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57:来龙去脉
    第二天早上没课,李江河起床打开电脑,开始搜索这家刊登自己“五大罪”的报纸——金陵时报。

    这家报纸属于发行量相对一般,跟应天的金陵晚报,金陵晨报这种真正的地方性报业巨头比起来,还是相形见绌。

    李江河紧锁着眉头,想不通这份报纸为什么要搞自己。

    “滴滴”,一个QQ消息弹了出来。

    “我就是潘安”:小河,你报纸那个事,没怎么样吧?

    “我就是潘安”是刘安仁的QQ名。

    “乌托邦”(李江河):“没事,我又没真造假。”

    “我就是潘安”:“我就说你也不可能,等这事过去,咱们一起出去逛逛。”

    “乌托邦”:“好。”

    叉掉对话框,李江河继续浏览金陵时报的消息。

    他觉得谭长学说的有道理,逻辑上,媒体不该不来学校求证就直接把举报内容发出来。

    “嗯?”,李江河在金陵时报的编辑列表里,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名字。

    商场里的中年泼妇屈莲萍。

    “这种人也能做编辑?”,李江河大概明白前因后果了。

    学校里有人准备了材料要去举报自己,正好去了中年泼妇屈莲萍所在的金陵时报。

    本来应该核实的内容,当屈莲萍把举报对象李江河和当时那个撒了她一头冰激凌的学生联系到一起,自然,她就会搞定程序上的问题,直接让李江河的“丑闻”见报。

    明白关键点的李江河再一次去了团委,确切的说是团委再次“提审”他。

    “江河啊,你这让人怎么说?”,谭长学听完李江河在商城的那段经历,也有些哭笑不得。

    “谁知道这也能碰上,我真没想到那种素质会是报纸的编辑”,李江河叹气。

    “她那都是十几年前上的岗吧”,谭长学说道:“那个时候看你资历,有些滥竽充数混上来的也没办法。”

    “那谭叔叔,现在我该怎么办?”,李江河坐在椅子上,问道。

    “一个字等,等督查组来”,谭长学略一摇头,道:“不过,既然已经知道根源了,那很多事情就就好办了,等督查组来,你直接说即可。”

    “嗯嗯”,李江河点点头。

    ......

    督查组的组长就是教育厅的李延兴,也就是被李江河在运动会的时候称作李叔叔的那个人。

    因为这事不查不行,查,又分怎么查。

    因为肯定不能光查李江河不查老院长,但是老院长一方面声名卓著,你不能来强的,另一方面,人家教了一辈子书,不说桃李满天下,也是差不多了,别的不说,教育厅里就有老院长以前的学生。

    所以派有点香火情的李延兴来查,给学校和老院长一个面子。

    但面对李江河,那肯定是公事公办。

    最先查证的是拿学生会拨款用作私人聚餐的事。

    学校那边账目明确,学生会提供的使用明细也没什么问题。

    “李同学”,李延兴在这种调查的情况下,肯定要摆出一副自己不认识李江河的面孔,“你是说那家饭店,是你自己家的?”

    这事李江河决定主动公开,因为督查组查的细一点,这肯定瞒不住,被查出来和自己主动交代,毕竟是两码事。

    “嗯”,李江河点头,他也装作不认识李延兴的样子,“你们可以去店里调监控,看看当时是不是每个人都掏了钱。”

    “这我们自然会查证,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李延兴继续问道。

    “报纸上提到的营销比赛,我是在自己的奶茶店门口,借用了自己的招牌,我觉得这不算是是弄虚造假吧?”,李江河解释道。

    “那家店也是你的?”,这次发问的是一旁的随行督察人员。

    “嗯,走的学校正规手续,都是有备案的”,李江河说道。

    “还有什么情况,是我们不知道的吗?”,督察人员问道。

    “暂时没有了”,李江河摇摇头。

    “好,这样,李同学,你先回去等通知吧,需要你的时候,我们会通过学校联系你”,李延兴示意督察人员记录,起身让李江河离开。

    李江河所说的这些不难查。

    但是江上人家既然是李江河家的店,那就反倒有些问题了。

    “李厅,这比较典型吧”,督察人员看着从江上人家调取的消费记录,“这不是串联好,往自己家掏钱嘛。”

    “你说的有道理,但还是疏漏了一些情况”,李延兴也看着消费记录,在上面点了点,说道:“你看,因为这个学生的VIP,这顿饭本来该花360,结果饭店只收了210,打了六折,还把零头抹去了,这反倒证明人家根本没想赚钱。”

    “您说的对”,年轻的督察人员仔细看了看,“如果要左后倒右手的话,确实没道理打这么大折扣。”

    “继续看吧”,李延兴背着手,打量着这家江上人家:“先调查这些,最后再看学术造假,林老的学生,这些年,调任平京的也不止一个,何况,林老的名声又好,咱们也需要谨慎点。”

    年轻的督察人员点点头。

    说回李江河。

    他这时候在球场上打球。

    很多时候,运动可以释放情绪。

    但天不遂人愿,当李江河再次投进一个中投的时候,他的防守人也认出了他。

    “李江河?报纸上那个?”,防守人咧着嘴笑了一下。

    “是我,怎么了?”,李江河耸耸肩。

    “没怎么”,防守人咧着嘴怪笑,好像能掩盖自己防守不好的事实。

    李江河没说话,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压低重心,加速突破。

    篮下跃起换手,打板命中。

    “报纸上说你参加过篮球赛,对吧?说你什么来着?”,再一次被过的防守人喷出一句垃圾话。

    “呵呵”,李江河抬手擦了擦汗,“希望你的球技跟你的嘴一样厉害吧。”

    又打了一会,终于防守人变成进攻方,那个一看像是大三或者大四的学生不停胯下运球,想要突破。

    李江河故意让开,看起来像是被他晃开了。

    那个学生持球突破,起三步,冲到篮下。

    一个黑影从他身后罩了过来。

    钉板大帽!

    “就这?”,李江河张了张嘴,正好到休息的时候,他直接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