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58:水落石出
    两天后。

    督查组基本确定了李江河不存在学术造假以及报纸上报道的种种行为。

    除了营销比赛如果非要细究,或许有点钻了空子的成分,但真论规章,也找不到哪一条不允许人家自己的奶茶店,挂一个不是宣传奶茶的招牌。

    学术造假没那么难查。

    得益于李江河在自己的电脑上写的论文,他也没有删除痕迹的习惯,查资料的记录都有。

    至于老院长那边。

    就像老院长自己说的,他要是想帮学生造假来获得学术资本,那就发到核心期刊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国家级期刊了。

    最后核实了了一遍材料,李延兴带着督查组回教育厅复命了。

    终于可以和老院长接触的李江河,很有歉意。

    “这算什么大事?”,老院长看着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李江河:“既然问心无愧,即便是调查,也不过是浪费点时间罢了。”

    “那也折腾您嘛”,李江河挠挠头,“没想到这件事会闹成这样。”

    “好事多磨”,老院长显得很轻松,“查查也好,以后就没那么事了。”

    “嗯”,李江河点点头。

    “对了,下一篇论文的选题定了吗?”,老院长抿了口茶,问道。

    “差不多定了,写古典文学的悲剧精神”,李江河回答。

    “也行”,老院长放下茶杯,道:“你刚开始学这方面的东西,从大的方向入手是比较合适。”

    “你先回去吧,院里一会还要开会,过几天来家里吃饭,你师母也挺想你”,老院长又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堆期刊,“这些你拿回去吧,是近期的文学类期刊,你也学学现在的风向。”

    “好的,林爷爷”,李江河抱着期刊,顺手把老院长办公室垃圾桶里的垃圾提走了。

    出了办公室,李江河先给父亲李军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调查结果。

    “既然你没有造假,沉冤昭雪不是早晚的事嘛”,李军笑道:“明天你妈去学校门口接你,看看新店。”

    “不用吧,我自己坐公交去就行”,李江河回答。

    “你妈新买了辆车,做实体生意嘛,连辆车都没有,容易被人小瞧”,李军说道:“你跟你妈联系吧,爸爸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再见”,又是熟悉的忙音。

    “喂?儿子”,庞淑兰接通电话,“没事了?”

    “嗯,调查结果出来了”,李江河边走边说。

    “那行,明天下午三点,我记得你周五下午没课,我去接你”,庞淑兰的嗓门一如既往的大,这是卖早点养成的习惯。

    “好,妈”,李江河无奈地说道:“你是不是要说有事,然后挂掉电话?”

    “哈哈哈,做生意忙”,庞淑兰笑道:“就这样吧,儿子,明天见。”

    “明天见”,李江河再一次听到忙音。

    把那一摞期刊抱回宿舍,还在宿舍的就只有常年不动地方的柳俊华。

    “没事了?三哥”,柳俊华看是李江河回来,急忙坐起来问道。

    “那当然了”,李江河在宿舍就放松的多了,“其他人呢?”

    “开会呗”,柳俊华靠墙坐着:“一天到晚学生工作。”

    “那你怎么不去?”。李江河把期刊放到阳台,“老柳,你也不能总看武侠小说吧。”

    “不看也没什么干的,咱们这专业也用不着天天学,考试前熬熬夜不就行了?”,柳俊华一脸无所谓,“再说,今天我这还真不是武侠小说。”

    “那是什么?”,李江河对劝说柳俊华活动活动是不抱希望了。

    “悟空传,网络小说”,柳俊华扬了扬手里的书。

    “网络小说?”,李江河疑惑了一下,在这时候,这可真是刚兴起的东西。

    “就是发在网上的,还挺有意思,有一些也有实体书”,柳俊华解释道。

    正在两个人扯淡的时候,收到调查报告的学校也在开会。

    开会的主题就是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一部分校领导主张怎么也要安慰一下蒙受不白之冤的李江河,好显示学校的关怀。

    也有领导觉得风波刚过,还是先稳一稳比较好,尤其是校团委已经将其列入这个学期的校园十佳了,这就差不多了。

    最后是校长拍板,“李江河不是要校园创业嘛,那家奶茶店就免收租金吧,当作学校的安慰。”

    最后是举报人的问题。

    因为从报纸上的照片和描述来看,举报人很明显就是学校内部人员,极大概率是学生寻私仇捅给媒体,这种行为实在让校领导很恼火。

    这就是所谓的破坏学校团结的行为。

    报纸那边,学校的手伸不了那么长,只是要求报纸给出大版面刊登道歉信,而学校内,到底是谁举报的,基本经过这几天的调查,也有由头了。

    这部分的争议就更大了。

    按着有几个领导的意思是这种事必须严惩,要是学生都靠这种手段解决私人恩怨,那不是乱了套。

    但是按照规章来说,确实没有相关规定,真按着一些领导说的直接开除,也不合程序。

    最后决定还是导员先去谈话,举报者能自己退学是最好的。

    第二天中午,在校餐厅上面的内置餐厅(类似于外边的饭店),305宿舍和阮湘宿舍小聚餐。

    与此同时,娄盛正在办公室被导员谈话。

    头铁的娄盛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李江河一点事没有,反倒是自己要被谈话退学。

    所以他一方面死不承认,另一方面表示自己也看过那份报纸,李江河这种人让学生们愤慨万分,怎么反倒还要给他安慰?

    编辑出版的导员看着死鸭子嘴硬的娄盛,面色有点难看:“你真不承认?”

    “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承认?是不是李江河诬陷我?”,娄盛梗着脖子说道。

    “你不知道这件事对学校的负面影响很大吗?”,导员继续劝说:“你承认了,自己体面的离开,对你自己有好处。”

    “我还是那句话,不是我干的”,娄盛打定主意不承认。

    “看在做过你导员的份上,我希望你以后别后悔”,编辑出版的导员摇摇头,去向校领导汇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