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55:不会吧不会吧
    走出团委办公室,李江河给父亲李军打了个电话。

    “哦哦”,李军听完李江河的描述,出乎意料的平静,“这种事虽然恶心,但也就是恶心罢了,清者自清。”

    “可是,都见了报了,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万一再牵连了老院长,我这怎么能安心啊”,李江河还是有点焦躁,这也正常,普通人谁不好的事见了报,还能一点无所谓呢。

    能做到的,那也就不是普通人了。

    “儿子,我问你,你这论文是老院长让你写的,你觉得这事能不牵连到老院长吗?”,李军语气平稳。

    “那,应该是要牵连吧”,李江河叹气。

    “难道你以为老院长没有人脉吗?”,李军解释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整个学校都因此被抹黑,只要你是真的没造假,这事学校比你还急。”

    “爸,那......我就不管了?”,李江河还是不放心。

    “你就好好配合就行了,学校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李军继续说道:“你以后在学校,该花钱就得花钱,就是要告诉别人你不好惹,那这种糟心的事,自然就少了。”

    “他们都觉得我挺有钱的”,李江河小声嘀咕。

    “那是觉得,觉得是一个模糊的词,容易让人有侥幸心理”,李军教育着他,“为什么煤老板要弄天价彩礼?不就是展示自己的实力?你需要让人直观的看到,你就是个富二代。”

    “你假期去学个车吧,我给你找驾校,快点拿证”,李军在电话那头说道:“对学生来说,车是最直观的。”

    “唉,行吧”,李江河无奈。

    “对了,你对同性恋怎么看?”,李军突然抛出这个问题。

    “啊?”,李江河为自己父亲的跳跃性思维感到乏力,“就那样呗,正常的生物现象?”

    “你不讨厌就行”,李军说道:“我和你妈给你买了个酒吧,调酒师是同性恋,但人家技术厉害,对酒吧很有帮助。”

    “行”,李江河完全适应了隔一段时间名下就多一家店的生活。

    “你可以不伤人,但一定要让人明白你有伤人的能力”,李军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相信你能明白。”

    “嗯”,李江河沉默了一会,答应道,“我明白了。”

    “那就好,酒吧在太平路这边,等你这个事过去了,你妈领你去看看”,李军准备挂电话了,“就这样吧。”

    “爸,拜拜”,李江河听着那边变成忙音。

    打完电话,李江河心放下一大半了,这事等于自己和学校绑在一起,只要自己确实没造假,应该是没什么大事。

    回到宿舍李江河和几个舍友解释了一下。

    “吓死我们了”,王云立坐在床上说道:“我在楼下看见那些报纸还好奇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一看是三哥。”

    “三哥说得对,这清者自清,一般没事”,陶卓然安慰道。

    “行了,这事就这样吧,一时半会估计还解决不了”,李江河也没办法。

    这时候,楼道里宿舍大妈喊道:“哪个是305的李江河,下面有人找。”

    “嗯?”,李江河疑惑了一下,这时候有谁来找。

    下了楼,才发现阮湘提了杯奶茶递给他。

    “哎,这你买什么奶茶,我自己的店我自己拿又不用花钱”,李江河接过奶茶。

    突然,阮湘抱住了他。

    “我相信你”,阮湘抬起头,看着李江河的眼睛。

    李江河看着那双秋水盈盈的眸子,也伸出手环抱住阮湘:“放心,也不看看我是谁的男朋友。”

    耳鬓厮磨了一会,两个人分别,李江河上楼,躺在床上思索着,自己得罪了谁?

    这时候唐大头也来看望了李江河。

    第二天,周一。

    李江河上课的时候,明显感觉有些人的目光不一样了,但他坦然的不为所动。

    中午吃饭。

    李江河一如既往的和阮湘一起吃饭。

    有认出李江河的,坐在餐桌上难免有些窃窃私语,交流着那张报纸上的信息。

    李江河这一个学期风头确实挺盛。

    “别看了,吃饭!”,李江河敲敲阮湘,知道她是为自己担心。

    李江河虽然不可能一点不担心这个事,但这种被人窃窃私语,他在被同学发现帮着父母卖早餐的时候就经历过了,要是脸皮那么薄,那他也就不是他了。

    邻桌有两个男生讨论的声音明显大了一点。

    没有办法,有的人就是喜欢看原本高高在上的人,落入深不见底,臭不可闻的泥潭。

    这种落差让他们兴奋。

    “咳,要我说那报纸明显就是故意陷害,这么简单的道理,不会有人看不懂吧?”,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哈?”,李江河侧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无师自通阴阳怪气的林德诺却是在为李江河说话:“说的太离谱了,大一怎么就不能发论文?想当年,我也差点发了一篇,可惜我的导师没有一双慧眼啊。”

    林德诺冲着李江河挑挑眉。

    李江河仿佛听到林德诺的心声这样说道: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觉得我要落井下石吧?

    阮湘也发现是林德诺,哭笑不得的看了看李江河,意思是搞不懂林德诺怎么想的,但她还是挺感激这时候仗义执言的林德诺,感觉自己之前有些误会他了。

    站在林德诺的角度,不发表和别人不一样的言论,怎么显是自己不一样,要是没有不同,那还怎么装逼?

    装逼少年林德诺在这一次风波之后,很是宣传了一波自己的先见之明。

    虽然李江河也不是很能搞懂林德诺的脑回路,但他在起身之后,路过林德诺的桌子,还是低声说了句谢谢。

    下午,李江河又被叫去校团委办公室。

    这次他也没买东西,怕落人口实。

    “本来这事不算很麻烦”,谭长学看着李江河道:“但你运气不好,上面刚下了文件,要坚决打击学术造假,或者说,举报你的人,就是看了这文件,才去举报的你。”

    “那......”,李江河不知道说什么好。

    “市里会成立一个调查组,这也是学校的意思,既然你是清白的,那就不怕查,这一下可以彻底堵住有些人的嘴”,谭长学道:“相信督查组会给你,也是给学校的名誉一个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