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54:李江河“五大罪”
    虽然是周末,但匆忙赶回学校的李江河依然被经管学院的分团委叫了去。

    305几个人还没来得及细说,只能把报纸递给李江河一张,让他赶紧去分团委。

    分团委值班的正好是大导员姜成,他皱着眉头,询问道:“你真是写了一篇,文学那边的论文?”

    李江河这时候甚至没来得及看报纸,他只能点点头,实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一个经管的写什么文院的论文?”,姜成就是李江河当时坦诚自己见义勇为的那个导员,他知道老院长的事,“是林院长,咳,林院长让你写的?”

    “嗯”,李江河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因为我想大二转专业去文院,老院长让我先写一篇论文试试,看是不是真想去学文学。”

    姜成倒是觉得李江河不至于抄袭,他叹气道:“你这还真是,让人怎么说,你想去文院没什么,但你在经管发了一篇文学论文,这确实容易让人误会啊,关键是谁举报了你,又怎么能不通过学校核实,就直接见报了。”

    “你没在林院长那里得到,嗯,太多的帮助吧?”,姜成在办公室踱步,还是问道:“这见了报,事情就不小了。”

    “肯定没有,老院长就给了个题目,其他都是我独立完成的”,李江河保证道。

    “只是题目没什么”,姜成舒了口气,“只要你没作假,学校会为你证明的,现在你去一趟校团委吧,跟那边好好沟通。”

    “谢谢您”,李江河深深鞠了一躬,“我肯定不会为学院抹黑的。”

    “我也相信那是你自己完成的”,姜成拍拍李江河的肩膀:“你的成绩和品行院里乃至学校里,都是知道的,现在快去校团委吧。”

    “好”,李江河也没有过多客气,毕竟这事情紧急,来的又蹊跷,他随手关上门,就往团委跑去。

    这次他是什么也没带,直接敲了敲团委的门。

    “进来吧”,谭长学看着进门的李江河道:“江河啊,你还真是会给我出难题。”

    “不好意思,谭叔叔”,李江河看谭长学态度如故,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你看见报纸了?”,谭长学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报纸,说道:“你得罪过什么干媒体的吗?”

    “不是,我就一个普通学生,我就是想得罪,我也没地方得罪去”,李江河苦笑道:“这报纸我还没来的及看呢。”

    “那你先看看吧”,谭长学也想不明白,他摇摇头道:“这种学生舞弊的事,按理,媒体是要先跟学校确认的,但现在是直接发了出来,不是发报的咬准你就是犯了事,一般是不会这样的。”

    “江河,你没真让林老帮你了吧?”,谭长学说的委婉。

    “真没有,老院长就给了我一个题目”,李江河紧锁着眉头读报纸。

    要是给个题目就算学术造假,那学术界也没有几个人不造假了。

    导师给个课题让学生去研究,再正常不过。

    “我说林老也不可能为了你开这个先河”,谭长学点点头,旋即又说道:“这份报纸可是直接给寄到团委来了,哦对了,听说每个宿舍楼下都被人寄了几份,这是摆明要整你,寻私仇来了。”

    李江河越看这份报纸越生气,这不是胡编乱造吗?关键这一下列举了李江河所谓五大罪,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是恶贯满盈呢。

    “看样子你是看完了”,谭长学看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的李江河,道:“来看看你这五大罪,你得罪谁了?要把你直接钉死?”

    “先看看第一条”,谭长学又拿出一份报纸,指了指上面的字:“贪污学生会拨款,公款吃喝,诺,还有照片。”

    照片是几个人的背影,饭店就是江上人家,有人特意把照片里的李江河圈了出来。

    下面的配文说道,李江河及学生会几位成员,经常出入这家相对其他学校周边饭馆价格更高的餐厅,并提到,就算是学生会聚餐工作需要,需要三天一聚?需要选一个偏贵的餐厅三天一聚?

    “我”,李江河毕竟不是几十岁的老人,还是有点沉不住气,差点骂出声来:“这根本就不是学生会聚餐,这就是我们几个人私人聚会罢了,这几个人家境学校一查就能知道,还用得着公款吃喝?”

    “但不管怎么说,你们几个都是学生会的吧?”,谭长学说的关键,“谁能证明你们是私下聚会,不是打着学生会的旗号,消费学校的拨款?”

    “就算真是工作聚餐,也没有用学生会拨款聚餐的啊,每次都是平摊就完事了”,李江河说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证明?”,谭长学敲敲桌面,“当然,学校拨款是有数的,只要你能拿出明细,就行,但是这就是一盆脏水,泼上就不好洗了,谁又能证明你们拿出的拨款不是事发之后补上的?”

    “再看看这条”,谭长学说道:“冒充贫困生,谋取特殊待遇。”

    “唉”,李江河重重叹了口气,他那不是冒充,关键是,父母突然创业然后突然富起来,这事太魔幻,哪有人会相信呢?

    “还有这个”,谭长学又念道:“投机倒把,营销比赛作弊,这事还跟我有关系。”

    这自然也是配图,并质疑了为何只有他不经申请就能在校内摆摊。

    谭长学喝了口水,继续道:“第四条,哦,以权谋私,这是说你那个篮球赛。”

    “这个举报人搞文字狱会是把好手”,谭长学还有心思开个玩笑。

    “我真不明白得罪了谁”,李江河还是弄不明白。

    “不是有句老话嘛,不遭人妒是庸才”,谭长学把报纸收起来,“最后一条才是你学术造假,这不止关乎你的声誉,也关乎学校的声誉,晚上学校会开会讨论,你明天再来一趟吧。”

    “对了,这段时间你就别跟林院长接触了”,谭长学最后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