坐坐喝一杯的习惯,这是她释放压力的方式。

    从没去过酒吧的赵雪青是出于好奇,王云立以前就去过几次,再说,自己舍友开的,怎么也要捧捧场。

    李江河总感觉赵雪青和王云立之间有点他不知道的关系。

    不过,他觉得王云立那个性格也不可能搞什么地下恋情。

    “正好四个人,打一辆车?”,李江河出了江上人家,看着街道。

    “你们两个男生一起,我们两个女生一起吧”,童舒窈伸出手冲着不远的出租车摆了摆手,“要不然太挤了。”

    “行”,李江河点点头,拿出手机给丘可君发了个消息,让她转告阮湘自己要和话剧团一起去看看自己新开的酒吧,顺便邀请她们改天一起去一次。

    李江河觉得该给阮湘买个手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