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59:变变心态
    下午。

    被辅导员谈完话的娄盛心情郁闷,他感觉权贵们都是勾联在一起,只有自己是清白的斗士。

    这一瞬间,他认为自己是这污浊世间为数不多的几股清流之一。

    娄盛回到宿舍,他心高气傲,宿舍关系并不好,有心想要抱怨几句这陈腐的学校,但却没人搭腔。

    随手拿起一本书摔在床上,他走出校门,准备散散心。

    “去TM的有钱人”,娄盛看着校门口一辆崭新的白色BMW,愤愤的骂道,“真不公平。”

    与此同时,聚完餐的李江河先送阮湘去图书馆,然后才走出校门。

    白色宝马的车窗被摇了下来,庞淑兰对着李江河招招手:“儿子,这边。”

    可惜娄盛这时候已经走远了。

    “这车挺贵吧?”,李江河坐在副驾驶,还是比较关心价格。

    “还行,你都是富二代了,就别在乎一辆车多贵了”,庞淑兰打着方向盘,“而且,这些车啊,表啊,就像是一种财力证明,要是骑个自行车去跟人谈合作,人家肯定怀疑你到底有没有足够的资金,这实业,资金链是至关重要。何况等到急用的时候,这些东西还可以换钱。”

    “对了,妈,怎么突然给我又买了三个店?”,李江河感受着好车的座椅,看着车窗外一辆辆驶过的轿车。

    “我和你爸的生意都不错,这些钱出的起”,庞淑兰好像年轻了五六岁一般,神采飞扬,“以后咱们家只会越来越好,你真要变变自己的心态,钱该花就花,反正以后我和你爸的产业也都是你的。”

    先去看的是三家新的奶茶店。

    奶茶店毛利高,操作其实也比较简单,招完人先培训就行了。、

    “你看,这边就弄一个情话墙”,庞淑兰指了指奶茶店未完工的装修,道:“这样,贴了心形纸的情侣想起来的时候,就更有可能来奶茶店做回头客。”

    因为李江河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里,随时准备应对督查组的“提审”,所以这几家奶茶店的装修风格是庞淑兰决定的。

    李江河点点头,这个设计现在有一些店就已经有了,不算很稀奇。

    “还有,这和你学校不一样,店里的奶茶包装一定要漂亮”,庞淑兰比划了一下,“外边最后要有一层硬纸板作为护手。”

    “用得上吗?妈,我看奶茶店都差不多是那种简单的包装”,李江河看了看店里的装修,“这样成本不会太高吗?”

    “没事,你可以卖的稍微贵一点”,庞淑兰笑道:“你回来卖卖就知道了。”

    “好吧”,李江河挠挠头。

    奶茶店因为开的分散,浪费了时间,到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这条街再过几年就会名声大噪,成为全国赫赫有名的酒吧一条街,但现在还只是大猫小猫两三只。

    “想好酒吧的名字了吗?”,庞淑兰推开酒吧的大门。

    这时候酒吧还没完全装修好,里面没有人。

    “叫乌有乡吧”,李江河打量着酒吧的内部空间:“比较协调。”

    酒吧差不多300多平,吧台后面的酒柜上零散地摆着几瓶开封了的基酒,地上因为要把原本的瓷砖换掉,还没换完,所以裸露出一部分水泥地。

    “现在人还没有上班”,庞淑兰看了看已经装修好的部分,道:“我和你爸的意思,这第一家酒吧做成清吧,就是没什么舞池的那种,我记得你以前和安仁去过几次酒吧,对吗?”

    “啊?我还以为您不知道呢”,李江河惊讶道。

    “不想说就是了”,庞淑兰有点感慨:“那时候还是你建业叔叔说的,安仁偶尔会拉着你去酒吧,让我们别拦着,说是有你看着安仁,他比较放心。”

    “我当时害怕你们管我,就没说”,李江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都过去了”,庞淑兰拉着李江河又进去看看清洗消毒间,“我和你爸还是挺开明吧?”

    “嗯”,李江河点点头,又进去看看卫生间。

    “对了,以后你学校旁边那家江上人家的收益也归你了”,庞淑兰对该酒吧的装修进度还比较满意,拉着李江河又走出酒吧,说道:“你就每周没事的时候去看看就行。”

    “好吧”。李江河也没什么可拒绝的。

    “行了,地方你都知道了,吃完饭,我送你回去”,庞淑兰把酒吧大门锁上,“估计再有几天就差不多能装修好了,那时候你再来吧。”

    庞淑兰把钥匙递给李江河:“装修队的钥匙回来我会给你拿着。”

    李江河和母亲随便找了家看起来干净的小店,吃了顿晚饭。

    “儿子,卖早餐的时候,你有没有怪过父母?”,庞淑兰看着笼屉里的生煎,想起他们以前也卖过生煎。

    李江河喝了口鸭血粉丝汤,沉默了一会。

    “我肯定也想过”,李江河坦然地说道:“想过为什么我就不能去吃KFC,为什么不能过年的时候买一件新衣服,但是这世界上总归是有穷有富,我能做的也只是努力学习,希望以后能改善咱们家的境况,人各有命嘛。”

    “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庞淑兰看着已经长大,冒出胡茬的儿子,唏嘘道:“那些年苦了你了。”

    “就跟您说的,都过去了”,李江河释然地一笑。

    李江河的心里好像突然放下了什么重担,他眼前依稀出现那个小小的,帮着父母收钱找钱的身影,挥着手,彻底跟他说了再见。

    出了小店,夜色降临,白色宝马开的很快。

    “儿子,尽快考个驾照吧”,庞淑兰看着越来越近的应天大学的轮廓说道。

    “那怎么也要等到假期”,李江河看着已经亮起灯光的教学楼,突然感受到当年从学校宣传单上感受过的美感。

    下了车,李江河漫步在校园。

    身旁不时有学生走过,站在楼下,可以看到教学楼里偶尔走动的人影。

    有校外进来的打球,这时候拍打着篮球离开,“砰砰”的声音传的很远。

    这时候享受校园感觉的李江河,全然不知道就在身后的行政楼,校领导们又聚在一起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