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53:给叔叔倒一杯卡布奇诺
    “叔叔好”,李江河明白了这是童舒窈的父亲,急忙打了个招呼。

    “你好”,童云朝是个很儒雅的男人,他也礼貌地回应着:“你是舒窈的同学?”

    “嗯,我叫李江河,是学市场营销的”,李江河把桌子上的咖啡菜单递给童云朝。

    “哦,江河,你看看有什么推荐吗?”,童云朝温和地笑道:“我这是第一次来,你看哪款好喝,我就喝哪款吧。”

    “呃”,李江河把目光转向童舒窈:“那你呢。”

    “我也都行”,童舒窈感觉气氛怪怪的。

    这时候岳红看着自家老板拿着咖啡菜单,就急忙走了过来,“请问,两位点什么?”

    岳红没有暴露李江河是老板的事实,她不知道李江河是怎么想的。

    “那就给叔叔倒一杯卡布奇诺”,李江河确实觉得卡布奇诺挺好喝,“给这位,额,这位女士就上一杯摩卡吧,顺便再要三份铜锣烧”

    “麻烦你了”,李江河最后说道。

    “没事,一会就好”,岳红看李江河自己不想暴露身份,也配合的离开了。

    有人说卡布奇诺是早餐咖啡,要是在早餐之外的时间点了,会被咖啡发烧友们耻笑,但实际上,这只是意呆利的习惯,就算是其他欧陆国家,也是可以在早餐之外的时间点卡布奇诺的。

    李江河正在胡思乱想。

    那边童舒窈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李江河,不知道说什么好,也就没有再开口。

    而童云朝则打量着李江河。

    长得还行,有股书生气,也很礼貌,至于家境?

    眼力很毒的童云朝这时候认出了李江河身上的汤姆福特。

    童云朝自己就很喜欢这个牌子,他现在身上的男士香水就是汤姆福特的。

    有品位,童云朝暗自点头,而且家境应该是不错。

    喜欢演话剧,没事喝喝咖啡吃吃甜点,生活也不无趣,童云朝知道童舒窈弄了个话剧社,继续给李江河贴着标签。

    童云朝暗自觉得好笑,这怎么跟岳父看女婿似的。

    “等等?”,童云朝瞄了一眼正低着头研究咖啡单的童舒窈,“难道,这真是岳父看女婿?”

    这时候咖啡和铜锣烧也上来了。

    “叔叔你尝尝,甜品师是东瀛回来的”,李江河也推给童舒窈一份铜锣烧:“咳,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喝了一口咖啡,童云朝越发觉得这事不对。

    哪有这么巧合的?就在这里碰到一个家境,长相,气质都不错的男同学?

    莫不是安排好的?

    思绪翻飞的童云朝开口道:“你们是话剧团认识的?”

    “嗯”,童舒窈抢答了一句,她怕李江河说出他们是在酒吧认识的,听起来不太好。

    “《恋爱的犀牛》在平京上演的第二场我就去看了,不知道江河,你是演哪个角色”,童云朝越发慈祥。

    在他看来,童舒窈之所以抢答,不就是怕李江河说错话,落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不过,看来这男生跟舒窈其实不是在话剧团认识的,想歪了的老狐狸童云朝彻底让事情偏离了原来的方向。

    李江河看了一眼童舒窈,童舒窈把头向后一仰,意思是你说吧。

    “额”,李江河还是开了口:“叔叔,我演的是马路。”

    “马路”,童云朝意味深长地说道:“马路是男主吧?这个角色挺有意思。”

    “是是是”,李江河只好陪着笑。

    旁边的童舒窈不知道自己父亲的想法,只是低着头喝着咖啡。

    李江河感觉童云朝看自己的眼光怎么有点奇怪。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眼看着咖啡就要喝完了,童云朝突然起身道:“我还有点事,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

    他又欠身对童舒窈说道:“江河人挺不错的。”

    童云朝说完就要去付账。

    这时候岳红有点拿不准,老板的朋友自己到底要不要收钱啊?

    岳红看了看童舒窈,这姑娘这么好看,又是父亲陪着来,难道是相亲?

    她有心想问问老板,但李江河那意思又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老板。

    第一次感觉工作这么复杂的岳红最终把决定权给了李江河,她走到这边桌子问道:“请问几位是一起结账?”

    “我付钱吧叔叔”,李江河寻思在自己的店让童舒窈他父亲付钱,实在是有点怪异。

    “还是叔叔来吧”,童云朝也不想让李江河付钱。

    “江河”,童舒窈这时候叫住了李江河,“你就让我爸结账吧”

    “好吧”,李江河看童舒窈都这么说了,只能答应道:“那就谢谢叔叔了,实在是麻烦您了。”

    “没事”,童云朝微笑着付完帐,就招了辆出租车离开了。

    咖啡馆。

    只剩下童舒窈,李江河放松多了。

    “你爸爸?”,李江河把杯里最后一点咖啡喝尽。

    “嗯”,童舒窈点点头,“来应天是工作需要,没想到在这能碰上你。”

    “这家咖啡馆旁边的甜品店不还是你介绍的嘛”,李江河开始解释:“后来我发现又开了家咖啡馆,就进来坐坐。”

    “这倒是真巧”,童舒窈不疑有他,叹了口气:“我爸好像挺喜欢你。”

    “那当然了,我邻居家的大妈大爷都挺喜欢我”,李江河打趣道。

    “你口味可真重”,童舒窈翻了个白眼,“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差不多了,走吧”,李江河看咖啡和甜品都没有了,向着童舒窈问道。

    “嗯,走吧”,童舒窈也起身。

    出了咖啡馆,两人相对无言,走了一会,就分开了。

    童舒窈双手插着兜,马尾飘扬在风中,不知道为什么,李江河突然感觉她有点落寞。

    但很快李江河就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因为在他眼里,童舒窈实在和落寞这个词八竿子也打不着。

    本来李江河是想再随便溜达溜达的,但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看了一眼号码,是陶卓然。

    “喂?”,李江河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

    “三哥,你在哪呢?快回来吧!”,陶卓然很焦躁:“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阮湘?”,李江河不知道什么事让陶卓然这么急。

    “不是,是你”,陶卓然组织了一会语言,“你是不是写了篇论文?有人举报你论文造假!”

    陶卓然语气很急:“都见报了,三哥,你赶紧回来!”

    “???”,李江河难以置信,那论文是他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这有什么可举报的,何况是见报,他吐出一口气,道:“好,我马上回去。”